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真的。」

說真的,有什麼能比連續放了九天假期以後,上班日前一天的夜裡失眠還要糟呢?

有點像是回顧過去一整年,那通電話,從半夜四點講到半夜五點,都快天亮了我的媽。

而且,他說、他要睡了,而還是陪我講了一小時的電話。

 

 

 

 

哎,他其實在前幾天就說過了,「又是失眠的開始」。

意思就是指,開始要上班了,他又要開始為了業績而天天失眠的日子。

「我跟你講,像我們這種做過社工的,都學過『案主自決』,所以你根本也不會想說什麼話讓對方購買,因為你只會把你該說的說一說,然後讓對方來決定。可是業務你非得說一些話術和技巧半逼著對方購買什麼,但你根本不會想這樣。」

 

 

 

 

我們討論起工作這件事情,而其實每回我準備換工作、或者正換工作的時候,都挺脆弱的。

雖然每回都有人告訴我、會支持我,可是不是因為擔心不被支持,而是害怕畏懼自己就這麼樣子了。

她們說了不同的話,在我背後,說要撐著我。

「最差最差就是這樣子,可是我覺得有你在我身邊,日子過好或不好,我都覺得幸福。」一年半前。

「你做什麼我都會支持你,如果怎樣就是日子過的簡簡單單,像現在這樣一樣。」一天或者兩個月前。

 

 

 

 

我一鼓腦的回顧起去年的所有事情,而我其實不知道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但我說起,自從她離開家裡以後,每天晚上,我開始會聽著音樂,否則我就會失眠。

他大笑,問我怎麼這麼耐不住寂寞。

 

我否認,畢竟好些年已經有人陪在身邊,歡喜與共,至少兩年,枕頭的另外一邊就這麼地少了人,難免覺得不大習慣。

 

 

 

 

「你說,你多久沒有跟任何人連絡、任何人。」

其實沒有,我幾乎一直保持著有人陪的狀態,更久以前可能有。

不過其實也不對,那時候我一半的時間一個人,忍受一段時間以後,就會自動去拈花惹草,煩膩或者撞牆以後就會在消失個無影無蹤,週而復始。

 

 

 

 

「你真是不甘寂寞。」他說。而我或許有點同意。

 

 

 

 

仔細想想,從很久以前,一家四口的我們。

那時候關係還沒這麼糟糕,反正我每天打工回家,已經將近十二點,而上班時候的我早就講了太多話、和我的同事們。

 

回家以後,往常我都是先洗澡,然後開始寫起文章、每一天。

說些話、說些話,或者什麼也不說,虛擲光陰到真的想睡覺。

 

 

 

 

那是沒有人陪的日子。

而有人陪的日子裡,打工下班後我或許還會挑出一大堆對話視窗。

敲著、敲著,聊著、聊著。

在不用上班的日子裡,隨時我都找得到人出來,隨時都會有人找我出來。

 

 

 

 

新對象的新鮮感,在一段時間以後,自然會變成無趣乏味的關係話題。

於是,新對象是否出現,若否,我又回到一個人的日子。

 

 

 

 

再過一段時間,普天同慶的朋友,我終於有了固定對象,那時候她在台北租房子、隨後搬進了我家。

愛不愛、情不情的就不說了,逐漸趨向家人關係的我們,過著每天固定的生活。

雖著她上早班、晚班、夜班而有差別。

但同樣的都是,不斷地說著話,一天至少都會花上幾十分鐘、甚至是一兩個小時。

不斷、不斷的,從不間斷,至少那幾年是如此。

 

 

 

 

「那完蛋了,你真的習慣了每天晚上回家都有人可以聽你說話。」另外一個朋友聽聞此事後,這麼告訴我。

是啊,畢竟早些年都是這麼度過,而分手以後,紛紛想把我找回來的老朋友們,說不完的話題。

還有一個又一個冒出來的新朋友,而新朋友總會讓你也有大動嘴角的快感。

所以我說著、說著話。

 

 

 

 

現在。

我回家,有時候只有我一個人回家,如果是外地人在異鄉所租的套房也就算了,還不一定會有這種感覺。

但我家畢竟是兩層樓,我穿越樓梯、走過樓上客廳,一個人打開電腦。

有時候連燈都沒開,反正只有我一個人。

 

只感覺、空空、又盪盪。

 

 

 

身邊的她告訴我她非常滿足於現在的生活。

家人們、老朋友們、家人們,一段時間,我們還能見面。

但她感覺得出來,我不滿足現在的生活。

探究起這些日子以來的轉變,她認為,這段時間以來,她的出現是我最大的改變,而她其實有點擔心成為我不滿意現狀的原因。

 

詳細的原因我不曉得,可是我,確定,在跟她偶而能碰面的日子裡頭,我挺開心的、也挺滿足的。

 

或許、是遠距離吧?

或許、只是我不甘寂寞,而習慣了舊有、能夠讓我大量說話、即時說些話的日子,而現在不行。

 

 

 

而你總是不能獨佔朋友,因為他們不屬於你。

所以你不能巴著他們不放,他們也不一定願意聽你分享你想分享的。

 

 

 

所以空空蕩蕩的家裡,不甘寂寞的我。

 

 

 

 

其實想了一想,最快樂的日子,應當就是去年過年前後兩三個月。

那時候我每天發狠似的寫了小說、文思泉湧,有一個世界在我的夢裡眼前誕生。

第一個讀者,在我猶豫徬徨,不曉得要不要繼續之時,發了封簡訊逼我快點生出下一回,因為她想知道,而後來,甚至討論起了整個世界的設定,全部的故事。

好、我寫,我寫著寫著、拼命寫著。

 

每天回家,上班下班,說話聽話,寫文打鼓。

假日六日,休假睡覺,說話聽話,朋友同學。

 

那應該是離我最靠近的滿足時光。

 

 

 

 

「其實你根本就不應該離開台北,我也根本不懂你幹麻說想離開台北,你不是才剛整理好房間嗎?幹麻?而且你去一個陌生的環境,回家以後,只是更覺得空虛寂寞。」他指責我。

 

 

 

 

說真的,我只是部分同意他對我的評論。

說真的,我其實真的很喜歡說話。

說真的,我覺得只是還沒有習慣。

因為說真的,我覺得不甘寂寞真的很不優。

 

而且我不是真的寂寞。

也不是真的多不滿足自己的生活。

 

 

 

 

至少我在她的身邊很滿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