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戰場】

 

沒想到我跟他會再以這種方式重逢。

 

 

而且我又居於劣勢了

 

 

「武傳英!」我憤怒地喊著。

 

 

 

 

「唉唷,別這麼大聲的嚷嚷!小心引來那些活屍哦。」我只聽見他輕蔑的語氣,現在他手上鐵定還握著飛刀,隨時都可能把我解決。渾球。

「現在連我的名字也知道了啊?」他緊接著說。

 

 

「我當然知道你的名字,我不會忘記你的名字的。」我冷冷地說,不曉得他知不知道我是從房謙那邊得知的。

 

 

「轉過來。」第一次我還沒反應,他又叫了第二次,「龐文雙。我叫你,給我轉過來。」

 

 

 

這傢伙…就連死前也要這麼折磨我啊?

 

 

 

我轉了過去,原本以為他握著飛刀準備瞄準我,雖然飛刀仍然在他的手上,但他卻只是朝我走來。他的身後還躺了兩具活屍屍體,同樣都是面朝地的死了過去,大概都是被他打倒的。我這才清楚,原來慘白男就是遠遠地就見著了那兩個活屍,所以才會驟然改變行徑方向,但武傳英就在這時冒了出來,瞬間就將那兩個活屍給打倒。連同現在死在我後的那兩個,還有我曾搏戰的那一個,武傳英等於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殺死了五個活屍。

 

 

 

我們一起出去,你,跟我。」雖然他的步伐並非筆直地朝我走來,狀似要走向後頭,但視線都不忘離開我的身子。我想他大概也知道我對他的怒氣難抑,非常想要了結他的爛命。

「我…跟你?你憑什麼以為我會答應。」雖然這傢伙看起來並不會立刻朝我扔擲飛刀,可是我也還是緊緊地握住手上的武器,另一手也放在槍套上,隨時準備掏出木工扁鑽以進行近身博戰。

 

「憑什麼?就憑我跟你都沒法獨自逃開這裡。我們需要合作,我不會因為拿刀射你就向你道歉。可是如果我們不合作,只是繼續被困在這裡、在這裡餓死,或是遲早因為被活屍包圍而變成活屍。」他彎下身子,將插在第一個被他殺死的活屍頭上的那把飛刀拔了起來,還用了活屍身上破爛的衣服稍稍擦了血漬。

 

他繼續做著以下重複的行為,將剩餘兩把卡在活屍腦門上的飛刀都拔了起來,一鼓腦地都塞進了腰部的刀帶。惟獨最後一個活屍因為離我太近,他還先將活屍的身子往一旁拉去,大概仍擔心我會朝他反擊,保持安全距離。

老實說我的確一度想對他進行突擊,想快速地將甩劍插進他的身體裡,或許他的飛刀沒法做出更快的反應,但卻又遲疑,並不是因為見著他飛刀上的血漬而擔心遭擊中後而變成活屍,而有其他原因。

 

 

 

這傢伙打算找我合作?

 

 

 

「此話怎講?」我問了他,關於他稍早的提議。

「我不知道你是哪時候進來的,反正我很早就進來這裡,可是連個屁都沒能找到,只找到一大堆廢物。現在可好,直升機來了,雖然食物來了,可是你知道直升機在哪裡丟包嗎?」他一鼓腦的說完,好像顯地生氣。

 

他們在大門口丟包!混帳!直升機的聲音就已經夠冒險了,連食物都丟在那裡,現在那邊聚了好幾個活屍,就像在等活人過去一樣。」

 

 

大門口丟包?他們是想要我們死嗎?完全堵住我們的去路?我問了他。

 

 

「對!混帳!」他顯地怒氣沖天。我想他大概想趁著直昇機飛近而把活屍引走注意的瞬間逃跑,顯然他此行並無所獲,但卻發現那群活屍的群聚反而堵住了他的去路,更被困在裡頭。

 

「哼。你不是很厲害嗎?不是飛刀丟的很準嗎?」我反諷他,這時他剛好將最後一把刀子從活屍的屍體拔出,這才發現那傢伙的眼球還黏在上頭,或許心有不快,還胡亂甩著飛刀,讓那顆眼珠子飛了出去,還迸出一句髒話。

「我需要別人幫我掩護,我一次只能丟兩把刀子,左手跟右手,左手還容易失誤。」他說著,好像毫無羞恥心般地,難道他就不怕我會拒絕他嗎?憑什麼我要幫他?我不滿地提出質疑。

「你靠這一把…這東西能幹麻?一次轟一個還可以,如果是一打活屍呢?你怎麼辦?繼續在這裡頭吃土嗎?你不想出去嗎?」

「我…我當然想。」從沒想過武傳英會在這裡出現,原本以為直昇機只在黃盤屋前頭丟包,沒想到在城中城大門口那他們也留了一手,擺明就是要把我們困在裡頭。

「那就對了。不要在意那些恩怨情仇,我扔我的飛刀,你替我爭取換手和揀刀的時間,出了城中城以後,我們互不相干,不是很好嗎。」這傢伙根本從頭到尾都只想利用我。

「我當你的肉墊?當我傻了啊?」我朝他靠近,但武傳英也只是朝後頭躲了幾步,絲毫沒有要朝我扔飛刀的意思。不,我跟他距離太近,縱使他扔我飛刀,大概也傷的不重,只怕…只怕他沒有好好將飛刀消毒,那些殘存的血液可能會害了我。

 

「你可能覺得我在利用你,可是,沒有你幫我,我鐵死在這。你也一樣。」他拉不下臉,但我知道他應該也曾做了一些嘗試,至少他剛才就輕易的解決了三、四個活屍,雖然在飛刀全數扔出時,需要換手又或者是從腰間掏出飛刀,但只要時間充裕,他幾乎都能把活屍解決。如果他說門口那一群無法對付,那代表…圍在門口附近的可能是一大群

「我考慮一下。」

「別考慮了。我們邊走邊說。」他把飛刀全數收了起來,還伸手推了我一下,或許理解我所說的考慮其實就是沒有正面地接受。

我有點不舒服地將他的手推開,甚至將甩劍舉了起來,他後退幾步,要我別胡來,在這般近身距離他完全吃虧,只伸手要我往慘白男逃竄的方向折回。

 

「我來的方向活屍可多著了,往那。」

 

 

 

我跟他走著,雖然知道這傢伙暫時不會對我開戰,但完全不敢將甩劍收起來,他好似能夠接受,告訴我隨便。

 

 

 

武傳英告訴我,他剛才循著方向接近門口,發現已經有幾個活人試圖衝過那群活屍,大概在城中城裡早餓得難受,也根本不知道那些活人早先躲在哪裡,大概彈盡糧絕,想奮力一搏,就像是黃盤屋裡頭那一群死刑犯一般。那群活人拿著一些不怎麼成熟的武器,比方說像是軍刀、棍棒,甚至是城中城裡頭的鐵欄。他當然是沒能目睹經過,只能從地上四處散落的武器得知。

等到他稍稍避開,後來再去觀望戰況時,只見到那一大群活屍聚在那裡一起用餐,有些感覺較防衛的活屍竟然還知道要把屍體拖走,自己獨享,他也就是被那個傢伙發現,幸好其他活屍正忙著進食,只有幾個活屍朝他衝了過來。

 

 

他一一解決他們,所幸沒有發生重大的失誤,也擔心那些活屍屍體會引來其他活屍的注意,甚至將那些屍體拖進那些破損的小屋裡。話雖如此,但可還有至少七、八個活屍還群聚在那頭,雖說或許有機會趁著他們稍稍分開而將他們個別擊潰,但沒人知道是否還有活屍躲在門口附近,所以根本不敢冒險。

 

 

「還好吧,你的傷?」在穿越那道被段被牢籠圍住的鐵軌時,準備又要折回原方向通回高橋時,我還搞不清楚方向,武傳英指引了我要往左拐去,告訴我那是正確的方向,往南,往大門口。

那條路就是稍早我行經高架鐵軌後見到的木箱迷宮,而巨蛋就在該死的另外一頭,這個木箱陣會不會通往另外一頭?上回是在那頭看到魔西和遭到禁臠的雙胞胎活屍。

 

 

他們離開了嗎?

 

 

他們在哪裡?

 

 

而且你這渾球幹麻關心我的傷口,還不是你搞出來的?

 

 

「寧願有神一般的對手,也不要有豬一般的隊友。」

 

 

什麼?

 

 

「沒事。」

 

 

一開始我還沒聽懂他那句話,但後來想了一想,差點沒直接拿甩劍刺他。這傢伙顯然還懷疑我的戰力,為什麼又要找我同夥?我這麼問了他。

 

 

「你這傢伙運氣很好你知道嗎?我也關心你的狀況,指導員告訴我你已經死了,可你又忽然冒了出來,還闖進我在的這座迷城裡,衝進其中一個巨塔,而且還找到武器,抹了藥膏。為什麼我就沒這種好運,什麼也找不到呢?他狗娘養的。」武傳英顯地憤憤不平,或許他在進入戰場後很快就拉攏了那些死刑犯,他們甘願做他小的,結果遇見我後,不但裝備全給扔了,身邊只剩下這些飛刀,連近距離的肉搏戰都僅可能避免。這傢伙後來的日子也不見得好過啊。

 

「誰在乎你關不關心我的狀況。」我這麼反諷他,覺得他不過是在說反話。

 

 

「唉呀!獵人在開槍射中的獵物逃跑以後,也會想知道牠最後死了沒啊。」這傢伙不斷激怒我,如果要拉我入夥,再怎麼樣也不應該是這樣的吧?本來還想跟他吵些什麼,但武傳英要我閉嘴。

 

 

「這個方向應該沒錯,但我不敢肯定要走哪條路。」他指著木箱陣,而另一個方向還有那種被推土機整平的道路。

「我不知道,如果你知道,那就你決定吧。」印象中我進入城中城後,不斷靠左而走,最後遇到了那座木箱陣,而我已經忘記前頭若不拐彎,將會遇到何種光景了,只記得那時候急忙想要遠離鐵軌,只好隨便挑了一條小路。

「我都在東半邊活動,西半邊迷宮太多,但方向應該是…兩條都行。」我質疑他是否確定,他明白的告訴我非常確定,因為稍遠處的那座蛋型建築物是正西方,他都用那座建築物當成方向指示。我差點告訴他我就是從那而來,但想一想他或許仍嫉妒我能夠找到一些武器、藥物之類,所以還是把這話給省了。

 

 

「走大路吧,不要再進去木箱迷宮裡了。」我這麼告訴他,他問了問我的理由。

 

 

「木箱陣我們都不好發揮,你搞不好還會把飛刀扔到我背上。先試試我們的默契,雖然出了大門後就會變成敵人。」我這麼說。

 

「好傢伙,那就來看看在這種空礦的戰區,能發揮什麼樣的效力。」

 

 

 

但我最後再次強調。

 

 

 

不管怎麼樣,離開這裡,我就會要你的命。

 

 

 

「彼此彼此。」武傳英這麼說。

 

 

 

 

 (未完待續)

 

 

【《冬戰》所有文章連結:】

請點選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