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戰場】

 

我們吵了一架,內容無關乎是關於剛才戰鬥的細節,他竟然在我跟那些活屍近身交戰時,還冒險扔出飛刀。他不滿,說著半身真活屍還不是靠他殺死的,如果我不要胡亂攪局,他也能輕鬆的用飛刀殺死長髮真活屍。

胡扯,半身真活屍我也幾乎能夠輕鬆解決,長髮真活屍雖然棘手一些,但最後是靠我個人努力才能解決,跟他一點關係也都沒有。

 

而且,你差點又用飛刀擊中我!

 

 

他根本不在意,只說我這不是儲備了一些藥品嗎?即便真的擊中了,又有什麼關係?難道不願意分享藥物嗎?

 

我實在是受不了他,懶得再跟他爭辯下去,這傢伙實在是令人討人厭,

 

 

 

 

所以,我跟他最後走回鐵軌路上後,一句話也沒說,就像兩個陌生人一般。我能明白,以我一人之力,絕對沒法抵禦同時出現的兩個真活屍,雖然他們都是半殘狀態,但同時撲了上來,根本不可能有辦法安然度過。武傳英雖然自私,無視著可能擊中我的風險而發動攻擊,但要是沒有他,我或許會死在這裡。那他也會這麼想嗎?

 

 

 

沿路上還讓我們遇著了另外一具活屍的屍體,就倒臥在一旁的殘屋口,他的頭部有非常大範圍的穿刺傷。是那個標槍男,看來他並不好對付,我本來還想與武傳英討論,但隨即想到他那討人厭的個性,隨即緘口。

 

 

我們加快速度,希望能夠趕上他們那一夥人,雖然我跟武傳英沒真的討論過為何要跟在他們後面,如果他們跟我們一樣,都打算循著鐵道找回出口,我們是要跟他們並肩作戰嗎?還是?

他們有可能會相信我們呢?穿著特殊防護衣的死刑戰場新兵?

 

 

列車的行進速度並不快,我想他們應該會即早將列車上的那幾個活屍拖下來,早點把他們解決才是,沒理由要耗到終點站。

 

果不其然,就在不遠處,就又見著了兩具活屍的屍體,一具一樣是被人從遠距離從標槍射殺的,另外一句則是在身上有多處砍傷,頭部甚至被砍了下來。但最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那些活屍的血漬幾乎都被擦拭乾淨,原本應當灑落在各地的血液,就像遭人抹過一般,怪不合理的。

 

 

 

「他們離開了?為什麼他們原本追得好好的,可是又把這些活屍從列車上抓下來。」我忍不住開口問了武傳英,但隨即後悔,那傢伙大概不會回我。

 

他雖然沒回我話,但轉頭指了後方那個被人射爆頭部的活屍。原來是因為忽然冒出了另外一個打算跳上車的活屍,大概先被那傢伙發現,所以只好先打倒他,後來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也解決了車上那兩個。

 

 

我們隨即繼續前進,不能再在這拖時間了,無論前方那幾個死刑犯能對我們有什麼助益,碰面時是否會交戰,但多點人一起衝出去總是對的。

 

 

 

 

終於讓我們趕上了那台乳牛列車,他們那幾個傢伙已經不知去向。但是,乳牛列車附近,又多了兩具活屍的屍體。一個在類似候車座椅的地方,大概打算衝出圍欄,就被他們以遠距離攻擊擊斃;另外一個,則像是被人用亂刀砍過,就像是稍早那兩個原本在列車上的撕臉活屍一般。

 

乳牛列車緩緩地持續前進,現在幾乎已經與我最一開始進來見到的另外那一台遊園列車位置重疊,現在正準備過彎,那是一道幾近於迴轉的道路。原本武傳英正打算繼續往大門口跑去,但我忽然拐個方向,轉往乳牛列車的方向衝去。

 

 

「你要幹麻?」他在後頭喊著,但我根本不想搭理。

 

 

衝了上去,乳牛列車的速度並不快,大概只比快走稍快一些。跳了上去,只看見那句斷手斷腳的男性屍體,武傳英在後頭警戒,大概擔心是不是還有活屍藏在車上,可是,那並非我所見,我想的是其他事情。

又繞回了駕駛座,撥弄了那些按鈕,甚至把控制台下方的斜櫃也拉了開來,但根本沒發現什麼蛛絲馬跡。

 

 

「你在找什麼…對…有可能藏在列車上!」他喊著,隨即興高彩烈的往駕駛座跑了過來。該死的,我本以為會藏在一些顯眼的地方,原本就可以被遠端遙控的列車,或許甚至能從戰場外頭的戰情室或是什麼中控中心就能操控也不一定。現在我能夠懂趙萬所說的「遊樂園」是什麼意思了,這些城中城,又或是戰場裡的一切,都是人為操控的,就像是這台列車,又或是巨蛋裡頭的種種裝置,或許只要房謙一個念頭,就能輕易的打開某一道上鎖的門也不一定。

你才是真正的犯規吧房謙,我想這就是你能夠安然度過第一屆死刑戰場的原因吧?

 

 

既然這是人為操控的,所以當然列車會吸引部分活屍前來關注,或許早有人發現到這上頭可能略有玄機,所以也讓幾個不幸遇上活屍的倒楣鬼給吃了。雙贏,也雙輸,對我們而言。

 

 

這台列車裡一定還有哪邊有機關,但到底是在哪裡呢?座位區那裡又有什麼?武傳英這時候已經走上了座位區,他甚至把那具屍體給踢到列車下,列車甚至能感受到車輪輾過那傢伙的身體,因而產生劇烈的晃動,我想那可憐傢伙的身軀大概被輪胎捲了進去。我一個沒抓穩,胡亂抓了一些支柱,差點摔出列車外,連帶把駕駛座底下的一組箱子給踢了出來。

又是一陣顛簸,我乾脆跳下車,連帶把箱子也踢了下去,原本預料武傳英應該沒聽到聲音的,但裡面好像有些鐵器,在箱子碰撞到地面時產生顯著的聲響。

 

 

「那是什麼?」武傳英還沒站穩,他大概原本身子彎下,打算仔細搜尋,還不能下車察看。我倒是先了一步,那箱子裡頭都是些刀子,短刀、匕首之類的粗糙武器,甚至還有磨刀石、十字弓用的短箭、飛鏢,或是那些箭羽的箭頭…等。原本想說大概沒有可用之處,然後我看到它,立刻收回袋子裡。

等到武傳英已經跑過來時,他甚至沒發現任何異狀。

 

「藏在這啊,我就怎麼沒想過會藏在列車上呢?」他一看見從駕駛室落出的箱子後,先是翻了一下,但根本沒有什麼他可以好好利用的武器,也只不過是掏了兩把小刀收進腰間,就是這時,我才看到他的步槍竟然還繫在背後的槍套中。

 

 

「你有手槍?」我問他,武傳英跑回後面的乘客區,還想找找座椅下頭有沒有類似的箱子。這時候列車一邊正在行進,他又跳了上去,像是不死心地在尋找什麼一般。他一定也搜尋武器多時了,他想找什麼武器。

 

「要你管。」他這麼說著,看來即使我們走在一起,但彼此卻都還是各懷鬼胎。我跟上他的步伐,想把他拉下來。

 

「不要自私了,我們已經落後那幾個人太遠了,如果他們正衝向門口怎麼辦?那是我們最大的機會啊!」他把我的手甩開,一臉不快地看著我。

 

「你還敢說,是你自個兒先跳上列車,我看你根本就知道這車上有什麼,還不敢告訴我。」他望著我,怒目地望著我。

 

雖然他站在我的面前,稍早我們曾經並肩作戰,共同打倒了兩個被閹割的真活屍,過程也有些不愉快,但至少還勉強能撐上夥伴。雖然我跟他之間的距離不過數十公分,但卻感覺相隔甚遠。

 

 

武傳英仍堅持把位在座椅下方的一些箱子翻了開來,列車上的座位多是四人成排,有些位置下方會有箱子,有些則否,多數空空如也,就像是早先就被死刑犯掠奪過一般,有些裡頭則被胡亂地放了一些不成氣候的武器。他陸續翻了四、五個箱子,列車已經轉了回去,看似要被導向另外一個方向,我再也忍受不了。

 

 

 

「你就繼續在這裡找吧。我寧願找那幾個人當同伴。」語畢,我轉身離去。我甚至經過了當時轉彎的那座小山,而我知道,再沒多久就能夠讓我跑到門口,但很快就又讓我聽到從後頭傳來的腳步聲,原本我還以為是活屍,但還沒回頭就想到若後頭會有落單的活屍,我那「可靠」的「伙伴」一定會把他們給解決的。

 

 

 

是武傳英,他老兄一臉不快地跟了上來,看樣子他沒能找到他想要的武器,我猜…或許他就是在找彈夾吧?

 

 

 

他一定會把我殺死,如果我們真的能離開這座城中城的話,因為,他或許在打我僧侶包的主意…我想絕對不會有錯,他一定這麼盤算著。

 

 

 

「龐,等我一下。」

我見他在後頭跑著,但我總是需要他,畢竟根本不知道前頭那幾個傢伙見著我的裝扮後,能不能接受讓我跟他們一起抵禦門口的那些活屍,所以我最後還是停下腳步。

 

「哼。」待他走進我,我又開始往前挺進。

 

 

 

距離隔開大門口的那個巨大鐵籠大概剩不到數十公尺,越靠近大門口的路上,多了好幾具屍體。一開始我抵達城中城時,只記得在路上看到一具乾枯的人類白骨,這會兒至少多了兩、三具屍體,但也根本沒有時間再去細看他們的死狀,到底是不是標槍男所擊斃的。

我們浪費了太多時間,如果能在打倒那兩具真活屍後,就能立刻趕路,又或者不要耗費時間在列車上尋找武器,或許能在他們準備好,進而向大門口發動攻擊前,就能遇上他們。

 

 

大門口的活屍數量應當不少,即使他們三個人都有戰力,也未必能夠輕鬆以對,勢必也還會尋找合宜的機會,或許來得及、或許。

 

 

 

但是,太遲了。

忽然瞧見有個巨大的人影,從遠方,大概就是在鐵籠附近的其中一道岔路衝了出來,是最後頭的那個標槍高個。

 

 

他們大概甚早就抵達鐵籠附近,而他們已經準備好了。

 

 

 

他扔擲了了右手那把長槍。

 

 

 

開戰了。

 

 

 

 

他們開戰了!

 

 

 (未完待續)

 

 

【《冬戰》所有文章連結:】

請點選

 

    文章標籤

    冬戰 活屍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