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戰場】

 

 

標槍男扔了第一槍後,迅速地再躲回岔路裡。

他躲了起來?他幹麼躲起來?難道他要拋同伴於不顧嗎?

 

 

 

武傳英拉著我躲進了一旁的鐵籠,摸不著頭緒,等了一會才見到大約八、九個活屍衝了過去,傳來迅急的腳步聲。

每一個活屍狀況都大不相同,但看起來應當都不是真活屍,所以彼此間並沒有明顯的矛盾,全都一心往肉塊衝刺,只是因著每一個活屍的傷殘狀況而有顯著的速度差異。

 

 

八、九個活屍?我們一共有五個配備武器的活人,到底有什麼好怕的?我拉開甩劍,將劍身伸展,準備也跟上去加入戰局,但武傳英用手臂擋著我的去路,要我別做傻事。

「還有、還有。」

 

 

 

跟在那八九個活屍活屍之後,大概陸續又跑來了幾個落單的活屍。

 

 

一個、兩個、三個……更多、更多。

至少陸續跑了十多個活屍過去,一開始我以為只有幾個活屍罷了,但沒想到越來、越來越多,就像是永無止盡般。

最後一個女活屍,正準備走進去岔路時,標槍男又忽然出現了,就像是順間移動一般,他這回出現在離我們再近一點的岔路口,一把標槍以著極快的速度彈了出去,女活屍瞬間倒地。

女活屍倒地以後,幾個活屍狐疑的轉回了岔路口,約莫有四、五個活屍聚在女活屍的屍體前,其中一個活屍還好奇地用手去碰觸仍插在喪命的女活屍頭上的標槍,甚至還將它拔了出來。

又是一槍。

 

 

 

拾著標槍的活屍也倒了。

 

 

 

其他活屍將視線朝我們這兒望了過來,但幸好我們躲得早,穿進了鐵欄中,僥倖地躲過了他們的搜尋。他們四處掃描扔擲標槍的敵手在哪,但他們根本沒找到,因為標槍男早就又躲進去岔路之中。

三兩活屍往我們這裡走著,彷彿在遊蕩一番,漫無目的,知道這裡可能有另外的敵人似的,數量也從一開始圍觀的活屍分成兩批,其中一批好像知道有敵人,寧願跟在其他活屍的屁股後頭追擊,就像知道這麼做比較安全似的,另外一批則無畏地搜尋,或許不想落人於後。

早先那些被他引進去岔路的活屍,大概在岔路裏頭迷失方向。印象中我從路口進來時,也曾瞧過那些岔路,只記得那些岔路看起來密密麻麻,讓人不敢冒險進入,不過,對活屍可不是如此。

他們只知道追逐,根本就沒有好好思考。

 

 

標槍男呢?他又怎麼這麼有把握呢?

或許他們分別早在門口附近躲藏許久,只是被從城外的活屍逼地往城中退,但最後也總得逃出去,幾個人就這麼合流,集結想要共謀出去。

早先那一群八九個活屍這才姍姍來遲,好不容易才有一個活屍從一條岔路口冒了出來,他轉到大路上,好似還狐疑的望著,見著了遊蕩的幾個活屍,也迷失了方向。

 

 

 

另外那個拾著武士刀的男子忽然從殘破的窗子跳了出來,用著極快的速度劃過落單的那個活屍脖子,活屍的頭顱頓時無力的垂了下來,他再立刻用刀背將活屍的頭顱硬是摘下。過程甚至還不到兩秒鐘,轉眼間,他又躲回了屋子裡,彷彿一丁點事情也沒發生過似的。

三兩活屍聽著了後頭夥伴的肢體的墜地聲,其中兩個將頭轉了過去,只剩下一個活屍仍在搜尋著,這時換雙刀女出現,同樣從屋子的窗戶跳了出來,朝了那個還在遊蕩的活屍衝了過去,但活屍也不是省油的燈,用手稍稍擋了她的攻擊,眼看雙刀女居於下風,她看似苦惱,一把抓了原本披在背上的披風,將活屍的頭給蓋住,立刻逃走。

 

 

 

忽然有一把標槍不曉得從哪個方向飛了出來,但卻沒將蓋頭活屍擊中。

 

 

 

那小妞的行蹤暴露了,兩個原本轉頭過去的活屍也朝向雙刀女所躲的房子逼近。他們可能原本有著縝密的計劃,利用地形熟悉優勢將活屍分別引開,再不停地以游擊戰方式逼使活屍們不斷地分散注意力、個別解決。可是一次的失誤,就可能造成戰術的破局,好比現在,因為雙刀女和標槍男的接連失手,不斷導致無法有效減少活屍數量,又會讓其中一個夥伴藏身地曝光。

 

 

不。

 

 

 

武士刀男又忽然出現了,他一腳將蓋頭活屍給踹倒,當蓋住頭部的披風被扯開時,武士刀男又用了同樣一招。迅速地瞄準咽喉,不過這回他光用腳就踹斷活屍的頭顱。

 

這麼一擊導致原本追逐雙刀女的兩個活屍也開始起了內鬨,兩個活屍大概也不解到底要去追逐雙刀女,還是要去解決突如其來的新敵人。只看到他們倆個撞成一團,彼此都礙著了去路。

 

雙刀女重新回到戰場,她迅速地穿過兩個活屍身旁,將短刀快速的戳進離她較近的活屍頭上,接著再往我們這側的鐵籠跑來。

 

她與武士刀男錯身而過,轉眼間她手上忽然又握著原本從她身上摘下來的披風,又重新掛回了肩膀上,立刻隱身躲到了鐵籠裡。

 

就在我們分神注意她躲藏以及行進方向之時,武士刀男又解決了僅存的那一個活屍,原本以為他會再躲進哪一間房子裡,但他卻是直挺挺的站在路上,一動也不動。

 

 

 

 

「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他甚至喊著。

 

他想吸引活屍注意力!!

 

 

 

他們到目前為止,應該至少殺了五、六個活屍有。現在還在岔路裡頭亂竄的活屍應該也有十個以上,他們幹嘛要把活屍引出來?

 

 

 

 

「如果不把活屍引到主要道路上,就沒辦法繼續玩了。」武傳英這麼說。他解釋,這三個傢伙利用各自的長處,標槍男的遠程攻擊,可以讓團聚的活屍的打散,並拉開活屍的距離。剩下來落單的都由武士刀男和雙刀女來解決,她們兩個人在近身作戰的效率都不算差,就由他們兩個來解決眼前的所有活屍。

只是,他們怎麼能夠這麼妥當的躲進岔路的屋子裡,難道他們都不擔心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活人味道不會給了活屍正確的指引嗎?

還有,他們到底是怎麼把活屍困在裡頭的?

 

 

 

 

又有三、四個活屍分別從不同的岔口衝了出來,還在想武士刀男會怎麼對付這些活屍之時,其中一個活屍又忽然倒地,又是那標槍男!

 

他人在哪裡?為什麼就沒看見他的行蹤呢?

 

 

 

他跑到了最靠近大門的岔路口!

 

 

 

 

他們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或許他們根本就不需要我們,光靠他們三個、甚至仰賴著原本用來迷惑活人的岔路就能夠將這些活屍給解決也不一定?

 

 

 

 

「就等在這裡吧……他們根本不需要我們。」武傳英說出了我心裡所說的話,他的確想繼續待在這裡,如果不需要冒險,也同樣能逃出城中城,或許是一個不要太壞的主意。

 

 

 

 

可是,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

 

 

 

 

「欸!救救我啊!」相反方向卻傳來另外一個活人的喊叫聲。順著來向望了過去,那是一個拿著長刀的死刑犯,但身材卻瘦弱的可以,他正同時被兩個活屍給追逐,大概是望著遠方的武士刀男,還有迅速解決掉活屍的標槍男才會想尋求他們協助。

武士刀男原本想趁著那三、四個被標槍男稍稍吸引住意力時,再躲進屋子裡,藉此吸引活屍追了上去,或許再來就又換到雙刀女跳出來發動攻勢,但他看著突如其來而出現的程咬金,也稍稍征了住。

 

 

 

長刀男?

長刀男?

鑿頭女和冰淇淋男?

間接害死那對怨偶的死刑犯?

鑿頭女所說的故事到底有幾分是真實的?她口中長刀男真的存在嗎?就是眼前的這個男子嗎?

 

 

 

 

「計畫亂了。」武傳英也嗅到了眼前的機會可能會被長刀男給破壞,「他帶來的這兩個活屍,可能會害得那一伙人的計畫泡湯。」

的確如此,多出來的兩個活屍,可能會讓標槍男那一伙的游擊戰計劃大亂,原本被扣在岔路迷陣裡的活屍、偶而冒出頭的落單活屍、零星跑出的殺敵公式,將會全部給打亂。

而且現在,又出現了新的變異。

 

 

 

 

標槍男沒有如同往常般地再往岔路而去,他往我們所看不見的方向,也就是大門口那側再度拋擲了一把標槍。

現在,他手上只剩下最後一把標槍,而他依然站在路上。

 

 

 

 

一定還有其他活屍現在才跑了過來參戰,數量到底有幾個呢?

 

 

 

第一個突然參戰的活屍從標槍男眼前出現,他沒有再拋擲標槍,反倒是直接拿著標槍應戰,只是這回他將標槍以著長槍的模樣抗衡。他看似一槍刺入了當前的活屍,但細節的戰況我可沒再花心思觀看,將注意力全給放到了武士刀男的決策。

他決定先解決……長刀男身後的那兩個活屍,往長刀男的方向衝了過去。

 

 

 

 

或許是注意到標槍男那裡也出現狀況,決定要減少任何不必要的敵手,何況隨時都還可能有活屍從岔路中跑出來,即便他們也只會落單地出現。

 

 

 

 

「太好了!」長刀男喊著,但在武士刀男還沒有正式的加入戰局以前,他仍然朝武士刀男的方向衝了過去,畢竟還沒法完全確定新伙伴的動向。

但就在長刀男跑過我們面前時,卻只看見他忽然倒地,那把長刀也這麼飛了出去,掉落在約莫四、五公尺外的我們的面前。

等到武傳英衝了出去,我這才曉得為什麼長刀男會忽然癱軟。接著只看見武傳英也朝後頭的那兩個活屍拋擲了兩把飛刀。

 

 

 

 

「喂,換我們了。」他喊著,我明白現在參戰的理由,但讓我無法理解的是,為什麼要殺死長刀男?

 

 

 

 

 (未完待續)

 

 

【《冬戰》所有文章連結:】

 

請點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