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年假就要這樣用完了。(淚)

 

 

 

 

說到休假,我還真的是沒有任何計畫的人

連續幾周假日我大概就用午後「木木咖啡」消磨。說到土城的「木木咖啡」,是因為前幾周我偶然跟H爬完太極嶺後,覓食,但因為土城在地幾家名店都人滿為患,恰巧逛到,於是登門進去。

結果老闆告訴我們,他們只有賣三明治,怕我們吃不飽,建議如果是用餐,不妥。

 

全世界哪一個老闆會趕客人阿?也太免太天地良心了!?!?

 

 

 

 

於是後來的幾周起,我就忍不住想去探訪,雖然騎機車過去約莫要20分鐘,於是我都每周會撥個一天,或許讀小說,或許研讀法條,那兒的氣氛十分不錯,而且疑似老闆的女兒很正(嗯?)

由於幾近於每周報到,所以也就跟老闆會搭上幾句話。

(嗯?沒有跟疑似老闆的女兒搭上話?)

(當然沒有,我是去看書的好嗎!?)

 

老闆告訴我,他們原本在天津街開店,但因為調性跟自己想要的經營模式不同,所以買在這頭,打算做熟客就好。

 

 

 1533764_683861125005034_8349323610885714581_n  

(圖片來源:木木咖啡)

(我應該自己要拍幾張的,畢竟是我目前光臨率最高的店)

 

 

其實這間店生意還真的是不太穩定,有時候去人滿為患,而有時候就整間店只有我一個臭傢伙。

在陸續在那頭讀完了幾本書,也跟一些法條奮戰。

 

 

 

 

有時候會懷疑自己到底是在準備考試,還是在準備給自己一個交代,尤其當我得知今年觀護人僅僅只開三個缺以後,就會深深覺得,不但自己準備不夠,而且考上的機會更是十分渺茫。

回頭想想自己的寫作,荒廢多時,每一段時間就又會收到網友或者讀者的來信,有些是老讀者、有些則是新讀者,問我何時要復刊。

我嘴上雖然說著明年八月,但心理頭設定如果明年距離錄取分數不到五分,就要再苦讀一年。話雖如此,如果明年準備不如預期,就要回大學補修學分,接著就要投入另外一個讀書坑,難度大幅減低的社工師考試。

(不過比較起來社工科考試閉著眼睛都會及格,才考四科,塞我牙縫都不夠)

 

這麼讀書、讀書,不知道要讀到何年何月何日死?

(而且還要回母校修學分,這才是更讓人覺得腦包的一件事情)

(話說我不是因為之前被當,而是有門必修課程在我大三時因為老師癌症治療,所以沒開課。很多人都在大四去補完,但我因為卡到了我在中文系修的「現代詩」,所以導致今天這種局面)

 

 

7天的年假,我總是捨不得用。可能因為工作性質,大概每幾個月就能夠累積一些補休,光補休拿來放假就都放不太完了,於是年假總是累積在期限到前才會使用。而我已經連續幾個月都在年假以及補休的支應下,而導致我每個月幾乎都能夠有一次5-6天的連續假期。

要是其他人大概就會出國去,但我大抵上還是沒特別安排,於是休假日就這麼咻咻咻掉了。

 

 

 

 

由於近期NIKE+被許多陌生人加了好友,而我發現大多是「假面-新星文創」的作家朋友的友人,我才知道該名友人「鐵雄」,因為在某個運動社團常常撰文,因而舉辦了「挑戰自己50/100」的活動。

其實那個活動是鼓勵許多想減重的少年少女,每月跑50或100公里,我心想既然都被這麼多陌生人加了好友,不如就報名100公里的挑戰。

而前幾個月,自從傷癒以後,也都大概穩定每個月能夠有80-100公里的里程。只是不料自從跑完初半馬以後,跑感全無,而自從跑半馬前一周起小腿就很常莫名的痠痛,原本以為只是單純的「延遲性痠痛」,也就是運動完因為乳酸堆積而在隔天起會有的痠痛,不過已經持續了將近三周,也在前幾天去復健科照了超音波。

醫生說看照音波無恙,但擔心是更深層的輕微受傷,所以開給我復健,雖然在跑步上絲毫沒有影響,畢竟我也隱著這種疼痛跑完半馬,但也還是乖乖地去復健。

(不過昨天也還是跑去跑了5K)

(掩面)

(這傢伙根本不怕死啊)

 

 

 

 IMAG0856[1]  

其實我一直很想要學瑜珈,因為其實我的筋骨很硬,當然除了我進化不完全是扁平足還有O型腿以外,筋沒拉開也是導致我常常這裡痛那裡痛的原因。於是就買了以下這本書,約莫幾天就會翻一次,然後在瑜珈墊上金雞獨立。

因為現在因著懶惰,有時候乾脆就在客廳鋪上巧拼,要不滾狼牙棒,要不就是金雞獨立,對面鄰居如果望見,大概會覺得對面王先生不知道到底在幹嘛總是有新花樣就跟我有時候會忽然覺得對面吳小妹今天又有新哭聲一樣。

 

 

 

TAITUN_RumbleRollers_04  

(圖片來源:Rumble Roller) 

按:狼牙棒示意圖,為運動後舒緩疼痛,用身體重量在狼牙棒上刺激、按摩所用。

 

 

PhotoGrid_1430708364219[1]   

按:金雞獨立示意圖。

 

 

 

 

 

噢對了,話說文西推薦的華文書也到貨了,花了一點時間想要搞清楚劉震雲的書寫邏輯,目前仍然不得要領,尚在奮戰。

我仍然休假,休假到5/5,五天連假,莫名其妙也到了第四天。

明天有一個非常有趣的行程,話說我手邊有不少絕版書,大多都是偶然在拍賣上見著了便宜的價格,於是買入(例如《百年孤寂》)。要不就是在絕版前夕,因為想要找剛好找到(例如《海柏利昂》)。不過之前因為十分迷石田衣良,造就了他的新書我就立即收下的習慣,而他的直木賞提名作品《娼年》當年在台灣可能因為是18+作品,外加上當時讀書風氣並不剩,於是沒多久就在台灣出版市場銷聲匿跡,於是現在只剩下網拍上定價1000-1500元的炒作價格,又因為該書是18+作品,於是圖書館也沒有進。

 

前陣子PTT書板有人在徵求此本書,於是我寫信給對方,對方希望能夠拜讀,詢問我能否借閱,我說可以,但必須要在我面前看完

如果是其他書籍就算了,如果對方事後不還,還可以再買一本,但這本可是千金難買早知道,要買還真的需要花上一千金。

所以明日我去對方指定的咖啡店,她看我的《娼年》,我看我自己的……《一句頂一萬句》。

 

 

 

 

 

這也倒是很鮮的經驗。

 

 

 

 

好的,今天就說到這裡,口也有點渴了。

喝完這碗竹筍湯,我們下次再見!

(「台灣吧」的梗!?抄襲嘛你這個混蛋)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