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題。

 

之所以會有這個想法,是因為今天中午。艷陽天,一早我才去和幾個朋友晨跑,約莫六點起床,不過因為12點一個朋友的局,但沒想到跑步以及吃早餐返家之後,外加上我東摸西摸的個性,竟然已經將近11時。所以沒法補眠。

 

那個局是關於幾個大學同學,有我密切往來的密友,兩個我那位密友的密友。

我與密一與密二說熟也並不是太熟,但說不熟絕對是不會。由於兩個密密都是非常有趣的人,所以我們還不時幾個無賴漢一起出來聚聚。

 

今日是密1的生日,結果我11點50分抵達約定地點後,密友傳訊息告訴我……密1才剛要出門,而密1住在外縣市。

 

……………

 

 

 

 

更早之前,我們去野柳,當天密1開車,結果距離約定時間40分鐘後才來。

 

稍早之前,我們幾個約好吃飯,密2是乾脆人間蒸發(我覺得這還乾脆一點),連約都不讓你約,密1則是說好要來……不過在約定時間前不久(更精確的說應該是10分鐘前),才告訴我密友……他不能到。

 

 

 

我內心的小宇宙就爆發了。

事實上我也是一個非常喜歡「號稱會遲到」的人,理論上……幾乎號稱遲到個5分鐘是基本款,不過,不會再多。追根究柢,是因為我是一個喜歡及時出門的人,例如我估算距離約定地點大概30分鐘車程,那我鐵定30分鐘前才會出門,分毫不差。

不過如果我估算會有意外,例如約定12點正集合,我發現我11點30分竟然還沒有準備好,那我就會在「最晚出門時間-11點30分」,告訴所有人,「我應該會遲到五分鐘。」(但通常,不會遲到,大概5次頂多2次遲到,但大概會有4次佯稱會遲到)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第一次密1晚到的那40分鐘,他也是約定時間到了以後,我們不斷追問,他才說他迷路。第二次也是約定時間到了以後打給他,他說他不來了。

這一次也是他約定時間到之前,才說他正要出門。那麼如果沒有人主動問他,是不是也會讓我們空等?

 

 

 

 

雖然今日是他的生日,但我還是認為我沒有必要多花那一點點時間等待,於是我告訴已經抵達的密友以及密2。

「我要走了。」

然後我就這麼走了。

原本密友還想把我騙進去餐廳,要我先坐坐聊天,最後我拒絕。

「你這麼硬哦。」

 

「我覺得他必須得為他的行為負責,而我只是表達我的不滿,而且這不是第一次了,就算今天是他的生日也一樣。」

 

 

 

 

 

雖然我想……

他應該不能從中得到任何教訓,畢竟密1今天是這樣的人,就勢必是因為他用這種價值觀行事,而他從中得到滿足,至少沒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所以造就了他這般擅遲到也不告知的個性。

 

回頭想想,我的個性還真得是硬得要命啊。

 

 

 

 

其實我並沒有任何所謂的死黨,噢或許有,不過我並沒有刻意維持。

例如高中的死黨群,因為一次環島糾紛而我暴怒。之後我也沒有太積極的想要挽回。

例如大學的死黨群,只是因為我本來就喜歡獨來獨往,外加上他們約的局我大多未到,所以就逐漸疏離了。

 

我本來就比較擅長一對一,或者一對二,比較深入式的。

而可能是我本來就把界限劃得很明。

 

以下可能是會有一些我的人際模型。

 

1.我喜歡你,把你當成好朋友。

→我想這類朋友沒什麼好解釋的。

 

2.因為你很喜歡我,所以我把你當成好朋友。

→我倒有滿多這種朋友,能夠從互動裡知道他把我當成是重要的朋友,所以我理所當然也百倍回報。所以我事實上有一些「根本談不來」但是我會認為他是好朋友的朋友。

 

3.你是我1與2重要的他人

→愛屋及烏,這我很能做到。

 

 

4.知道你是誰

→大概就是點頭之交,可能可以打哈哈,不過我儘量迴避。事實上我不太跟我認定不是第一、二及第三類的朋友來往。

偏偏一群人裡面總會有一些,我知道你是誰,類,的朋友。其實這種局我就乾脆不太想去了,除非有特別誘因,例如特別好笑、或者誰特別慶典。

 

5.連點頭也嫌懶

→這類人我乾脆不理,也不是說討厭,只是就不會想要花一丁點時間來往。

 

 

 

說真的,我也明白我這麼做已經將我的人際圈逐漸縮小,不過我唯一想到的問題是……如果我以後求婚大概不會有一群人幫忙,又或者是我婚宴請客時,可能「朋友桌」那一席的所有賓客都不認識其他人。好像也就是這樣。

 

 

所以這樣的人際關係真得糟糕嗎?我不確定,說真得我能夠數出來有幾個能夠好好說心事或者能夠討論事兒的朋友,我想男男女女十個不是問題,事實上這應該或許比一般人還要多。

我想我的問題是出在,沒有所謂的團體,也沒有人際圈的特別歸屬感,追根究柢是我個性很硬,而懶得跟我認為不必要多花心思的對象互動。

 

 

 

 

 

肚子餓了。

我砍。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