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戰場】

 

 

長刀男後頭兩個活屍,左邊立馬就被武傳英給擊中頭顱而應聲倒地;右邊則僅被命中右側肩膀,原本朝著武士刀男方向衝過去的右肩活屍,現在改朝我們這裡跑過來。

 

武傳英焦急地回頭看了我,要我快些把這活屍解決,他得去和武士刀男打個照面,語畢不忘提醒我記得幫他拾回插在這兩個身體上的飛刀。

 

 

你把我當成小弟了嗎?

 

 

 

不過現在並不是與他計較的時候,他大概也得先把長刀男臉上的飛刀拔出,我就先專心面對眼前的這傢伙。

 

右肩活屍雖然中了一刀,但奔跑的速度卻依然不減,我只得擋在武傳英面前,原本期待武傳英能在右肩活屍逼近我之前先打倒他,但我待了一會兒,卻遲遲未有任何進一步的消息。

 

迅速地將頭往後一瞥,武傳英那傢伙走遠了,他竟然放我一個人留在這裡!

 

 

右肩活屍已經在我大約三步的距離,離我的距離越近,伸手胡亂揮舞的速度也就越快。現在我已經不再畏懼,至少不用如同負傷時畏縮,先是用甩棍側擊了中他的左手臂,讓他出現破綻,再將甩棍拉回嵌在他肩膀上的飛刀,將它碰了出來,甚至還看見他的部分肉片飛出來。

 

這活屍也感到疼痛,畢竟才有塊肉被人挖出,急忙用左手扶住傷口,一瞬間,甩棍上的細劍已經砍入了他的腦門之中。

 

 

 

 

我朝武士刀男的方向助威,現在他跟武傳英正擺好防衛姿勢準備與衝過來的四個活屍應戰。標槍男也走回大街上,他背對我們防衛從大門口竄過來的兩、三個活屍。

標槍男的處境最險,岔路中起碼還有六、七個,甚至更多活屍還可能會冒出頭來,他不時得回頭望著,一邊又得防衛眼前的幾個活屍。

惟獨躲著沒出現的雙刀女,或許她看見情勢已經完全逆轉,也感到慌張,但卻沒出現替伙伴解圍。

 

她的出現未必能夠替解辦舒緩多少險況,但看見伙伴願意從躲藏處出現,就能有種安定感,即便只是微乎其微。

 

 

 

武傳英再度發動攻擊,我從背後才看見他怎麼出招。他雙手同時拋擲飛刀,左手攻擊右側的活屍、右手則反,而他左手瞄準能力和力道均明顯遠遜於右手,畢竟戰士城那般短期訓練無法彌補非慣用手先天上的不足,同樣地僅讓左側的活屍倒地,右側的活屍則僅僅只命中了腹部。或許他應該一次只用一手攻擊,但這些日子以來他大多都一個人對抗活屍,對他來說,即便左手不能有效地打倒活屍,至少能造成一些損傷。

 

在拋擲飛刀以後,他隨即退下戰線,武士刀男這回衝上前去,又用著慣用的劈砍,不過腹傷活屍做好預防,用手稍稍擋了一番,只見他幾根指頭飛了出去,沒讓那傢伙傷了太多。

 

武士刀男隨即反手再朝腹傷活屍再度攻擊,這回卻又只傷了活屍另外一條手臂的幾根手指,轉眼間,他已經被腹傷活屍撲倒。武傳英這時候再朝他扔了把飛刀,但沒能抓住瞬間,只見飛刀滾到更遠的地方,當他打算再接續攻擊時,剩下來的兩個活屍卻已經逼近,而武傳英本來就是個自私之人,當然不會再把心力放在解救新伙伴上,轉而自保。

 

 

 

武士刀男翻了身,將腹傷活屍摔了出去,畢竟他手指已幾乎廢了大半,原本就沒辦法將武士刀男牢牢地抓住,但武士刀男也沒機會攻擊,因為這時候腹傷活屍又快爬近武士刀男身邊,害得武士刀男只好再胡亂地再劈砍幾下,但也只能將身子壓低,減緩了受到攻擊的機會。

 

我已經跑到了武士刀男和武傳英身邊,一瞬間武傳英就又解決了一個活屍,左手的乏力則又讓他失手了。

 

我逐漸發現,他左手的準心越差越遠,一開始雖然不能讓活屍當場斃命,但至少還能擊中肩膀、腹部,脖子或是其他部位,但他卻接連兩次都讓飛刀完全掠過活屍,無法造成丁點損傷。

 

他的左手,或許受了傷……但他卻又不願意放棄多出來的攻擊的機會。

 

 

剃刀理論,如非必要,勿增實體。我想起反對唯物論的思想家奧卡姆,他曾經提到,絕對不要拿更多的籌碼、而努力掙得少的報酬。現在武傳英就是如此,他得仰賴自己、靠自己得到教訓才是,所以,我選擇幫助的人是武士刀男。

 

 

 

「啊啊啊啊啊。」我朝腹傷活屍踢了一腳,他被我踢了個翻地好幾圈,待步伐踏穩,武士刀男已經被我拉起來。他用刀刃指向了武傳英,要我去幫忙對付武傳英面前的禿頭活屍,而現在他們甚至已經不到三步的距離,眼看武傳英已經岌岌可危。

 

武傳英才正要摸出刀鞘袋的其中一把飛刀,等到他終於能夠將姆指與中指扣在一塊,禿頭活屍可能已經與他近在咫尺,屆時他只有被打倒的份。

 

 

 

標槍男依序解決了面前的兩個活屍,即便不靠標槍的遠程攻勢,也依然能夠將活屍輕易踩碎。但卻已經有更多、更多活屍從大門口附近跑了過來,至少有五個活屍加入了戰局,而且還沒將岔路裡頭那幾個活屍給一起算進去,如果這時又多出了幾個兩面夾擊,這回可就換他遭殃了。

 

 

武傳英順利被我營救,我在禿頭活屍準備朝他發動攻勢之時,就又將活屍給打倒,但卻沒能一劍讓他斃命,細劍僅僅只是劃過額頭,讓他躺在地上蠕動。武傳英也沒閒著,見我替他剷除危機,將鞘袋上游移的右手甩了出去,禿頭活屍額頭上多插了一把小刀。

 

 

 

我們這頭還算綽綽有餘,武士刀男也在同一時間將眼前的活屍打倒。他朝我們這兒移動而來,好似打算擺起陣型一般,但武傳英畢竟扔了太多飛刀出去,他甚至開口要求武士刀男順道替他拾起,那傢伙倒也真的照辦。

畢竟原本能在他們身後保護他們的標槍男也身陷危機,的確需要一個遠程武器能手確保他們的安危,或許還能如法炮製標槍男早先與他們的游擊戰術。

「你沒幫我撿刀子?」武傳英瞧見武士刀男手上的那幾把刀子,一邊也收起適才還插在倒地的活屍身上的刀子,發現我手上並沒有任何一把、原先他打倒追擊長刀男的兩個活屍的刀子,這麼朝我吼著。

 

 

 

「你自己去!」我更憤怒的吼著,急忙上前解救他,事後他卻光是責難我有沒有替他撿拾飛刀。

 

 

 

 

武士刀男看到我們爭執,越吵越烈,覺得煩人,忽然跑離我們身邊,原本以為他是要去替他的夥伴解圍,但他卻是朝反方向跑去,把長刀男和活屍身上的飛刀撿了起來。

 

 

「你幹麻幫他?」我斥責他,就是這種行為才會助長武傳英的氣焰,但武士刀男也一臉老大不快,「現在可以了吧?」

 

武傳英收了刀子後,一句話也不說,淨把刀子妥善地收了進去。他見了標槍男困境後,不趕時間似的,絲毫不需要前去替未來的新夥伴解危似的。

 

武士刀男扯著脖子朝鐵欄杆裡也吼著,「都蘭英、妳快出來啊!」

 

 

 

都蘭英?是雙刀女的名字嗎?

他喊了四、五聲以後,才看見雙刀女將頭冒了出來。她原本躲在鐵龍深處,根本不曉得外頭戰況,我猜她看見陸續有活屍殺出頭來,決定要躲起來。她根本沒這麼真心地把她兩位戰友當成同伴,見苗頭不對,橫了心躲到活屍將夥伴撕裂為止。

「快點出來啊!一起去救孫禾!」武士刀男望了一眼標槍男的戰況,急忙地揮動著手勢,要雙刀女快些跟上。雙刀女將身子轉了出來,但卻又將身體縮回鐵籠內。

 

 

 

標槍男現在幾乎可以算是被包圍了,在他與我們之間,又多出了兩個活屍,雖然他好似又解決了原本追在後頭的其中一個活屍,畢竟腹背受敵,而因為他需要時時防衛,所以往我們這逃來的速度異常緩慢,原本距離我們約莫七、八十公尺,現在也不過縮短不到十來公尺的距離而已。

 

 

 

 

「我不要!」雙刀女這麼喊著。武士男這回可真是憤怒了,朝鐵籠那裡衝了過去,「妳不要?你要見孫禾死而不救?」

「不管、不管!」雙刀女畢竟還是擔心自身的安危,否則剛才也不會見著武士刀男受追逐而躲在鐵籠裡。

「別管她了,她不去就算了,我們去。」我朝武士刀男喊著,他顯得左右為難,我不確定武傳英在我忙著跟活屍奮戰時,他們聊了什麼,不過,眼前的標槍男至少可是強力的夥伴,外加上我跟武士刀男可以進行近距離征戰,逃出城中城的機會頗大。

「我也不去。我們應該趁那傢伙引開活屍注意時,繞過鐵籠從大門另外一側繞過去。」武傳英表達了他的想法。

 

 

 

 

難道他從一開始就打這樣的主意,趁著眼前武士刀男這一夥人合宜引走活屍注意,趁隙繞底逃出城中城嗎?

 

 

 

 

「你說什麼?」我驚訝的問他。

「現在是大好機會,他大概會被困在那裡,逃不出來了。我們過去也只是徒增損傷,毫無必要。」武傳英說完後,往鐵籠、也就是雙刀女的方向走了過去,「喂、小妞,聽見沒有,我們從另外一邊繞過去,這裡能不能通到對面。」

 

 

雙刀女沒有回話。

 

 

 

「欸欸。你認真的啊?」武士刀男揪住了武傳英的防護裝備,「我以為你只是說說。」

 

 

 

 

 

「只是說說?什麼時候了還說說啊。我跟你說過了兄弟,我們新兵是很悍的,能幫你這點小忙,我不用你回報我,但你的朋友能夠再幫我一點小忙,就讓他死去吧,我們還能逃。」

 

 

 

 

 

 

 

「這兒有路可以穿到另外一邊。」裡頭傳來了個女聲。

 

 

 (未完待續)

 

 

【《冬戰》所有文章連結:】

請點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