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實並不是一個會把話說死的人,很少、很少。

原則上我是一個儘可能會說到做到的人,所以很多事情其實我不輕易嘴砲,當我認真的時候,其實聽的人、見的人能夠感受到。

 

 

開始認真能夠體會,人生沒有什麼事情是真的絕對,彷彿沒有。

這是她告訴我的,而她從文藝少女,進化成女強人,後來又將回到文藝熟女,我學姐,這麼告訴我。

 

 

她的說法是,並不相信我現在所說的,因為與她所看見的、所認知的迥異。

 

 

 

最後,我跟她的話題,都不會再停留在「絕對」這回事情上面,其實應當理性不過的她,其實內心裡潛在的感性比什麼都還要滿上許多。只是逼得自己非得去理性的去看待生命裡面的所有事情,畢竟她是女強人,有能力為,但又不想為之的女強人。

 

 

 

我才明白,人生沒有所謂的絕對。

 

看了《犯罪小說家》一書後,內文提到了推理小說的套路,好比我們所認知的理性選擇推裡通常只有兩種最可能的情況,但推理小說的迷人之處,就是因未出現了所謂的「第三種可能」,你從來不會想像到的結果。

 

 

或許人生最後的樣貌不像是我們所認知的一或者二。

而會是三。

 

 

 

因為沒有所謂的絕對。

 

 

唯一要確信的,能夠絕對的確信的只可能會有自己的心,但沒人料想不會出現第三種情況,所以,很多事情,絕對不能再以絕對而論。

 

 

 

 

後記:我再喜歡不過《犯罪小說家》這本書,原本打算獨立想為這本書寫篇blog,但實在因為太忙了,所以作罷。

 

真的不喜歡這種過度忙碌的感覺,雖然,往好處想,時間過得很快,但是內心真正想做的事情卻真的也沒做,真惆悵。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