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疊的畫面。

不同的女人。

 

 

 

那時候,最遙遠的那個時候。

聲道上,透過遠端的網路纜線,跨海。

哭泣著的,是那一個現在聽起來有點陌生、卻又盎然趣味的聲音。

她其實從來沒有跟我的母親好好告別過,從來沒有。

或許就是這個原因,所以我母親心裡一直擱著她。

 

先是討厭我,週遭的朋友也加入了唾棄的行列。

「他一定是有了其他的女人。」

我並不在意她們這麼說我。

 

 

 

 

這時候,最靠近的這個時候。

面對面,這時候什麼也不需要強加偽裝,眼前。

哭泣著的,是很多時候喚我起床,或者我會胡亂叫著喚著的聲音。

她邊掉著眼淚,一邊寫著打算給我母親的信件。

而我的母親是不會會擱著她?

 

同樣的,她週遭的朋友也當然耳,唾棄,對於我。

「他根本不是在唸書吧?」

但我確實有點在意。

 

 

 

 

 

我只是以為這樣對我們、或許在我心裡是對她比較好。

她說到我只是畏縮於壓力,尤其是她所帶給我的而我選擇逃避的壓力。

對於關係的確認我並不敢貿然,特別是,我知道這不是一件單純簡單的事兒。

我是否又會浪費了一個人的時間,恰似最一開始的她,對我吼著,「你浪費了我四年。」

 

 

 

 

 

我帶著幾個人幾個女人的批評,週遭的批評,還有一些故事生活著。

如今我已經扭曲變形,因為銘記在心多的多是那些批評與嫌棄,我想更多的是不甘心。

她告訴我,「你確定你還跟你想的一樣嗎?」

我已經並不確定,某程度上某部分我覺得我已經歪斜扭曲。

 

模糊的關係,謊言,還有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自己。

 

「你會找到一個很棒的女生的。」她這麼告訴我。

「我不想去想。」因為那也要我到時候不歪斜扭曲才行。

「一定會的。」

 

 

 

 

我並不特別想要誰,也並不對失去誰感到特別難過。

並不特別,令我難過的事情最主要的還是,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她所指稱的,我只是自私的在某些時候想對她好、自己想去找她、自己想念書……自己想離開。

對吧?……

因為我太沒有自己了,在某一段特別的時間裏面,在某些時刻我回想起,就不想自己再度被「男朋友」這個符號給冠上。

我不想特專屬於誰、守在誰身邊、為著誰誰誰特保留時間。

因為我知道,如果運氣好一點,我還能夠好好地跟對方說再見,送走對方。

如果運氣差一點,那麼我就被丟下了,還是只能說再見。

 

 

 

 

 

既然知道最後都要說再見。

那麼,是不是一開始都不要見面?

 

 

 

 

我寧願以自私的型態見面著。

 

 

 

 

但我心裡仍然小小的有個聲音,其實我不喜歡這樣,某部份的某程度的現在的自己。

我好爛。

SUCKS

 

 

 

 

 

真的很抱歉,在我心裡還是會覺得小小地浪費了妳的時間。

「我從來沒有在人面前掉了這麼多眼淚。」

她整晚幾乎都在哭泣。

整晚。

 

我希望誰都不要再為我掉眼淚了。

說真的我不過就是個爛貨。

 

 

 

 

再見了。

所有人,沒有爛貨……如我,妳們會更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