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我以為,所下的推論是。

不斷在追尋愛情的她,雖然經驗並不淺薄,但某程度上,始終沒有學習到,愛情。

洽似她所說的,過往的一切都只是依賴,而不是喜歡。

在一個又一個男子之中,一團又一團的迷霧之中,看清楚以後,又迷戀上另外一團迷霧。

即便如此,她也還是沒有學習到,維繫感情的方式。

不能怪她,因為某種程度上,那些讓她維繫情感的對方們,能讓她真正稱得上是喜歡的、並不在多數。

 

 

 

 

我以為,她並沒有準備好肩負責任。

在我跟她的事件之中,有時候會讓我覺得,這一切還不如曖昧。

因為如果只有曖昧,她所做不到的回覆,就不能再責怪。

而我並不想責怪任何人,如果可以。

 

 

 

 

 

另外一部分,她變了。

並不是很清楚,但她變了。

開始變得更加類似,過往控制她二十多載的、期許複製經驗的她。

口中曾說過的不贊同、不齒,而她好像也不再不齒、不認同。

 

 

「不知道那個人什麼時候會那個。」

她說的是,所謂的我們旁人所不懂的一項投資。

雖然並未有直接關係,但那畢竟還是跟某一個人的生與死有關。

我知道她並非直接咒著對方死,但聽起來還是怪不舒服的。

彷彿覺得,錢才是一切,而這一切不過就只是項投資。

 

 

 

當然還有,其他部分。

不斷撕裂的毀滅的安全感,越給越少,但這就不在本文主題中。

 

 

 

 

 

「哪一個人才是真正的妳?」

「都是啊。」她說。

 

看來…

 

 

 

 

 

 

 

 

 

我想我不會忘記她最美的模樣。

但我希望,未來的,讓我作嘔的那一天,不會來到。

 

別成為我最討厭的那一個人,好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