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們人很多時候做的很多事情,都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她這麼告訴我。近來我們沉迷起,不斷分析別人在想什麼,外加上最近都在念諮商相關書籍,所以還可以援引某些學派的說法,向她分享。

 

「我們應該去學人類行為才對。」

我告訴她,這的確是我大學時曾經修過的課程無誤。

 

 

 

我在想,如果我們感知能力夠好,就能夠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可能會對別人產生什麼影響,好比困擾、好比暗示,而有些影響其實是自己不想要給別人的,但我們卻不自覺這麼做。

 

 

 

好比,如果自己的感知能力夠好,就能明白有些話不應該說,不會創造曖昧情境,當然,如果不是存心想要創造的話,就得避免。好比,有些話應該說,就不會創造對方的敵意以及憤怒。

 

 

 

「像我,我覺得巨蟹座會有很多其實不是真正原因的話去包覆自己內心的真正動機,大概是保護自己內心的一種方式,像有些人,則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真正動機。」

「妳這是刻意隱藏吧。」我點破她,這時候她才坦承有時候她也會被人點破。

 

 

 

「我們幹嘛一直分析這些?」我忍不住問了她。

「因為這樣才能有勝算啊,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