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他很好。」她說。

「怎麼說?」我問。

「我跟他出去的時候,他不會毛手毛腳。」

「什麼???」

 

 

 

 

 

我與她核對,才發現與她約會的男性,只有她所說的他以外,其餘都會毛手毛腳。

 

 

 

 

 

這個世界真的病了。

難道天下的女人都覺得男人跟妳出去,不毛手毛腳的都是異類,而這種妳們言語中的「應該」,竟然就叫做好。

積非成是,遇見太多毛手毛腳且心急只想上床完事閃人的人,所以當對方展現紳士,但根本就是基本款,妳們就能捧到天上?

 

 

 

 

 

另外一個她,在我去過她家之後,她說,感謝我並非狼人,因為我沒有毛手毛腳。

啊拜託,之所以去妳家不就是延長碰面時間,讓妳能夠邊準備晚點慶生的約、還邊能聊天嗎?

那麼我不毛手毛腳不就是一件很正常也合理不過的事情,這種「應該」的事情到底有什麼好謝的!?

 

 

 

 

 

人們已經習慣被科技取代,喜歡用模糊且不負責任的態度去面對每一件事情。

就像是安東尼‧聖修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ery)《小王子》作者所述,

「人們沒空了解任何事了,他們都像商人購買現成的東西。

因為沒有商人在販售朋友,

所以人們沒有朋友了。」

 

所以因為科技讓大家習慣太隨便也恣意的去關閉封鎖,所以讓大家有不願意好好花心思的去看待每一個人、尊重每一個人嗎?

 

 

 

 

 

「現在這種很君子的男人已經是稀有動物,人人想搶。」她下了結論。

 

 

 

 

結論兼後記:

 

當這樣子「應該為」的事情的變成稀有,難怪這個世界有病。

大家好,以後請叫我搶手貨。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