「我在車站,可是他們說五點才有車。」

待在客運站的她,以為入夜了總會有客運。

但是,不曉得為什麼,當天的台中,旅客特多。

 

為我排著補位的她,想見我一面,所以說她想繼續排隊。

也想見她一面的我,想陪著她繼續排著補位,所以說還不想睡覺。

 

我擔心她,畢竟夜也深了,當然想見她一面,但又擔心晚睡的她。

 

 

 

最後她,搭著共乘車,計程車,抵達台北。

 

 

 

「注意安全好嗎?」

太突然的共乘,而我想她也會擔心自己。

 

「尼寶,慢慢騎好嗎?」

太快的車程,而我們都沒有心理準備。

 

但她不知道的是,我太想見她一面,所以在她傳訊息給我的當下,已經快要抵達了。

 

但我不知道的是,她太想見我一面,所以即便要跟陌生人共乘,在思索了一下也答應了。

 

 

 

 

一個擁抱、數不完的吻。

我們見面。

真好。

 

 

睡前,我見了她,用鼻子磨蹭了她的身體。

睡醒,我再見了她,用吻提醒她我在身邊。

 

 

 

原本是情人節的情人節,但我們其實沒有排上了任何行程。

而只有,預定要陪我去看的大衣。

我們走到了前一天我替她挑選禮物的地方,101附近,就這麼遇見了她的姐姐,恰巧遇見。

也恰巧知道,原來她姐姐下榻的飯店,也正好就在我家附近。

 

 

 

重視家人的她,我陪著她陪著她的家人。

而有那麼一度,我們不大愉快,追根究底我也不曉得原因到底是我口中還是她口中的那些。

 

我沒有事情做,在她逗著姪子姪女的時候。

而她說,我的臉很臭。

 

她其實時時刻刻關注著我,我都知道,但我只是沒有事情做。

而我說,她把我放在後面選擇。

 

或許,她太擔心我是個與她家人處不來,意圖逼她離開家人的男人。

或許,我太擔心她是個只放我放在後段選項,認為我永遠不會跑開的女人。

 

但是,我從不想逼她離去,也不想要改變她的選擇。

想找我、願意找我時,就來找我吧!我永遠會展開雙臂。

 

但是,她也不是把我放在後段選項,她只是想要兩者兼顧。

有一部分也是她認為我能夠處理妥當,在她想要處理妥當兩者之時。

 

 

 

 

 

 

 

 

 

和她站在新光三越下頭的我們,最後依然,一個擁抱無數個吻。

好了。

 

 

 

 

 

好了、好了、又好了。

一個擁抱無數個吻,誰又知道這些小傢伙的威力有多強?

 

 

 

 

 

 

 

 

 

什麼也不做吧!

原本還說著要去哪要去哪的我們,第二天的見面什麼地方也沒有去。

 

剛買的大衣和針織衫都被丟在房間角落,醒來以及睡前擁抱著的我們。

我笑著望著她,說著今天的她有多美又有多美。

 

可能或許就跟她所說的一樣,因為我們一整天都膩在一起黏在一起,所以才會特別覺得她的美。

 

 

 

 

 

妳眼中的我,我眼中的妳所望見的是不是同一個的模樣。

是不是看見了愛著對方的自己以及愛著自己的對方?

 

 

 

 

 

「你好像很久沒親我了噢?」

「欸,你是不是不喜歡親我?」

或許有段時間,躺在床上像著懶骨頭的我們,她會這麼望著我,用著她極為動人的容顏,看著我,然後說著、對我笑著。

 

那是她的小淘氣,而我喜歡這樣的小淘氣。

 

 

 

在電影和電影之間,躺在床上,的,我們。

她有時候把頭轉向我這,而我之所以不常在電影當中主動親她,其實是因為我知道她正專注著,但她一次只能做好一件事情,所以不打擾,一起專注著看著我們都愛看的電影。

不是不想親他,也不是想讓吻與吻之間停留太久。

我喜歡一個擁抱外加上無數個吻,跟她。

 

下次,要早點說啊!

 

 

 

 

一起看場電影,而我們都是熱愛電影的人。

打了場賭,而我們都是不想輸的人。

一起鬼吼鬼叫,而我們都是聒噪的人。

 

 

 

 

 

 

 

 

我會覺得,當她望著我的時候,臉頰會變地泛紅。

紅紅地、就像是一顆蘋果。

 

我很喜歡她、我說真的,因為有時候會有一個畫面衝進腦袋裡頭,她的臉,或許嘟嘴,或許笑著,又或者用一種滑稽的臉孔。

 

 

 

 

 

染了頭髮,但卻染不上去,我的深黑色,但變成了些些許許微微似無的咖啡色。

第一次和男朋友染了同樣的髮色的她說,而我也是第一次跟女朋友染了同樣的髮色我沒說。

 

真正重要的不是一起染了什麼顏色,而是我們在塑膠袋穿洞上的臉上的笑臉。

笑著、玩著,擠著泡沫,嫌著染髮劑有多臭多臭。

 

 

 

 

走在夜裡說著要去哪裡吃著消夜,說我太瘦的她,只想把我的肚子給塞滿。

今天要吃什麼、昨天吃過什麼、妳想來點什麼、又不想吃點什麼。

 

拆開零食以及拿起筷子的我與她,嘴裡或者油油黏黏的。

望著螢幕的眼睛,一個聲音就知道要張開嘴巴,親愛的她或者自己就送上了食物為了對方。

不是想把誰塞滿、讓誰變胖,而是希望能將好吃的東西送上對方嘴裡。

 

 

 

 

 

 

說真的只有三天怎麼可能會夠。

鮮少見面的我們,其實沒有這麼鮮少見面,而只是見面的時間太短、但我們總會覺得快樂的時間飛梭,但分開的時間卻煎熬地難受。

 

有些快樂以及不快樂總會出現在你我,在見面以及沒能見面之間穿梭,但妳我都會記得妳與我之間最美的時刻,而我們總會因為一些不重要的理由而眼角上吊,或許是對方又做了什麼、誰又不理了誰。

 

 

 

 

 

可是,總會在一個擁抱還有數個親吻之中,讓很多事情變得更清楚、更清晰。

欸,那些根本就不重要吧是吧?

因為更重要的事情就在眼前,到底是妳的眼前、還是我的眼前?

 

還是,是我們一起手牽著手,或者勾肩搭背所掃視過的那些。

 

 

 

 

又或者還是,真正重要不是妳我所看見的,而是手心裡頭所感受到的溫度呢?

 

 

 

 

 

我其實很喜歡。

能夠在睡前,親著她,確保她睡著了以後輕聲地說著晚安。

睡醒後,能夠第一個看見她,比誰都先,也說著早安。

 

 

 

 

 

 

啊…

 

 

 

 

 

還記得我在中間,說了她的臉、妳的臉就像是蘋果,紅紅的,望著我的時候。

 

或許妳不是真的臉紅。

可能只是,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所以我怎麼看妳的臉都是紅的。

 

我想,一半、一半。

 

 

 

 

 

 

 

「你要記得我最美的樣子噢!」她在上了客運前這麼告訴我。

忘不掉的,我心裡這麼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