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前覺得,結了婚的朋友,跟死了沒兩樣

其實不只結了婚的朋友這樣,有些只是擁有男朋友、女朋友的朋友,也跟死了沒兩樣。

話說不能這樣以偏概全,事實上,我想應該生了小孩的朋友,才是真的跟死了沒兩樣

再說,有些生了小孩的朋友,真的跟死了沒兩樣,FACEBOOK上面都是小孩的照片,有時候我會覺得「靠,你小孩超醜」,因為我覺得小朋友剛出生皮都皺在一起,都長差不多,只有很少數的小朋友才真的很可愛,但是爸媽們都覺得自己的小朋友最可愛,但是這種話不能明說。那些朋友,都讓人有種「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的錯覺。

不是說人脫胎換骨去了,而是人整個重生了。

 

 

以前可能是某某某,現在可能變成了某某某2.0,或者某某某二世

不過,這篇畢竟不是幹譙文,只是晨起發現好友阿三,傳了封訊息,「我孩子生了。」

我忽然有種莫名的感動,感動的點不是因為親愛的我的朋友當爸爸了,而是原來他沒死

 

 

 

 

 

敲了好一會兒,我約莫近日要去探訪他……還有他的小兒。

我忍不住問了他兒的名,一會兒心裡想起一些奇怪的名字,例如「林林七」、「林雙木」、「林老師」、「林能力」、「林異教師」、「林墨良」……什麼的。不過他老大家裡很傳統,當時屬虎的我就不得充當伴郎了,又當然替兒孫取名得去給老師看看。

 

 

 

 

 

 

其實看他這一路走來我是很感慨的,中間有一度他單身兩年許,那時我還為他焦急,誰知道忽然地就說有女朋友、忽然地就說想結婚了,從我得知消息到協助求婚,竟然還不到幾個月。

然後呢,下一次連繫,就說老婆有了,中間還聊了幾次。最近,就說孩子生了,當老爸了。

 

 

 

 

 

真是個火速的漢子,中間因為女方家長的獅子大開口,還讓他嚷著婚不結了,上班途中打電話給我說他心情沮喪,問我在幹嘛,在上班啊當然。要不要出來,可以啊,不過我等會兒要開車去石碇工作,要跟嗎。好啊。那回他還是沿路都在抱怨,我一邊開著車一邊隨便咕噥。而仔細想想那竟然是這輩子他第一次坐我開的車,而我卻是坐著他開的車好幾年了,只要長途旅遊都幾乎是在他車上度過。結果現在看來還真是萬幸好險,他們兩口子……現在要變三口子了,感情好得要命,雖然以交往以及結識來說,大概也不過就兩年,只是現在他好,就好了。

 

 

 

 

 

 

話說現在要開始離題了,我不曉得有沒有說過我要划龍舟的事兒。

「請各位端午節那天請去大佳河濱公園為我加油。」我大概每次講到這回事,就會這麼跟朋友扯。畢竟划龍舟這件事情,還不是太常見。再說我這個人不按水性是大家都知道,知道的人都一心想要我那天在龍舟上掉下去。真是太邪惡了。

原本昨天要跟夥伴們一起去三腳渡船頭練習,當天其實非到不可,不過我禮拜五上班12點正時,因為伸個懶腰,結果脖子整個扭到。

這兩日連日失眠,當日剛回家搬動機車時,還差點痛得叫娘。

洗澡前打算脫衣服,卻脫也脫不下來。

從周五我因為太疼溜回家的傍晚四點起,一直到寫這篇文章的現在五點,這48小時我大概有24小時都在床上,不是想睡覺,而是怎麼動都不快活,所以乾脆躺著。

 

 

 

 

 

 

Anobii的十本未讀書籍還真的是魔咒,憋不住,就繞去圖書館借書了。

原本想去PU跑道奔馳一番,不過在家裡試跑了一下,還是打消念頭。

 

 

 

 

 

 

那天聽到那一位懷孕的同事,說起以後人家會怎麼叫她,因為夫家姓溫,所以猜想大家都會叫她……溫媽媽,或者溫太太。

另外一個已婚的同事,就說結了婚以後,好像什麼都不是自己的了。

小孩,跟先生的姓……房子、車子,如果夫家有出錢,或者都是丈夫在開,就也都是先生的名字。

根據這件事情,我前女友……

有些話兒可以討論,不過先跳過。

當時我前女友曾經問我,如果有兩個以上的小孩,可不可以其中一個冠她的姓,或者如果買車車用她的名字。

其實我是覺得無所謂,不過難以想像我的父親母親會怎麼想。

我想,大概是不同意吧?

 

 

 

 

 

 

對於交往過幾任男/女朋友這回事,好像隨著年歲越大,你就越不會去計算。

並不是說數字龐大還是如何,而是你如何去思量何者你曾經跟他交往過,何者妳不算有?

互相喜歡算不算?

有做過愛算不算?

互相喜歡也做過愛算不算?

不喜歡但也做過愛算不算?

約會多次只差臨門一腳算不算?

交往兩天幾個禮拜的算不算?

再說我一直都覺得男/女朋友一直都有點所有權的概念。

「這是我的女朋友。」有點像是我的名為是女朋友的所有物,有一天會扔,或許不會扔。

所以當我提到我的前女友時,就有點,這女朋友我扔掉了,或者我被這女朋友扔掉了的概念。

所以我之前有時候會用「我最近跟誰誰不錯」來代稱,而當確認交往以後,則會用「這是我愛人」來代稱。

 

 

 

 

 

 

話說我隔壁鄰居,就是那個撞見FB知曉前男友要結婚,於是霸氣的在上頭留下「我要嫁給你」因而搶婚的那位宋太太。

我不時聽見她喊著,「腦公~~」

這也太窩心了,從他們上一回交往,一直到結婚後的相處歲月,總地來看,應當也有個六、七年,這感情甚佳。

 

昨天婕批以及維基賢伉儷夫妻,來我家賞光,因為我大門敞開,宋哥哥當下溜著他們家那隻拉不拉多笨犬,那隻笨犬就就這麼跑進了我家。

「你這隻笨狗!」宋哥哥跑進我家罵了那條傻呼呼的狗兒。

結果尾隨的婕批整個笑翻。

 

 

 

 

 

 

他們兩來我家,恰好某一位朋友傳了訊息過來。

我於是替賢伉儷偷拍了照片,傳了過去。

那位朋友看件照片,說這兩個人一個在滑手機、一個在玩遙控器,到底來我家是做什麼的。

就很時常會有朋友來我家不知道是做什麼的,我老實說,有時候他們來,我也悶著包書套或者掃地洗衣。大家都把我家當成自家客廳了我想,而且有得吃又有得喝,吃完以後主人還會立刻收去洗掉,因為主人覺得有些碗盤放久了不好洗,喜歡順手洗掉。

 

 

 

 

 

我肚子餓了。

待會兒要去吃母親節大餐。

 

 

 

 

「我們明天休息哦。」木木咖啡的老闆這麼說。

「我知道。明天母親節嘛~」

她有點得意的說,「當然,我是媽媽欸!」

 

 

 

 

真想可以快點去跑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