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須得要非常認真的說,這篇會非常離題。

大概有三件事情想要說,甚至都可以分開來獨立成篇,但我無法忍受我要離題三次,所以乾脆一次離題到底。

你說,我是不是很逗趣呢~

(拜託忽略這個問題)

 

 

 

 

 

(還有,我知道你說過很多次你很不會結束關係了)

(啊是不能再講一次膩)

(問題出在你講好幾次了。而且還台南腔)

(台南腔是膩嗎?)

(我不知道。)

(對了,我的眼鏡的多層膜已經脫膜了,應該要去嘉義配眼鏡了)

(為什麼要去嘉義,去嘉義應該是吃火雞肉飯吧?)

(不要聊起來好嗎?你人格分裂啊)

(對了,自從2014年起,精神分裂症為了去汙名化,已經正名「思覺失調症」了哦)

(到底括號海什麼時候要結束啊)

(今天來挑戰相聲部落格!)

(可是這樣你會離題很多次)

(沒關係,大家都習慣了)

 

 

 

 

其實我覺得一直打括號很辛苦,要一直切換符號,所以撰文者決定要跳離。

 

 

 

 

其實我一向都不太會結束關係。

(啊你是要講幾次)

 

 

 

好啦我今天又結束了一個……不知道算不算是關係的關係。

事情是這樣的。

(事情是這樣的、好啦、欸不對、我們都知道、今天要說的是、我想……撰文者的發語詞大概就是上述這些,我自己都可以歸納了,可不可恥啊)

 

 

 

 

事情更精確來說是這樣的(依然故我),那位喜歡我喜歡了10年的H,最近我有感她實在是太越界,所以我認為非常有必要得跟她說清楚講明白。

 

至於引爆點我就不說了,而她因為距離上次見面已經三個禮拜,嘴裡嚷著對她而言太難以忍受,所以就預定本周要來找我,說是有話想要跟我好好地談談。

至於談的是什麼,我並沒有太在意,約莫就是要跟我釐清,在我眼中的她,與真實得她有差距,而那差距當然是……她認為我誤會她了

 

可是對我而言,我並不想讓這次的會面變成一種某程度上的「揪錯」大會,指出你什麼時候什麼時候說了什麼,因此讓我感受到了什麼什麼。這麼一來好像是我試圖要指正妳些什麼。

可是我從來就不覺得想要改變誰什麼,她想談的或許是她某些時刻做錯了什麼,但我想談的是……對我而言她根本就是錯誤的人

 

 

 

某程度上,我十分不能夠理解她,更精確點,我覺得她十分怪異。

不過如果用到怪異,是否就有些貶意,所以又在更精確的說,我認為我與她是完全兩個世界的人。

她的價值觀、她的審美觀、她的幽默,我絲毫都無法苟同。

完全不買帳就是了。

 

 

 

一開始建築在許久未見的朋友態勢,我認為她似乎是個不錯的朋友,至少她每年都會固定寄來生日賀卡、生日禮品,反倒是我大多謝謝代過,頭腦在不該複雜的時候複雜,應該複雜的時候簡單的我,就從沒想到她對我有意思

 

不過,她確實對我有意思,這十年來均是。

 

 

 

 

 

只是隨著距離更加靠近,我發現更多了我無法忍受之處。或許可以套用在「阿德勒學派」的目的論上,在我認清了她與我是不同世界的人以後,從微小之點察覺不妥之處,於是開始放大那些……我看不順眼的地方。

 

婕批以及一個才結束關係的友人大德,從我與H的相處,還有H那些越界的言論來看,推測……H非常有可能會在我結束關係時對我不利

所以今兒個的碰面,我十分緊張,焦慮著是否要攜帶防身器具出席,畢竟近期恐怖情人的新聞甚多,而我的生命雖然不值錢,但至少是爹娘的寶貝。

 

 

 

 

 

這個時候我必須得要小小的離題一下。

我們都知道有些跑步的朋友會在手臂上別上臂套,可是問題出在現在手機越做越大,我每次看到有人綁著臂套跑步,就覺得……好像在別著盾牌跑步

 

一直到我某個女性友人,自從跑了NIKE 女子半馬的10K以後,也興致勃勃的跟我說她也想跑半馬,為了鼓勵後進,外加上這名女性友人也確實年歲小我五、六歲,於是我說不然送她手機臂套。

於是,我手邊就多了兩組臂套,準備贈出。

 

 

 

 

 

婕批警告我,「我懷疑H那天會帶水果刀赴約。」

我實在緊張,就跟婕批說,那我只好帶盾牌赴約了。

 

 

 

 

 

「我去準備一下。」我在LINE的對話訊息裡這麼跟婕批說。

她那時候大概腦袋一片空白,不知道我這個王八渾球在準備什麼。五分鐘後,我傳了兩張照片給她。

 

 

 

 

 

請叫我……中和隊長!

 

 

 

 

 

 1430417028902_1 (1)  1430417030303_1  

其實我想拍這種照片很久了,只是一直沒有臂套,苦無機會。

(抱歉,隊長的表情,必須猙獰!!!!)

(據她說她整個笑爆)

XDDDDDDDDDDDDDDDDD

 

 

 

 

 

 

 

(這不好拍欸,要先上網找盾牌的圖片,然後再準備另外一台手機,又要抓準時間差怕鎖屏,要當隊長也是要經過一番功夫的!!)

 

 

 

 

 

 

 

 

 

(為什麼現在要亂入這麼不正經的圖啦)

 

 

 

 

 

 

 

對了,我家還有索爾的槌哦,已經很多人來我家嘗試要把槌子拾起(一種石中劍的概念),但都敗興而歸,誰敢來挑戰呢!!!????

IMAG0847   

 

 

 

XDDDDDDDDDDDDDDDDDD

 

 

 

 

 

 

結論,跑步千萬不要買臂套。

(是千萬不要戴著臂套跟你跑步吧混帳!!!) 

 

還有如果沒有盾牌,要去赴生死盟約,帶把槌子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到底哪裡理所當然了你說啊)

 

 

 

 

欸不對啦,完全離題是怎麼一回事。

好啦既然都離題了,我再來分享一下跑者的友善世界。

(這是一種整組壞光光的概念嗎????)

 

我一直都有在追某一個跑友的部落格,大多潛水,而這名跑友是一個研究控,恰巧他買了一只SEIKO-EPSON新出,不用綁心跳帶(胸口),而直接在手錶上做紅外線偵測心跳的GPS手錶。

 

而我想要買GPS手錶已經有一陣子,之前原本鎖定某GARMIN的手錶,但該只手錶雖然功能堪稱是市面上最強大的,但因為要綁心跳帶才能夠偵測心跳,所以我就邊等特價邊考慮。而這只SEIKO-EPSON的手錶卻是完全解決了我的疑慮,只是功能和保固上略遜GARMIN,所以我就殷殷期盼該名跑友的分享文章。但實在耐不住性子,就乾脆留言給他詢問相關問題。

 

但因為這幾天我就沒有再上該名跑友的部落格,也就沒有見到了他的回應,結果跑友竟然直接寫PTT的信件給我,提醒我他已經回覆留言了,然後鉅細靡遺的回答了我的問題,最後還跟我說。

 

「如果你想要SEIKO這只,我可以把我優惠的QUOTA給你。」

 

 

 

 

 

太感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說跑者的世界是不是真的很友善呢!!!!

 

 

 

 

 

 

欸不對。

我記得這篇文章的標題,不是……關於感情的嗎?怎麼會跳題跳到這裡呢?

 

 

 

 

 

唉唷,你應該習慣啦。(菸)

 

 

 

 

 

總之,我結束了一場不知道是否是關係的關係。

最後……我活著回家了,還傳訊息給幾個知道我要去鴻門宴的朋友報平安。

其實過程中有一度有點火爆,因為我跟她這回搭上的起因,是因為我知曉她有在跑步,所以傳圖片給她,問她哪一雙鞋子好看。

因為剛好是她想要買的款式,她也正好挑了我想選的顏色。

事後不久,她告訴我她要買跟我同款同色的女款跑鞋。

我忍不住嗆她,「情侶鞋?可是只有情侶才可以穿情侶鞋哦?妳是想要跟我當情侶的意思嗎?」

「對阿。」她回答,接著約我三月的某一日去跑步。

我隨口說說,「所以要邊穿著情侶鞋,邊牽手邊跑步嗎?」

「好啊。」我也當她只是隨口說說,根本沒想到她……喜歡我喜歡了十年,據她今天的說詞,她念大學時就很想要跟我交往,只是一直苦無機會。那當然,我那四年完全是單身主義者,女朋友什麼的通通沒有興趣。隨後出社會以後,也是一直懷抱著想要跟我交往的心情。可是我自從出社會後就一直保持著有女朋友的狀態,結束感情關係以後,也大多旋即有著約會關係的狀態,所以她苦無機會。

而這次讓她抓到機會了。

 

 

 

她口氣略差的質問我,認為我應該要為害她喜歡我負責,否則就沒有接下來的事情。

我那時候一心只擔心她的包包裡面有匕首,而貪生怕死的心情下,我當然連忙道歉,但其實我內心其實不太高興,認為妳怎麼把責任全部都推到了我身上。只是我真的不知道這種隨口說說的無心,會讓她覺得抓住機會。

 

 

 

 

 

回想最近幾次結束關係,或者結束準備要成為關係的關係,我好像都不是太積極,總是拖到了在我心裡頭那把尺,覺得「啊,夠了」,才會開口,有些甚至是直到女方先開口,我才開始起頭。

 

 

 

 

 

 

我記得大概一年以前,那一個在我面前哭了個淅瀝嘩啦的她,之前見她部落格,原本以為她快結婚了,還慶幸自己那時後抽身的早,這幾日卻忽然傳出了慘遭劈腿的消息。不過還是讓自己的關心離開對方,以免讓人有不必要的遐想。

 

而兩、三個月前等我開口說交往卻一直等不到的她,雖然最後跟了個喜歡自己好幾年的男孩交往,我始終覺得「喜歡培養研究室」在我身上行不通,但對她而言好像行得通,還可能可以修成正果。外加上該男孩對我頗有敵意,所以我實在不好意思叨擾太多,即便我跟女方不可否認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

 

最近一段有「明確關係」的關係,在分手了一年多以來卻藕斷絲連,也在五、六個月以前談了個清楚,在上個月索回了放在她那兒的幾本書以後,我看或許這輩子就不太會再往來了我想。

 

 

 

 

 

最後H跟我說,「其實我話還沒有講完,勇氣不夠,我很想抱抱你,可是沒有機會。」

接著又說,「我真的很不想結束我們的關係。」

 

我只好說,「可是對我來說我們的關係非得要結束不可。」即便我從頭到尾都不覺得這是「關係」

「希望這一切並沒有傷害到妳。」我最後這麼說。

 

 

 

 

但我想……或許有。

一步錯、步步錯。

我以為是隨口說說,分明不用在意,一看就知道是開玩笑的玩笑話,總是會有人當真。

 

 

 

 

那名準備預約半馬的女性友人說,「還是像我們兩個這樣,能夠靠北來靠北去,隨口說說什麼最好。」

現在我知道,某些時候,這樣一點也不好。

 

 

 

 

唉不說了,中和隊長要去打擊犯罪了。

先閃。

 

 

文章標籤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