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戰場】

 

有一度我們都想放棄,因為鐵軌一段走在空曠之中,幾乎沒有任何遮蔽物,而標槍男警覺心甚為驚人,不時在跑了一段路之後就停下腳步注意四周情況。所以只得跟他維持近百公尺,而那大概是即使他扔標槍也不可能擊中我們的距離。

 

飛刀男跟標槍男?哪一個聽起來比較厲害呢?

 

 

 

只要回到了鐵路起點,就能回到了最一開始我遇見列車的廣場,不久之後就得去跟那一群活屍對戰,七、八個活屍,或許甚至更多,說不定乳牛列車上的那兩個撕臉活屍不久後也會加入戰局。把所有活人算了一起,五個打十個,或許還能有一定程度的贏面。

 

 

 

穿越了那片空曠以後,標槍男他們跑進了另外一片雜亂,一邊是動物的牢籠區,另外一片則是像是小型的舞臺表演區,還能看見一些被推得亂七八糟的露天座椅,然而我與武傳英卻發現有另外一個活屍從空曠左側迅速竄了出來,八成是被乳牛列車給吸引注意,這傢伙跟我在巨蛋裡遇見的那頭斷腿的真活屍一樣,但這傢伙倒是左半邊身子不見,同樣呈現一種莫名的奔走方式,單用右半邊身體,右手以及右腿側著身子跑了過來。

 

這傢伙…大概是被吃到一半,驟急地變異成活屍,後再因為失血過多導致身體的敗亡,最終變成了真活屍。

 

 

 

 

戰場裡的真活屍,如果都是經由活屍咬人的攻訐而變成這般真活屍,倒沒什麼可怕的,因為肢體上一定會有所殘缺,戰力當然打了折扣。就怕是活人失誤害得沒確實打倒活屍,讓那些傢伙變成完全體的嗜血狂魔。

 

 

 

而且,也冒出了另外一個半身的真活屍,這傢伙是個女活屍,一開始沒注意看還沒能發現,只以為是哪個被活屍咬死而倒插的屍體罷了,因為她的頭髮甚長,完全垂到地面而將臉部蓋住,幾乎無法判斷她的面部表情。

她待在爛房之中,竟然沒被乳牛列車以及接連經過的活人吸引注意,恰恰好右身真活屍就從她的身旁經過,從那間爛房某道破坑跳了出來,只見長髮女活屍用其中一隻手稍稍把頭髮撥開,猛然地將頭抬了起來,往他、往我們的方向一望,這才讓我們看見她的長相。

 

 

 

她雙頰的肉幾乎也被啃光,兩顆眼球勉強地黏在臉上,鼻子以及耳朵那些在臉上凸出的器官當然也沒被放過,難怪她聽不到也嗅不到這些騷亂,大概失去方向,但又想隨時隨地做好獵食準備,故將身子傾在牆邊。

長髮真活屍挺起身子,上半身的衣著也滑了下去,恰好卡在乳房之上,露出了她的腹部,已經被啃到地只能用門戶洞開形容,就連乳房上的脂肪也被咬地如同被狗啃過,就外表來看,這女人醜得可以。

 

但是,她的速度卻狀似比半身真活屍還要更快,或許倒立總比跳行便利許多。一開始我還無法理解,但想了一想,半身真活屍被弄成這番模樣後,大概也花了好一會兒摸索如何行走,無怪乎沒辦法以多快的速度奔過來。

 

 

我清楚,武傳英又在我的身後了。我得擋在他的身前,雖然不甘成為肉盾,但是那傢伙的近身戰鬥能力幾乎等於零,也只能靠我。

 

 

「到底要先打哪一個?」我問著,因為這時候半身真活屍雖然離我們較近,約莫有將近四十公尺,但長髮女活屍在更遠處,不斷拉近與半身真活屍的距離。她跟我在巨蛋所遇見的真活屍一樣,都仰賴手臂的力量。

 

再這樣耗下去不是辦法,天才知道他們到底誰會先跑來我們面前。我往他們衝了過去,武傳英好像還嚇了一跳,「你幹麻?」

 

 

那傢伙已經習慣好整以暇的面對敵人,埋伏並進行攻擊,幾乎鮮少出動,因為那對於持有遠距離武器的他較為保險。可是,我可不能再接受這般寂靜,所有能夠充當理由的,好比我原本的肩傷,現在已經恢復許多了。再等下去只會讓我們處在同時面對兩個真活屍的困境,那幾乎難以想像,我不知道武傳英有沒有遇過這種型態的真活屍,但我可是吃過苦頭的啊。

 

 

 

「跟上我!」我喊著。

 

 

 

一直到我聽到了後頭的腳步聲,甚至懷疑他是否在我背後碎念幾句,但他總算跟了上來。

 

 

 

奔跑時還得注意地上的障礙物,有些瓦礫稍稍突出地面,這時千萬不能有任何閃失,否則在這般地面摔倒上只會讓自己變成一個血肉活靶。

 

 

半身真活屍現在也踏上了那般瓦礫道路,我以為會稍稍讓他減慢速度,但他幾乎無視手掌已經在迅速地交替摩擦地面而產生的傷口群,這傢伙還能有一些血稍稍蹭出,看來距離被咬成活屍,甚至變成真活屍所經過的時間還不算久。

 

 

 

就當我離半身真活屍的距離還不到十步時,聽見一陣咻聲,只看見他的肩膀上多了一把飛刀。沒中,聽見武傳英在後頭又罵了聲髒話,也不能怪他。這真活屍的形態與一般活屍有點不同,一般活屍奔跑時頭部都能維持一定的高度,但這真活屍是用半邊身子一邊跳著一邊前進,頭部在跳躍式的行進下,不斷上下激烈震盪著,難怪沒能準確命中目標。

半身真活屍的胸口又多了一刀,那傢伙又失手了。

 

該死的,那傢伙怎麼頻頻失手!

 

 

我也衝了上去,我知道這些真活屍並不好惹,至少我就在巨蛋裡吃了很多悶虧。為了避免武傳英那傢伙無腦的持續射擊,令他先把心力放在隨後追上的另外一個長髮真活屍,但他根本不願理我,喊著:「控制那傢伙的行動!」

 

控制?控制你老媽啦!怎麼控制?

 

 

我這才發現,真正難控制的,是我身後的那個夥伴。

 

 

朝半身真活屍踢了一腳,那傢伙本來在側邊身子行動之下,就難踏穩,立馬被我踹倒,「你幹嘛把他踢倒?」,又是那傢伙。我已經習慣單獨作戰了,就連之前跟李南相伴的那幾天,也不曾像這般集體作戰,也是在他喊了之後,才想起那真活屍倒地之後,武傳英可就更難瞄準了。

原本以為半身真活屍會再度以那般怪模怪樣奔走起來,但那傢伙迅速地將身子轉往前,想用爬的,看來他只要找不到支撐點,就難再仰賴自己的力量「站」起來了。

 

 

 

這時候長髮女活屍也近在咫尺,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再跟他應戰。他只剩半邊身體,說是要爬行還爬地東倒西歪,活像是在兜圈子,身子不斷朝另一邊偏去,甚至是靠著地上凸出的那些瓦礫使勁的往前爬行。我可不想害甩劍尖端的細劍給弄鈍,趕緊壓扭將甩劍收了起來,想再重新伸展成甩棍的形態,雖然半身活屍的身手不太敏捷,但他已經快爬到了我的腳邊,只好慌忙地想用軍靴再踹他一腳。但等到我出了那一腳,才發現踢到了不像是頭顱地東西。

 

 

我踢中了瞬間射入他頭顱中的那把飛刀!

 

 

武傳英根本沒仔細看我的動作,就又射出了一刀!要是我晚點出腳,就換我的腳中刀了!

本想轉頭過去罵他,但連確認腳前的活屍是否已死都沒時間,只得趕緊應付眼前那個以詭異模樣倒立的真活屍。

 

 

 

在她眼裡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模樣呢?

 

 

 

她的喉嚨中了一刀,讓她稍稍地減慢速度,好像在咳嗽地樣子,但不一會兒就又恢復速度,好似幾乎無視脖子上那一刀,使出了巨蛋裡頭半身真活屍那一招,利用手臂的力量將自己彈了起來,不一會兒就躍到我面前,瞬間想用她那殘破的身體來猛撞我,只得趕緊用兩手抓著甩棍勉強將她擋在面前,結果那傢伙卻忽然摔倒,我還以為是她重心不穩,但等到我意識到的時候,她卻已經消失在我面前。

 

 

人呢???

 

 

忽然感覺有東西從後面拍打我的腳,這才注意到她那骯髒破爛的上半身瞬間滑過了我的腳下,那傢伙利用我的雙腿當作支力,鑽到了我的身後!等到意識到她的意圖,她已經牢牢地用兩隻手抓住了我的右腿,只得趕緊用左腳朝她踢去,但根本不得要領,根本踢空,反害自己身子偏向一邊,摔了下去。

身體往左側偏了下去,現在長髮女活屍也被我這麼突如其來的一摔而彈到了我的腿上,她隨即調整角度,將身子往下擺了一擺,準備再用她的血盆大口往我的腿上招呼。

 

 

去死吧!

甩棍隨即出手,猛力地揮了下去,卻只能讓她一頭撞上了我的小腿肚,但那樣的力量根本沒法完全遏止她的攻擊,然後,武傳英的飛刀卻恰恰好打中了我的甩棍,彈到另外一邊。

 

 

「礙事!」我甚至聽到他這麼吼著,可是跟這傢伙近距離搏戰的人又不是你,你在那裏喊什麼喊啊?

這時我才想到另外一件事情。

 

 

 

我用所有的力量,踢了踢被真活屍牢牢抓住的右腳,現在讓她頭顱暫時離開了我的小腿。甩棍再度朝她的頭部敲了下去,但我根本不是為了要擊斃她,想也知道並沒有多大幫助,我現在半躺著,根本沒法使出全力,只是要讓她的頭往地下探,讓原本擊中她脖子的那把飛刀插得更深一點。

那傢伙放開了原本牢牢抓住我的其中一條手臂,雖然不感到痛覺,可是身子被人用異物深深地插入,好像還能感到一點不快。可是,她終究沒有因此就被擊斃,只是讓她選擇把頭稍稍往外偏去,想用右手把那把刀子給拔了出來。

 

 

只有一瞬間,我只有這個機會!

 

 

 

立馬轉過身子,她還沒能反應,無視她還用左手還抓著我的那條腿,翻了上來,那般使力讓她無意間也放開了左手,試圖將她的脖子牢牢扣住,然後…

 

 

我的右腳竟然又給撞到了武傳英扔過來的飛刀,沒有命中我的腳,而是這麼恰好地被我壓在她的脖子上。

 

 

沒看到我正在跟這傢伙短兵相接嗎?就不能老老實實的衝過來隨便用把短飛刀刺進去她的腦門嗎?

 

 

 

「欸!」武傳英甚至還朝我大吼,我甚至懶得與他爭辯。

用著極快的速度收了甩棍,立刻再以甩劍姿態開展,刺入了她背對我的後腦勺。一直到我站了起來,一邊還插著她頭部的甩劍將她的身子如同串燒般地翻了過去,武傳英才有辦法完全確定她已經死亡。

但他根本沒有任何想要道歉的意思,關於他幾乎已經多次差點誤用了飛刀擊中了我的腿部,只看到他先是走過來,先是逐一撿起或拔出掉落在地上又或是那些真活屍們的飛刀。

 

一句話也沒說,只催著我要我快些,那火車狀似已經越走越遠。

 

 

我也拔出了插在女活屍腦門裡的那把甩劍,正準備要抱怨,或考慮以何種方式責難他,畢竟後續還得持續作伴直到逃出這座城中城,但,他在把所有飛刀都撿拾起來後,卻忽然抱怨,讓我感到非常、非常憤怒。

 

 

 

「你最好下次不要礙手礙腳的。」他是以那句話做為開頭的。

 

 

 

 (未完待續)

 

 

【《冬戰》所有文章連結:】

請點選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