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台灣】

 

 

我們一定得離開這個地方,繼續留在這裡,絕對是死路一條。

 

我說的並不是會被活屍襲擊還是什麼的,雖然我們大概很難一窺這幫軍隊的全貌,過橋之後想必有更多哨點,那意味著更多軍人,更別忘了在鐵軌那所聽見的那連串槍響。

這批軍人,我想至少有數百人,或許更多。

 

留在他們身邊,對於活屍的威脅或許能夠稍稍平息。

 

 

可是人類之間的呢?

 

 

紅鼻子大概對黃秉憲仍有顧慮,要求幾個軍人前來我們車子附近查探,擔心黃秉憲會衝下車,搶上駕駛座,再把剩餘在車上的所有人擄走。我趕緊向苡月揮了揮手,她很快就理解,用身體把原本斜在一旁的步槍給擋住。紅鼻子倒也沒有注意到,他看起來不像是個多疑的人。

 

 

 

王醫師簡單地替我們進行治療,他說我的傷勢比較容易,讓我坐在後座替我包紮,我問他傷勢如何,他也沒有多做回應,好似懶得理我。

 

 

看起來血是止住了,他用一些藥水替我在傷口周圍抹了抹,還用紗布把我的右上臂團團包住,還問我們是不是會繼續留在這裡,我說沒有,他也只是咕噥幾聲,看起來如果我們選擇待在此地,還會繼續為我們追蹤傷勢復原狀況。

或許他只是習於擺出那般高高在上的姿態,或許在醫治病人上,並非如此。

 

 

我以後有沒有什麼需要特別注意的地方?比方說傷口照料之類的?我這麼問他。他想了一下,告訴我不要碰到水,注意自己的體溫,小心不要發炎了。

 

 

「快點離開這裡。」最後他這麼說,還壓低音量,就像擔心被人聽著一般。還想追問他些什麼,但他不發一語,要我快點離開,換有為過來讓他治療。

 

 

「你鼻樑斷了,應該要手術。」王醫師這麼告訴有為,他顯得苦惱,便問王醫生能否替他進行手術。王醫師斷然拒絕,告訴他即使能替他手術,那些軍人也不會同意的,只能幫他止血,除非活屍病毒能夠儘快消滅,否則他還是要繼續以這般歪鼻的形象繼續活下去。

 

「真可惜。你長的還滿帥的,不過這種時刻也不用太在意長相了。」王醫師甚至開他玩笑,或許只是一句無心之話,但有為顯得垂頭喪氣。

 

 

這時我才注意到其實有為和糖糖其實是一對外表姣好的情侶,只是在這般混亂的世界裡,長相美醜已經不是重點,手上握的武器和對於戰鬥的勇猛才能讓你生存下去。我只希望他能夠快點認清這個事實,或許讓他鼻子歪掉也好,否則如果未來都還是我跟黃秉憲與活屍搏鬥,那麼沒有戰力的傢伙無疑間只會是累贅。

 

 

 

「他不是軍人?」我走到紅鼻子身旁,他識相地湊了過來,其他軍人還對我有些防衛,但紅鼻子告訴他們我們早已熟識,無所謂。

「是啊。你怎麼知道?」我告訴紅鼻子,因為王醫師在替有為擦藥時提到了「那些軍人」

 

「呃…你的觀察真的很入微…對…。」他補充,用著非常小的音量,「他是被我們從醫院抓來的醫生。」

「所以…你們強迫他擔任你們的軍醫?」紅鼻子又是那般羞愧的表情,但我想他也只是聽命行事的小嘍囉,充其量只是上層的棋子。

「嗯…其實不只有他…我們也網羅了一些人,但我們也不是光綁架…我們上頭都保證能夠確保他們家屬的平安,讓他們跟我們一起撤離…」看來這是條件交換…不,應該是先恐嚇,再輔以保護其家人為交易條件,迫使那些人甘願穿上軍服,佯稱是軍方人士。怪不得王醫師一開始對待我們不大友善,或許他以為我們又是那些軍方相關人士,大概覺得無奈,好比遭人禁臠的奴隸。

 

 

 

王醫師繼續替有為包紮,好像顯的有點苦惱,畢竟他的專業建議是認為有為此般情況需要手術,但他卻沒辦法替他進行手術…沒辦法?為什麼沒辦法?我這麼問了紅鼻子。

「因為…其實我們上層是說…不要浪費資源醫治一般民眾…尤其醫師又是比較珍貴的資源…也擔心那些軍醫會被感染變成活屍。」他越說越小聲,或許一開始是擔心這般談話遭人聽見,但我看他根本就是自覺得丟臉。

「浪費資源啊…哼。」那聲「哼」可真是特別使勁。

「抱歉…這我實在無能為力,對於你們,是因為我們誤傷才能讓上層承諾可以請王醫師過來,其他部分的…大概就很難了。」

「反正。反正你們都會把那些看起來比較孱弱的全殺了對不對,疑似感染者理論嘛。」我忍不住酸了他,但卻又忽然感到有些抱歉,因為決策者可不是他。

「嗯…」他看起來雖然沒被我惹惱,或許是自覺理虧,也不知道該跟我說些什麼。

 

 

「你怎麼會願意替他們打仗…你明明知道這是錯的,看你的樣子和談吐就知道你們根本想法不同,為什麼不逃走呢?還可以把自己的家人帶上。」我慫恿他,期待道德良知能夠讓他覺醒,或許還能成為我們的伙伴也不一定。

 

 

我真正想的除了讓那傢伙成為我們的新伙伴外,說不定他也能遊說幾個志同道合的同袍。但是更重要的是,或許能獲得什麼新武器…比方說,再多一些槍枝、更多彈藥,或許還能有手榴彈助威。

雖然讓更多成員加入可能會讓我們目前團隊的權力重組,至少可能會讓那些拿槍的傢伙擔綱要職,但或許能有更強力的武器會讓我們更能繼續朝北前進,至少往北繞過那些向南邊進犯的活屍,搭上基隆開往中國的船艦的可能性或許會大為增加。

 

再說,奉俊那一伙不是就見軍方的戰法不合宜,因此結夥逃兵嗎?或許抱有這種想法的軍人更多、更多。

 

 

 

「抱歉,我不能。」他說完後,隨即轉身離去,大概想結束談話,我只好急忙把他拉了回來,問他為什麼,難道是不相信我們嗎?

「不是,因為我的家人…在軍營裡…」紅鼻子隨即補充,「我們根本也都是逃兵,我們是整個營隊一起對政府叛變…所有軍隊,早就都叛變了…只剩下南部的駐軍還聽從政府的指示。」

 

 

 

我怔住。

 

 

原來奉俊還擔綱軍職時,那時候活屍肆虐狀況勢必尚未明朗,所有軍隊都還願意聽從府方高層指示,在各地間調度剷除活屍,奉俊大概受不了要打那毫無意義的仗,選擇逃兵將家人接回身邊。可是現在,變成是軍方高層主動策劃,而這回為的並不是要政變,而是要奪回選擇保護家人的自由。

但因為這些人腦裡想得只有自身的武器還有自己的家人,他們想得只有自己,所以他們用著一種毫不文明的方式對待陌生人。

 

潛在威脅者,殺!

 

 

所以又出現了像是紅鼻子的這種軍人,他們或許一開始堅守本分,替著府方保護那些陌生的民眾,因為他們相信政府的安排。可是最後發現上層卻對政府,他們最初所效忠的那個崇高機關反叛,但這般行為反倒讓他們更能大方地叫自己的親人來到所紮駐營區,並開始對那些陌生人感到憐憫,我們。

 

 

「不過我能想辦法幫你們。」紅鼻子最後這麼說。

「怎麼幫?」這時候王醫師好像已經幫有為包紮好,他半邊臉都被繃帶纏住,我想起致強。該死的,他們這時候大概已經被歐巴桑活屍給殺掉了,那個殺人妖魔,大概早就把他們給…

 

想這個做什麼?

 

 

 

「我等下要先載王醫師回去營區…你們要離開對不對?我或許可以幫上一點忙,我會告訴排副,想送你們離開這裡…讓我指引你們去安全的地方,可能是安全的地方,然後你們往北走,絕對不要停下來…絕對不要。」他與我過多的交談引來那些軍人的側目,話說地挺倉促,好像還想交待什麼,我只好等著。

「等下我回來,會帶你們一小段路,想盡辦法…攻擊我們。」

「什麼?」我訝異。

「反正…攻擊我們就對了。」他再度強調,「你們會需要武器,否則你們…。」

 

 

那句話他是說不完了,有為已經走了過來,王醫師也揮手要他快點離開。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多疑,總覺得其中一個個頭嬌小的軍人,不斷看著我們。

 

 

 

「我很快回來,在這等我。」紅鼻子坐進駕駛座,他搖下車窗,這麼對我們說。我站在車門邊,跟他揮了揮手,目送他們離開。等到我也打算打開車門時,原本聚在計程車周邊協助防衛的軍人也準備要返回以兩台軍車暫時充當的哨點,那個嬌小的軍人反倒走了過來。

我只好假裝沒看見,要後座的那幾個人稍微擠一擠,讓我能夠擠進去,還刻意詢問剛坐進駕駛座的有為能不能清楚看見路,但想也知道這般行為特別刻意,尤其是在他走過來以後。

 

 

嬌小的軍人敲了敲車窗,我將車窗搖下,儘可能地擺出疑惑的神情。

 

 

「你們剛才講什麼?」他不安好心的看著我,就像是在查探什麼一樣。

「他說…他要送我們離開這邊…嗯…軍營。」計程車裡頭瀰漫著一股詭異的氣氛,我甚至都還沒告訴伙伴們紅鼻子剛才所說的事情,但他們大概也猜到了我與紅鼻子討論得絕非等閒之事,眼前的這個軍人更是懷疑我們是不是在策劃什麼陰謀。

「洪健安啊,他平常做人是很好,可是就有點太好了…我就覺得他太仁慈了,嘴巴守不住…你們要去哪裡?」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只告訴他要往北走去找親人,拿親人當擋箭牌或許有效。

「往北走…那裡活屍很多哦。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真蠢。」我猜想,這幫軍人應該都知道中國與台灣的協議,沒道理他不知道往北邊逆向而走或許也能有登上船艦逃往中國的機會,但他卻意圖讓我們留在這裡…為什麼?

「那請問…我們還能逃去哪裡呢?我們的家人都還在北部,得去把他們找回來。」我這麼告訴他,雖然我的家人在東部,留在這裡或許還能一搏與軍人共同穿越中央山脈的機會,可是紅鼻子的說法卻是…幾乎毫無機會,因為幾乎所有「叛變」的軍方單位都將往東部移動。

 

 

我想起我們稍早在濁水火車站附近見到的狀況,火車仍在行駛當中,或許仍有不少軍人四面八方地搭乘火車打算深入台灣中部山區,或許紅鼻子所屬的軍營接應了那些同為叛變的伙伴。

但或者…他們原本就打算剿除那些軍人,以增加自己登上搭往中國的船艦的機會?

 

 

「要逃去哪裡哦?這我可不知道,我只是一個小兵而已。」說完後,他停頓了一下,「洪健安說要帶你們離開這裡是不是,我在想…前方道路危機難測,我也來幫忙吧。」

「嗯…謝謝你,你真是好人。」只見他用鼻子輕輕地哼了一聲,但真正令我害怕的是,這傢伙到底安何好心,怎麼忽然會自告奮勇地要加入?

 

 

等到他走遠後,其他人見我神情有異,問我剛才到底跟紅鼻子說了些什麼,我也是照實地轉述他的說詞,本來期待黃秉憲能夠提供意見,但卻是黃清文先發表他的想法。

「我知道那個紅鼻子…你說很不錯的那個軍人看起來是很不壞,可是你能確定他說的都是實話嗎?」對於什麼?我反問他。

「另外那房車,油都被抽光了…你說,他們上頭的長官準備要往東部撤離,這麼一趟可不是開玩笑的,他們會不會是想把我們油抽光,所以派紅鼻子把我們引走?」我沉思,這的確是有可能的。

「如果他們要把我們的油抽走,不是多的是機會嗎?為什麼要刻意把我們帶開?」苡月這時後發表了她的想法,懷裡還抱了那個女孩,看起來格外給人母愛的感覺,增添了女性的韻味。

 

「我也不知道…比較讓人擔心的是那個…那個矮個子軍人,他感覺起來好像不希望我們離開這裡。」我提出了我的疑問,反倒忽略了為什麼紅鼻子要幫我們這麼多忙?難道擊中我的那一槍帶給他的罪惡感真的能讓他忽略上頭對他們的期許,不斷對我們洩密嗎?

「反正,等一下就知道了。」黃秉憲這麼說,全部人都安靜了起來。

 

 

但黃清文那傢伙可真是不甘寂寞,雖然戰鬥他不太行,但總有他能派上用場的地方。

「等會要好好利用他對你的相信,他以為黃大哥跟他們互不熟識,那個矮個搞不好還以為他真的是…綁架犯呢…紅鼻子應該是要趁機給我們武器,要我們攻擊他們。」他說完了他的推論。

「只可惜多了一個人來攪局。」我補充,但也讚嘆黃清文的獻策,即使紅鼻子無法合宜的演完搶奪他武器的那場戲,與他同行的伙伴…除了那個矮小的傢伙外,大概也只有一個,他們絕對想不到黃秉憲會在這時候跳出來,更何況他的身手最為了得。

 

 

 

 

「如果他只是後悔跟你說太多,其實只是想趁機想殺我們滅口呢?」

 

 

 

 

原本不吭聲的有為,忽然這麼說。

 

 

 (未完待續)

 

 

【《冬戰》所有文章連結:】

請點選

 

    文章標籤

    冬戰 活屍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