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衝著我來的,但這已經是第二個女朋友告訴我,她下定決心要出國,不過截然不同的心境,在她們說了以後。

 

 

「我們……先去登記結婚好不好?這樣你會比較安心……不然,等到我回台灣以後,立刻結婚好不好?」

她這麼說,當我拒絕先登記結婚的提議以後,笑著跟我說,「我求婚遭拒了,嗚嗚。」

 

 

 

現在,她說。

「我不知道出國會發生什麼事情,一切都很難說……。」她先料想過,出國的確可能會間接導致我們分手,但她依然選擇出國,因為那明確是她「想要」的決定。

 

 

 

截然不同的心境。

 

 

 

說真的,我到底是不是出國誘發者?為什麼跟我交往,發展長期關係的女性最終都會選擇出國一途?

可能真的,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無論如何都一定得出去看看。

可能真的,我不夠好,但對於前者,我是非也不能放掉的選擇,所以她做出那樣的提議,向我保證很快她就回來,一切都不會改變。

可能真的,我不夠好,對於後者,兩相權衡,出國圓夢是個絕對改變不了的決定,而她也做了預料,恰似一向浮沉的她,到了國外,她仍然得尋找浮木,一切可能會改變。

 

 

 

一瞬間,我彷彿成了消磨時間的工具,在她出國以前,所有經歷過的一切,就在她上飛機後就會煙消雲散。

 

 

 

不能給我安全感,一步一步摧毀信任感的她,如今做了出國,這個中性決定,然後再說了那些話,即便事後她修正過,但傷害真的已經造成,說什麼或許也都只是徒然。

 

 

 

是啊。

妳走吧。

 

所有人,都走吧。

 

 

 

無怪乎,我最後會成為一個扭曲的人,要我還能相信什麼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