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個梗來自於她所說的話,我最好的朋友。

她其實是個感知能力很強的人,她知道我們每個人在每一個言行都可能給別人帶來影響,其中能有巨大的、微弱的、可被解讀的、輕易就能被解讀的、不容易解讀的……等。當然,明白話所帶來的影響就不談了,因為再顯而易見不過,但有些話則容易被他人解讀成暗示性的、曖昧的……。

 

 

感知能力,換言之,對於我們的定義就是,清楚知道他人言行可能對我們的暗示,還有清楚知道我們言行可能對人的暗示。她深黯此道,所以她是交際花,也是朵花蝴蝶。

 

 

舉個日常生活例子,就像是我們感知到在某些時刻的某些表現能夠更得老闆的寵,所以會在某些時刻的某些表現努力。

不能感知到的人,就只能埋頭苦幹,不被看見。

 

 

 

 

 

而她,曾經短暫分開過的她。

感知能力,並不好。

 

 

 

 

 

套句世俗常說的話,傻大姐,因為她絲毫不覺得那些有什麼。

就連現在當我們談論起,她也還不能知道我無法再忍受,且感到害怕的具體原因。

我的好朋友責怪我,告訴我應當不能與她明說,因為她分明是個不能懂也不會懂的人,只是徒增困擾。

可是我只是希望不要再有類似的事件發生了,而我清楚我沒辦法忍受下去。

 

 

 

 

 

現在的我而言,接受了她是個感知能力不好的人。

無意間她可能會對其他人散發出曖昧訊息,雖然她壓根就不覺得那有什麼。

這可能是她過去單身時異性緣極佳的原因,因為他們也收取到「這個妞兒可能對我有好感」的錯誤訊息,無意間所散發;這也可能是她屢次曖昧未修成正果的原因,對方感知到她這些訊息也會散發給其餘的人,所以作罷,轉而選擇更安全的選擇。

現在,我的議題則截然不同,安全感議題,還有被撕毀過的自主承諾。

例如跟曾經有過什麼的人,在我們吵架時求援,說並不是想與我共度一生→可能會被對方解讀終究還是比較喜歡自己;又或者是主動跟對方談論起夢到了對方→可能會被對方解讀其實是仍喜歡自己。

 

這是舊有角色的可能的接受到的曖昧訊息,可是誰知道是不是在新的異性朋友出現時也會如此?誰知道她說過的那些全部沒什麼的舊有角色,是不是曾經發過什麼,但她感知其實根本沒有什麼?又或者隱瞞了什麼?

而且我們對於「朋友」的定義,好像也不那麼相同。

 

 

 

 

安全感議題。

而其實我知道我是非常害怕的。

 

 

 

 

 

「相信我好嗎?」她這麼說。

我並不是不相信她,而是接受了她是一個這樣子的人,而我希望我不要再因為同樣一個理由再被傷害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