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0316970.jpg  

這部太經典了,害我不斷在書裏面貼便利貼,想摘錄佳言。

廢話不多說,立刻分享我節錄的佳言:(以下未全部列出,且有稍作刪減)

 

 

「你還年幼,以為法師無所不能。我以前也這麼認為。我們每個人都曾經有那種想法。但事實是,一個人真正的力量若增強,知識若拓寬,他得以依循的路途反而變窄。到最後他甚麼也不挑揀,只能全心從事必須做的事……」(《地海巫師》p.111﹞

 

「一個人終有一天會知道他所前往的終點,但他如果不轉身,不回到起點,不把起點放入自己的存在之中,就不可能知道終點。假如他不想當一截在溪流中任溪水翻滾淹沒的樹枝,他就要變成溪流本身,完完整整的溪流,從源頭到大海。」﹝《地海巫師》p.184﹞

 

「或許可以稱它為『信任』……但這只是那樣東西的許多名稱之一而已。它是很了不起的一樣東西。我們每個人單獨時都軟弱,有了它就會變強,甚至比黑暗的力量強。」(《地海古墓》)

 

 

「她漸漸認識到「自由」的沉重。自由是重擔,對心靈而言是碩大無朋的奇特負荷,一點也不輕鬆。它不是白白贈與的禮物,而是一項選擇,而且可能是艱難的選擇。自由之路是爬坡路,上接光明,但負重的旅者可能永遠到不了那個終點。」

(《地海古墓》P.228)

 

「碰到重大的選擇和決定時,要盡量小心。年少時,我曾經面對兩種選擇:『有所不為』與『有所為』的人生抉擇。結果,好像鱒魚躍向蒼蠅,我莽莽撞撞投入後者。可是,每項行為舉動都把你與它、與它的結果,緊緊捆縛在一起,促使你不斷行動。很少有機會像現在這樣,碰到行動與行動之間的一個空檔,可以停下來,只單純地存在,或是徹底想一想:你是誰。」 (《地海彼岸》P.62)

 

「永勿擔憂懷懼。採取行動遠比抑制行動容易。」(《地海彼岸》)

 

 

「吾王,不要因為正義、值得讚賞或高貴而去做某事。別因一件事似乎是好事而去做;只做你必須做的,而且別無他途可行的事。』」(《地海彼岸》)

 

「世上沒有安全,沒有盡頭。人必須在寂靜中,才能聽見世界的聲音。必須在黑暗中,才能看見星星。」

 

 

 

地海故事集,一共六本成冊,每本分別闡述不同的故事。

前三部的主角主要是大法師「格得」。

《地海巫師》是在談論故事主人翁,格得,從發現自己的天賦,進而前往魔法學園學習的故事。內容有非常大的部分在談論、創造這個想像的世界,並從一個男孩習得技藝,棋逢敵手、惡性的競爭心態導致惡果,變成驕矜自滿開始談起,可以窺見青少年、青少年友伴以及青少年成長背後的意涵。

《地海古墓》故事則跳脫到了東嶼群島上的其一祭師「恬娜」,與《地海巫師》同,一個平凡的小女兒被選中為最高祭師,進而開始學習擔當祭師所應該學習的一切。她以她所學到的就是全世界,但等到格得遇見她,她才視野大開,才體認到自己所認識的世界,並非真實世界,而是他人付諸在自己身上的枷鎖。

以上所談的……是不是很像婚姻之中的女性角色呢?

《地海彼岸》在魔法失序,世界開始大亂,格得便帶某一王國的王儲去尋找、拯救世界。談論的其實就像是犯罪學所稱的社會迷亂,因為人心的迷亂,造成了社會的迷亂,其中格得所談的語句,富含哲理,也十分有故事性。

 

《地海孤雛》 

《地海故事集》

《地海奇風》

以上三本談論的除了格得失去法力後的故事外,其回歸「人」的本質,與其他人的交互作用外,除了闡述地海的相關歷史外,還探討更多關於生與死的議題。

因為這三本故事性與連貫性較為不足,所以就不再一一介紹了。這三本書都是作者在前作出版三十多年後的續作,算是交代過往過去及再造、論說作者這三十多年來隨著社會變遷的體驗。

 

 

 

其中,六部曲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地海古墓》,整本書都在談論男姓權威下的女性角色,將女性主義不留痕跡的揉入在故事情節裡,進而開始關注議題,閱讀得當下會不斷思考,關於女主角恬娜的角色定位,還有她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的世界又是如何塑造女性的思想、思考?

 

 

這套書雖然被號稱是奇幻經典,背景也是完全的架空世界,看似是魔法與龍的傳統故事,但因為作者的背景特殊(中國道德經的英文譯者),對於哲學、中國道家思想也頗有涉獵,所以故事都充滿哲理,非常值得仔細玩味,閱讀的過程中,都會不斷思索,不禁讓人有「好想拿螢光筆來畫線」的衝動。

 

 

另外,譯者的水準也是不遑多讓,前三本文字優美,以半文言、半白話的方式陳述,算是少有的原文故事內容高竿,譯者更是襯托地讓讀者愛不釋手的作品。真的很值得閱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