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首歌是熱狗的歌,我至今仍然朗朗上口。

回想應該是國二的時候買了這一張專輯,或許是他的首張專輯。

購買後沒多久,就用這本書跟一個同學換了《古文明八十謎團》回來。

 

 

 

 

 

同一個標題,大學時的部落格也寫了一篇專文。

那篇專文因為無名往生了所以也消失了。

大致上就是,我的大學生活跟歌詞裏面沒有兩樣,每天就是放蕩,抽……或者是放蕩,摸……我的生活。

 

有時候,在我的青春歲月時,多愁善感,坐在客廳裡,抽著菸,或者不抽著菸,香菸就這麼卡在菸灰缸上,望著裊裊煙霧發呆。

有時候,同樣的青春少年時,宛如文青,坐在道路旁,搖頭晃腦,或者正襟危坐,屁股就這麼卡在隨便一個座椅上,望著老舊的電話亭什麼也不想。

有時候,遙遠的青春停在電腦螢幕裡,敲擊著再青澀不過的文采,當時寫著的不成氣候的小說或者文字,竟然就這麼送出投稿。

 

 

 

 

 

那種菸,現在早就不抽了。即便抽菸,手邊得做的事情太多,菸雖然也點著,但可沒那個閒工夫只是看著發呆。

那些電話亭,現在早就被都更掉了,變成所謂的文創園區,那些他們做出來的仿古電話亭,說真的不過就是偽文青拍照的背景。

那個故事,現在回頭看看都快笑死自己大牙,自己怎麼會寫出這麼單純、呆版的文字,一點靈魂也沒有。

 

而或許是,我們不再有那種青春年少的靈魂了。

 

 

 

 

不過這並不是個無病呻吟的段落,只是現在我禁不住想起那段「每天生活放蕩抽」的生活,就怎麼也搞不懂現在忙碌的生活與過去相比,到底是不是當時過於放蕩,而害得自己現在只得努力。

又還是因為經歷過那段「每天生活放蕩抽」的生活,所以現在更能夠努力呢?

 

 

 

 

 

噢。我不確定也不曉得。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