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 pal.」我說。當下我,婉拒了她的約。

Never mind.」他接著說,「I let u go first.

But u do mind.

It's not so important what I think right now.」她作結。

 

 

 

 

 

「我覺得我好像比較可以接受繼續跟妳連絡了。」我告訴她。然後我分享了那天他告訴我的那一番話,「我承認我仍然還會感到怨懟還有不甘心,可是我知道這些情緒是不健康的,也比較能夠接受這件事情。畢竟我曾經那麼喜歡妳過,所以還是希望妳開心。」

我說完了。

 

 

 

 

 

「可是我的碗已經破掉了。」我說的是之前分享過的那一個破碗的故事。故事是這樣的,下指令,命令別人把碗摔到地上,接著請對方跟碗道歉,但碗仍然沒復原。暗喻我所受的傷害大概是無法痊癒了。

「但別人不會知道你的碗破掉了。」她這麼說。

「我想……如果是對的人,她會知道的……我就是想要等到那一個人出現。」

 

 

 

 

 

 

昨天還有一個蠢包問我哪時候打算結婚,「結個屁婚,我現在還單身哪。」

他接著說,「噢?有差嗎?你要妞還怕沒有嗎?」

「哪這麼誇張。」我說,「不過,現在我終於真的單身了。」

 

 

 

她回老家。我問她,她有沒有向母親交代我們已經分開的事情。

「有,但是……。」她接著說,「滿好笑的,她好像私底下才準備要接受你的存在。」

「妳怎麼說的?」

「她問我,為什麼會分手,我跟她說,都是因為她。她接著問我,會不會難過,我說,會。」她輕描淡寫的把故事說完。但我在這之中卻是中箭倒地、一敗塗地、一落孫山。

「是哦。不過好像太遲了。」我指的是,對於她母親現在所表現出來的……準備要接受,但她之前三不五時就會闖入干預,但那都不重要,其實最讓我受挫的是,她放棄戰鬥的意志,這或許才是我真正在意的。

「她說我太胖了,怕沒有人喜歡我。」她指的是這一年來她因為疾病服藥的體重上升。

「會有人喜歡妳的。」我好像這麼說。

我放在心裡面的是:我想一定也會有人喜歡我的,那一個對的人會出現的。

現在我已經不去計較誰先誰後,因為愛情不是什麼報復遊戲。

 

 

 

 

 

 

她會出現,她會輕輕地將我的碗撿起來,或許嘗試拼起……

「糟糕……破得很厲害哪。」

我可能會點頭。

「沒關係,那我的碗分給你,以後我們到死前都一起共用這一個碗好不好?」

「好啊。至死方休。」

 

 

 

 

 

現在我有時候會有種矛盾的念頭。

如果真能夠遇到一個能夠將我拯救出來的人,那麼我只要不排斥……對於與她交往與她成婚,那就一切就能行。

但我也更想遇到一個能夠讓我心跳加速的人,我懷念那種一種悸動,雖然這一切可能需要一連串漫長的等待以及觀察,才能確信。

 

但是。其實誰也不知到最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我想起那一天,我跟他一起聽著傳來的那首歌曲,《回到過去》。

「說真的,你想回到過去嗎?」他問我。話語中的他,十分懷念過去。不過我知道,過去沒有什麼好懷念的,就是因為過去才是造就我們未來會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而我只是希望別再犯同樣錯誤。

「不,我一點都不想回到過去。」然後我接著說,「明天還比較令人期待。」

 

因為我知道,我們終究得向前走。

 

 

 

 

 

 

她們非難我,指責我為什麼仍還會與她聯繫,雖然只是三不五時。

「她是怎麼樣對你的,你忘記了嗎?」口氣多是憤怒及不解,有些甚至揚言我再接受那麼今後就沒什麼好說的。

「我沒忘記,我只是打算原諒她,讓自己離開憤恨不平的狀態。」我說。

 

我想起國文老師告訴我的,「原諒別人就是善待自己。」

 

而我不想與憤怒共存。

 

 

 

 

 

 

謝謝的謝謝的一切,謝謝妳曾經對我好的一切。

也謝謝的謝謝的一切,謝謝妳曾經對我壞的一切。

 

我感謝妳、我也原諒妳。

如果這些歲月我也做錯了什麼,希望妳也能揮手忘懷。

 

然後,我們可以一起往前進,雖然非常有可能是陌生的方向,可能一會兒就再也找不著對方。

但妳要知道我是希望妳開心的,而我也會為了快樂繼續前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