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伴侶可以分成以下幾種形式,尤其對於我們這種假性的適婚年齡者來說。

而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分類,是日前她詢問我,最近出現了一個熱烈追求者,而她問我該不該接受。

 

我身旁的其他朋友,在知道了我跟她之間的事情以後,紛紛告訴我。

「這妞分明就是喜歡你。」

我聳聳肩,告訴他們,他們想太多了。

即便或許有太多的徵兆顯示著對方的確可能喜歡我,我倒寧願去解讀那些……我想對方並不喜歡我的跡象。

 

 

 

她,出自於一種我無法理解的原因,急著想要結婚。

而,恰巧就出現了這麼一個瘋狂追逐者。

 

 

我將伴侶的選擇區分成三類,這三類並不是絕對排斥型的分野,而是可能重疊、而可能各不相干

 

結婚對象。

這麼般的結婚對象,主要是以結婚為考量。

 

伴侶

我將這個選項限縮,通常代表一段情感,出自於需要人陪伴的心情下所衍伸。

更正確地來說,應該是。你希望有人陪而產生出的對象。

 

你真心喜歡的對象

如同字面上,不解釋。

 

 

 

 

不曉得為什麼,或許是因為我比較病態,而也這麼地認識了一些病態的友人。

所謂他們所敘說的第一類,結婚對象,大抵上都是經濟為基礎。例如,有房又有車,例如家裡經濟狀況還不錯。

 

第二類,伴侶,我比較定義是短期上的伴侶,例如有時候你孤單寂寞覺得有些冷,或者剛分手就這麼出現了一個追逐者、曖昧者……好像有點動心欸,那麼就靠近了。通常會有幾種下場,只有單純肉體關係、只是過渡期伴侶、很快地分手……也可能瞎貓碰上死耗子,什麼,竟然懷孕了,不然結婚好了。

 

上述兩者可以分開討論。

由於年近三十歲,或者超過三十歲的單身男女,有可能有種莫名的「我非要結婚」的想法,於是開始鎖定「適合結婚的對象」,當然,這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條件設限。更甚者,乾脆用著自己架設的標準開始找尋伴侶。

這個男的不夠有錢?淘汰。

這個男的疑似是個媽寶?淘汰。

這個男的太孝順了。淘汰。

這個女的好像以前很亂,淘汰。

這個女的好像不夠乖。淘汰。

這個女的好像太熱愛工作了。淘汰。

這種條件式的設限五花八門,而且似乎如同什麼鄉野奇談一樣,各種千奇百怪的淘汰準則都有。追根究柢,就是你不喜歡對方。

這還算好的,有些人還喜歡聲稱,「喜歡是可以培養的」。所以那些被淘汰者,換句話來說,就是「預期培養喜歡會失敗作終的對象」

那你要不要去開一個培養喜歡實驗室,搞不好還可以申請專利哦!

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哪這麼多廢話。

 

 

第二類的伴侶,則常常是都會男女陷入的模式,至於如何開啟就不談了。

通常都是某種曖昧情愫蔓延,有些人會不自覺吸引那麼般地對象,而有些人則會刻意吸引那麼般地對象。於是可能有一方不斷地受騙,而可能有一方不斷地騙人,你可以說彼此各取所需,這倒是也沒什麼不對。

這好像有點極端。總之,我相信多數人都是以這樣的模式開啟,有時候日子一久,因為好像沒別的好選的,沒再出現了更適合的對象,那麼就繼續下去了……最後竟然就這樣結婚了。

我想我國離婚率居高不下,也是因為孤單病的毒害吧。

 

至於第三類呢?

你可能會說,拜託你已經幾歲了,還相信這種真心喜歡的真愛說嗎?

事實上,我個人認為第三種對象可以建構出第一種以及第二種對象。

例如你真心喜歡的那一個人,無論如何他一定能夠成為第二種對象的某一種伴侶,例如你倆可能都喜歡閱讀、都喜歡大自然踏青……又或者是都能夠尊重對方的私領域,給予對方非常大的自由去從事自己真正想要浸淫其中的興趣。

想當然耳,對方也絕對會是你最佳的結婚伴侶,你能夠看見對方的優點,也非常能夠接受對方的缺陷。

 

 

 

 

 

於是。我告訴她,雖然我覺得似乎有點倉卒,對我來說,她目前所遭遇的對象,似乎是建構在她的「亟欲結婚的渴求」,還有目前想要找人陪、擔心自己沒人愛的「伴侶需求」上,所以我並不看好。

就如同最後通牒一樣,同樣的問題,她問了我好些次。好像在警告我些什麼一樣。

 

 

 

 

我的想法則非常簡單,我要的就是期待能夠找到一個能夠真心喜歡的對象。

雖然我知道這有點困難,畢竟以我的年紀來說,的確大家都喜歡用「結婚對象」的標準四處套圈圈。而以我個人的相處邏輯來說,也容易吸引到「伴侶渴求」型的女性。

可是我要的非常、非常明確。

我只想要第三種對象,就是能夠讓我真心喜歡的對象。

 

 

 

 

只是無奈,我目前過往的歷史當中,出現了一些災難性的事件,使得我的感情路上,屢屢因著不同的災難而使感情變質。

而對我來說,我才發現事實上我極不會處理感情事宜……尤其是結束一段關係。

所以,期待的只是不要再輕易落入感情,然後再分手收場。

這是多麼痛苦的折磨。

 

 

 

 

她告訴我,她其實一直在等著我開口。

開口什麼?

在最一開始,我就開誠布公地說了,我要的是什麼。

我想就差了這麼一點呢。她這麼說。

不。我想差了很多,差了非常、非常多。

我可能對妳有好感,但絕對絕對跟交往距離地非常、非常遙遠。

妳可能對我有好感,那我相信那是出自於妳渴求結婚對象還有渴望有人能夠陪的立基點下。

 

所以,就甭想太多了。

 

 

 

 

我仔細回想,關於那些朋友,在婚前的最後哀號,其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

 

她在得知了男朋友嫖妓以後,由於擔心自己再也找不到對象了,於是還是選擇原諒,而一兩個月後,她們還是結婚了。

 

她事實上並不真正的喜歡對方,但由於出現了這麼一個單戀一兩年的瘋狂追逐者,擔心自己不被愛的她,也點頭答應了對方的壓迫式進攻。我想很快地,由於男方莫名的畏懼我(我倒不明白他在擔心我什麼),或許很快地就求婚,然後女方的心願就此達成。

 

對於這兩個故事,我只能一笑置之。

 

 

 

 

同樣地,我有時候也會冒出同樣的畏懼。

例如,如果就這麼放手了,是不是就不再會有人這麼這麼地喜歡我了?

幾年前,她人在澳洲時,我曾經這麼想過。

不過想了一想,在那件事情發生以後,那感情就都已經變質,而我又還在自私些什麼呢?

例如,這回我倆核對關係,決定談妥退回關於朋友的距離。我也清楚地明白,在這件事情發生了以後,好像也很難再回到當時的那個最好的瞬間。

我又何必霸著不放?就放對方走吧,也當作放自己走吧。

 

 

於是,我一貫地減少主動連絡、亦少關心。

就像當時一樣,偶而還是會去偷看對方現在過地好或不好。

只是我知道,雖然心裡仍然略有抗拒,擔心她若過得很好,顯得自己的離去舉無輕重。不過這很明顯只是一種個人英雄主義作祟,更重要的是,妳要好。這麼我才能夠更坦然地離開。對方曾經因為我變得更好,在已經轉變得有似乎有我不見得比較好以後,我的離去才是讓對方過得更好的選擇。

 

 

 

 

 

總之,這又是一堆亂七八糟。

我也不知道原本我寫這一篇是要說些什麼,可能是自以為自己有了某些獨到的論點,於是訴諸文字。

 

不過坦承說我得說現在我的生活非常、非常封閉,接觸外人的機會少之又少。

仔細想想,王八蛋,我想我應該真的會這樣一直單身下去。

在這段時間以來,好像也開始有點不曉得該怎麼跟人接觸、跟人相處,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不過,就現在看起來,日子倒也不是太難捱。說孤單絕對還是有一點,說寂寞也有時會感到那些瞬間。

不過我再清楚不過……

我是絕對不會因為孤單就一定要像抓交替一樣地找人來陪。

我也絕對不會用那個結婚的框框跳在誰誰誰身上。

這我再確定不過了。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