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樣的問題,我開口問了不同人。

對於為什麼要交往這回事。

 

「其實還沒真正交往前,是挺好的啊。你只會看到對方最好的那一面,一點缺點也看不到,可是說真的,那根本就是假的。」

是啊、模模糊糊,看清楚以後才知道根本就是狗屁不通。

 

所以,以此邏輯做了推論,交往這件事情也是某程度上的條件交換,換言之,因為還沒有真正交往,所以你當然也只會展現自己好的那一面。

當下的狀態下,你不是真正的你,你遇到的也不會是真正的對方。

 

 

 

 

我想起了,最近被介紹小妞,但卻接連嚇跑對方的他。

某程度上,我跟他真的很像。

他開門見山的就說,他很窮,要逃出家裡去其他城市,因為,家裡養了一百隻貓。這哪一個女的聽到不會嚇跑?

然後,我也跟他一樣,其實在約會的時候就非常自然,絲毫不造作,想說髒話就說,想耍白痴就耍、哈哈呵呵不給人壓力。

 

 

 

岔一下,按此邏輯,或許是因為當了虛假的自己太過於疲累,想展現自己真正的不被人喜歡而自己卻拼命隱藏的缺點,而用了,我也來看見你的缺點當作交換。

你的不被我喜歡的缺點大過於當我自己的價值,於是分手。

又或者是,我拼命隱藏的缺點其實我根本畏懼展現出來,所以分手。

而,你的缺點我很OK能夠忍耐,於是繼續交往,才正式變成愛情,或許是這樣子的?

 

 

 

 

再跳回,所以某程度上,對於交女朋友這件事情,對我跟上兩段的他都沒有這麼執著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們老早就在當真正的自己?

 

 

 

中午吃飯,聽見路人在聊天。

三個銀行職員,其中一個看似老實的前輩問了其實長像還算可愛的清秀新人,新人說,暫時稱他為「小新」。

前輩:小新,你沒有女朋友對吧?交不到嗎?還是不想交?

小新:嗯…(不語)

前輩:那你有上PTT嗎?

小新:有…但是…

前輩:我跟你講,你就上去胡亂扯一通,工作薪水都可以澎風,只要這樣胡亂一扯,就可以隨便找人出來約砲了。

 

 

 

 

模模糊糊,然後再加上虛假設定。

到底還有什麼可以相信?

 

 

 

 

備註之一:《地球過後》,其實不是一部好電影,但裡面有一段對白我很喜歡,而我用我自己的話來重說一遍,「恐懼根本就是假的,是你對於未來尚未發生的事情的想像,是你的心告訴你應該要害怕的,我並不是說沒有危險這件事情,當然還是要提防,但不是用恐懼的心態來應對。你應該專注的是你的嗅覺、聽覺,還有感覺,當下,是當下!」

 

 

 

備註之二:

「你覺得人幹嘛要交男女朋友?」

「在一起,你就可以知道掌控對方的行蹤,他也應該讓你知道,因為是為了安全感。」

 

 

 

備註之三:

所以我想,交往,是,一種,不用擔驚受怕,不用擔心被拒絕的,而且清清楚楚的,必然路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