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臥蠶欸。而且好大一條。」她盯著我的眼瞧,然後又說,「所以你桃花一直很好齁,嗯哼~不行不行!」

 

 

 

 

一年多以前,那時我躺在她的床上,她這麼說。

 

 

 

 

 

「所以我們不會再交往了對不對。」

「我不知道。但是現在不會。」我回答她。

「這輩子……永遠。」

「未來的事情很難講。」我說,「可是妳從愛爾蘭回台灣以後……應該不會來台北工作了……然後我家永遠都不可能像妳媽期待的一樣富可敵國。」

「嗯……」

「所以,我現在不要了,我沒辦法再忍受……每次妳回家就要擔心妳媽媽是不是又說了什麼,出國以後妳會發生什麼事情……妳是不是又會變成另外一個人。」

 

 

 

 

 

 

「你不喜歡她了嗎?」她問我。

那時候我在電腦前面。她接著說。

「如果你覺得跟她在一起比較快樂,我會祝福你的。」

「不……」我說,「如果又在一起……我不確定能夠在維持多久,她是不是已經變了,而我只是不想要也不敢再受傷害了。」

 

 

 

 

 

 

 

我超強大。

沒錯我超強大。

 

我扛起所有人的事兒,一間扛下。

讓全世界所有我真正在乎的人躲在我背後,我說,好,現在蹲下。

──我們躲過槍林彈雨。

 

好,現在攻擊!

──我領著所有人一起前進。

 

 

 

 

 

 

 

但我唯一的痛點就是愛情,最無法控制的就是愛情。

在愛情裡頭我實在太軟弱,我唯一的痛點。

所以,我是認認真真的不想受到傷害,一點也不。

我可以忍受被任何事情打倒,反正沒關係,我很快就會再爬起來,然後跳起來搧你兩巴掌。

 

可是愛情呢?我帶了太多負擔在身上,已經負荷不了了。

 

所有我想要的就是一段簡簡單單的愛情,你喜歡我而我也喜歡你就已足夠。

然後請妳千萬願意為我戰鬥,因為妳知道我永遠手上都準備好武器,胃著妳,刀口朝外。

 

 

 

 

 

 

 

我望著我的臥蠶。

想起了她所說的還有千百人所告訴我的,你他媽真是渾球,異性緣好成這樣。

 

我聳一聳肩,這都沒有什麼,一點也沒有什麼,我懷著正道行事。

現在我從不想仰賴什麼,對我來說再怎麼樣就只是朋友,超高道德標準,僅使如此。

 

好吧或許褲子曾經很鬆過,不過我已經打上皮帶了現在。

 

 

 

 

 

 

 

不知所云,這篇。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