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這是翻舊帳的行為,好似有點不齒的口氣。

因為她,曾經接受到的不快樂的資訊都會忘記。

 

 

 

但是,我不會忘。

因為,我以前根本不會接受到這些不快樂的資訊呀!

 

 

 

 

她家人、朋友對我的詆毀、看輕,又或者是她對於我的某些她早已忘記的失言。關於長相的、財富的,甚至是私密的,任何嫌棄以及看輕。

 

 

 

 

讓我一直忍耐著,其一的部份是因為,她需要我,那時,而我能夠治療她。我想,等到她好了可能或許就不再有什麼存在的理由,要確保即便離開,她也都還是會好好的,不再像剛認識的時候一樣,被無數個他弄得不成人型。至少要能夠分辨什麼是喜歡,什麼只是欣賞,而什麼人其實根本就不應該浪費時間呀!

 

其二,是因為我喜歡她,而她也恰巧喜歡我。

 

 

 

 

 

 

 

 

 

「我會在後面推著妳,如果前面有石頭,叫我去前面幫妳踢開。我會陪著妳左轉、右轉,如果妳想休息,想躲起來,我也會靜靜的等妳。」

她哭著、痛哭著,說從來沒有人這麼對她說過。

 

 

 

 

 

 

「我覺得我好像已經不喜歡你了,對你好像也只剩下依賴。」她說。

 

 

 

 

 

 

 

我想起她曾經說過,她後來才曉得,原來她對過往無數的男子,都只是依賴,不是喜歡。

而我是一個再容易不過被依賴的人,如果如此,那麼她對我來說就只是個依賴我的女子。

 

 

 

 

 

 

殺傷力,太強了。

 

 

 

 

「我好像會毀了我們的關係。」

 

 

 

或許不會、或許會,或許正在毀滅。

一步、一步,無理的批評、看輕的目光、不經意的刺傷、或許不會跳出來捍衛的身軀,還有頻頻失約及變動的未知計畫。

 

 

 

 

其實我什麼也不要求了,只是想找個喜歡我的女孩,能夠把我放在心上,就這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