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真的,我工作的習慣並不怎麼樣。撰文者認為職業生涯的第一份工作會大大影響了此生你的工作態度,當然還是可以扭轉,只是需要耗費較大心力。

俗話說萬事起頭難,你說那些功課優秀的好學生就是自動自發埋首書堆嗎?非也,我想大多就是家裡對教育十分講究,可能叮嚀督促了幾回,孩子若也能有些興趣,讀著讀著就是習慣,習慣就這麼成自然,自然了以後就變成生活的一部分。

 

工作這件事情也一樣,人生第一份正職工作免不得戰戰兢兢,不過可能因為當時第一份工作也是一份政府新標案,所以一開始公司上下都宛如無頭蒼蠅,要做啥不清楚,有時候閒置不知還能做啥,外加上座位隔壁的男同事是前文所提到的懶散男社工,他不管什麼案子都安置安置,如果不符合安置標準,還會跟家屬、機構討論什麼技術性安置,也就是如果機構說要插管才能夠接收,會硬把病人搞到插個假管,例如導尿管,其實那病人根本不需要導尿,只是為了家屬照顧還有他能夠快些結案把這事了結,完全罔顧病人本人的權益。

那時候剛就業,也不懂這些,也不敢批評什麼,不過見他工作大多逛逛BBS,或者甚至看線上漫畫,所以我也有樣學樣,雖然一樣是盡力做完份內的事兒,不過如不急迫的就擱著,也就這麼逛逛BBS還有做做其他的事兒。

 

這看起來沒啥不好,你說反正事情做完就好,反正做完以後要做啥沒人管你,事實上我也是這麼想的,是沒錯,只是說真的事情沒有真正做完的一天,既然我效率好,為何不在空閒時候做更多讓自己效率更再拉高呢?這也是我現在正在努力之處。在第一份工作這樣長久下來,當時撰文者反而會計較那些稍稍閒下來的時間,反正事情做得完,早做完晚做完,我就晚些做完無所謂,何不渾水摸魚。

那時候公司進辦公室不用打卡,我也就幾乎天天遲到,九點上班撰文者大多摸到九點半甚至十點半才進辦公室。這事兒就神奇,我在每天工時因為遲到還有混水摸魚下,只剩下一半工時,也能把事情做完,因著個性上的特異,本來就是比較溫暖型同理型的傢伙,所以搞定了一些他人眼中很困難或者很變態的案子,上面的頭頭和主管也喜歡覺得我應該被表揚、應該好好給他們其他員工教育。

 

話說怎麼提到了這兒呢?我想說的是,第二份工作我雖然已經一改前一份工作染上的惡習,也不遲到不早退,不過因為得跟主管忙一份大案子,所以辦公室座位就跟主管同一排,最後面。

這也有趣,我們常常得辦一些課程,其中有一個命理風水老師,他有來給我們辦公室看看風水,他說我的位置是整間辦公室的王位,甚至是整棟大樓的最佳聚精會靈之處,在那位子的人做啥都順,因為總是有福運、鴻運。

我就在風水老師所說的王位中,一點一滴的寫起了小說,也不是都在寫小說,只是上班時我仍然可以找出半小時一小時空檔,總是會點開WORD檔,寫起《冬戰》,那時每天晚上回家至少都能夠更了個三五千字,上班時候往常拿來潤稿、編輯、也能夠擠出個一兩千字。雖然用小說這事兒來看,當時寫小說的行為有些改變了我的一生,以前本來就會寫一些文章,不過大多就是散文,就是這種親近你我平易近人,說說笑笑的日常記事,也曾經寫過一些小說,在大學時,不過彼時書寫沒太多技法,說真的有點在做夢你懂,不過第二份工作那時候的小說旅程,卻是一個想也想不到的冒險,可能因為年事比較長,對於故事的下筆能夠先有一些全盤規劃,見著一個又一個靈感衝出來搶道,即便未來如何,我仍然都會在腦中描繪一個又一個新世界,即便沒有下筆也大大滋潤了我的靈魂生命。只是仍然可惜,現在回想如果能夠徹底改過工作壞習慣,也能夠有一番新氣象。

你可能問我後來為什麼離職呢?其實第二份工作做事的那兩年之中,我先是與交往多年的女朋友分手,雖然後來換了個新女朋友,不過新女朋友倒是導致我情緒不穩定的一個重大關鍵,她不是哪裡不好,就總是會有一些事兒得操煩,永遠會有新狀況,當時同事朋友都知曉,也都知道。說真,我想我跟她的戀情沒人支持,所有人看衰,其中甚至有少數幾個恨她恨的要命,不過這還不是重點,彼時我寫小說已經到某一個瓶頸,不是寫不下去沒有梗,而是情緒不穩定連帶影響到故事中的角色,每次編輯文章時都不曉得為何角色這麼負向這麼悲觀。此外,從事社工也三年有餘,因為社工收入並不高,當時女方的家長不斷批評,雖然現在回想是對方有些超過,畢竟女方家長認為非得富可敵國才能讓女兒跟你交往,把自己女兒當成小林志玲看待這般,壓到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其實是那女朋友說了難道你要一直當社工不願意為我媽媽所說的話改變嗎

於是我做得意興闌珊,工作狀態實在惡劣,恰巧也逐漸察覺公司調性對社工實在看扁這事,就順勢離開。

後來我還有回去見見老同事一兩回,有時候駕著公務車,恰巧經過,就把車開了過去,請大夥喝喝飲料,最有趣的事兒,那時候出版社樣書寄來,我忘改通訊地址,寄到了那去,他們反倒比我先看見樣書,知曉我竟然出了本小說,十分恭賀。還記得那老劉,我說他上班都在看線上小說,事實上他看過的書大概是我這輩子所見過同輩的人兒中最多的,幾乎每一本我讀過的書他都讀過,保守估計他這輩子至少看了上萬本書,任何書再冷門,或者國內沒有翻譯,他硬是挖出簡體版本都啃下去,實在是書蟲一枚。

 

後來你們知道了,我在第三份工作也兩年,就這麼累積起來,在社工界也已經五年了,說老不老,至少也是社工界的中堅份子、中生代,即將會是社工界的未來棟樑,理論上也開始會是公司考慮培養的幹部人才了。我還真能夠嗅到這麼一點味道,之前工作還曾經有人邀請我去幹總幹事,不過當時越級打怪,沒考慮過就是。

回頭想想這篇文章雖然名為《人事已非》,不過恰巧我在準備社工服務證明的資料,五年,也就當成我社工職業生涯的一個小小回顧,不過我真正要說的還是關於第二份工作還有後續的人事物。

 

 

 

我實在擔心在跟第二份工作調閱部分資料時會遭到拒絕,先是問了老邱,不過老邱沒回,只好硬著頭皮按著電話過去前公司,不料卻是老蕭接的。

這老蕭是誰呢?老蕭是老邱以前的老戰友,今年四十歲,男人,老傢伙一個,不過說真的是個大好人、好哥哥。因為個性老實,學歷、個子和薪水不高,一直沒交到女朋友,很大的原因是內向只得仰賴相親,不過相親看的是什麼,誰看你個性先,還不都先評價外在條件,偏偏很多相親女子雖然相親眼光仍高,沒有個台北一零一也有個新光三越,所以他總是被打槍一次又一次,打槍到後來竟習得無助感,自暴自棄。因為公司有經營養老機構,他還先跟公司訂了單人房,公司也給他員工特優五折價,一個月只要付月費萬元不到。他打定主意大概會孤獨終老一生,不想給兄弟姊妹負擔,只考慮機構養老,存的錢也是為了這。一個人竟然在三四十歲就規劃了六十五歲以後的獨老生活,聽起來還真的很為他難過不捨。

電話裡頭我沒認出,先是自我介紹,說我呢姓王,前幾年在貴公司工作過,因為要準備政府社工師考試的減免考科,想要申請在職證明,還需要附帶一些資料,想問問公司人資的分機幾號又是誰負責呢?

你老王啊這?老蕭一直想打我岔,不過我的發語句子已經噴發,擋也擋不住,就在那串之後,他終於打岔成功。老蕭啊你這。你這老屁股還活著啊、你這小屁股好不好啊你這?當然我們不會這麼粗鄙,他是個老實人,什麼髒話拌嘴都不說的。

老蕭你交女朋友沒?還沒還沒,前陣子又去相親,又被女方嫌了。什麼?我有點生氣,那些狗娘們為什麼不撒泡尿照照鏡子,以為自己是關芝琳嗎,我他媽覺得關子嶺上面賣香的大嬸都比你們這些老姑婆還要好,這老蕭是稀世珍寶,好男人啊妳們竟然沒看出?

老王你結婚沒哪時候結婚?當然沒有,要結當然會通知你,我又換過啦。換過了怎麼會,上次那一個,噢沒有我又換了一個,一個換過一個,定不下來也不想定下來,現在忙著,也就乾脆不交啦。

所以你要問問人資是不,沒換人、沒換人,我先幫你打電話過去說明一下,等會你自個兒跟她說。好的,謝謝老蕭,後來我跟人資說了完畢,總算把事兒辦完,要申請的文件能夠順利到手,找一天去前公司索取就行。

不過我腦袋裡浮現的是老蕭那臉孔,他老傢伙待在這公司將近二十年,因為屬於苦幹實幹型,腦袋轉不過來不夠靈活,公司不敢委與重任,就讓他在原單位繼續幹著,反正他也打定主意在這養老,雙關的養老,工作上的養老、退休後的養老。老邱要走了你曉得嗎?我不曉得,我怎麼會曉得。老邱去年還是前年被公司調去遙遠的陽明山上,說真的有點過份,一個人孩子還小,住的離這兒近,好好的不讓她續幹,硬要調人去千里之外,而且是人事令一到三五天就要人閃,交接都來不及。說真的公司也是重用老邱才會這樣,據說老闆知道我跟她辦那大活動的辛苦,當時我走也被慰留,只是我堅決。而老邱呢,老闆一直想讓她高升,沒錯是高升了,你說從文山調到了陽明山,海拔至少提升了三五百公尺,這不是高升是啥?

 

 

 

老邱啊,聽說妳要走啦,怎麼會啊。我以為老邱也會待在這一輩子,畢竟老闆十分器重她,據說她是公司少部分哪兒部門都幹過,都不會給人嫌的少數社工。她會做人,更會做事,即便私底下她恨得牙癢癢,還會知道要給你們這些老傢伙好臉色,自己多下賤,她說在這公司當社工就好比當妓女,要四處賣笑陪笑,自己下海下的很苦,不過為了錢還是得繼續賣下去。是啊我要走了,話說她接著開始說著每一個人的變化,起手式當然還是這樣的。

老王你要結婚沒?還沒啦,我又分了。早該分了、分的好,那現在沒其他貨色啊?沒有貨色,王家生了五個、我第五個,王八光棍一個,要不要給我物色一下。物色?你狗日的,否則老葉你要不要?老宋你要不要?

老葉?你開啥玩笑,人家早結婚了吧。噢不,她分手了。

這真是引爆點,老葉印象中跟她那口子搬家公司老闆交往十來年,還因此跟家裡抗戰了十年,不是快結婚了,怎麼分了。老邱沒有多談,但我壓根不相信。別說那老葉,老劉也交女朋友了。

老劉?他交女朋友了?老劉其實在大學時就有女朋友,不過分了,此後將近十年都不再交女朋友。我想這也合理,他是唯我獨尊的人,凡事以自己優先,不喜歡麻煩這事,我原本以為他大概會一直單身,甚至不婚,之前細聊,老劉也說單身十年,倒也習慣,反正自己興趣廣泛,閱讀以外還四處上課學習知識,女朋友或者老婆這事沒啥好得去追求。

 

交往十年的老葉分手了,單身十年的老劉竟然交女朋友了。這還有啥?

老劉也離開原單位了,現在調去另外一個萬華的單位,那單位之前的大頭好像跟老劉有過正面衝突,我還替老劉擔心,那老劉去怎麼辦呢,不會給人針對找麻煩嗎。那單位主管叫做老施,是個情緒控管有問題的大媽,這大媽也是攬功一族,據他們同事說上班不上班,淨在參與當地慈濟活動,畢竟老施是當地功德會的大頭。老邱聽聞,告訴我老施雖然還在那單位,不過該單位管事的其實不是老施,而是老闆老胡的女兒小胡

小胡?我之前還聽他們同事抱怨,小胡仗著自己是老胡的女兒,成天不做事,還做過帶狗來上班的新鮮事。雖然年紀小,但就學會了攬功裝傻的事情,老胡也知道這女兒不爭氣,讓女兒在外頭做事一陣,還是把小胡拉了回來,安置在旗下公司部門,沒想到還真的讓小胡管起事情來。

我告訴老邱,以前以為認真做事盡心做人最重要,但工作了幾年以後才懂得有老爸能靠比甚麼都還要重要。是啊她說。

 

我就問,那以前我們單位還剩下誰。

老高噢,上禮拜才跟她老公老何去地中海旅遊一趟,也早就走了,她老早就看不慣機構文化,公司早想把她拉當主管,不過老高她不缺幾個錢,她就是喜歡幹社工,做些基層工作,不順心就走了。現在在政府部門當約聘,輕鬆做,反正老何不需要她太辛苦。噢對了說到老高,有件事情得說,老何是嘉義人,老高是台北人,不過因為老何工作關係得四處調動,如果讓妻子去嘉義跟老父老母住,反倒是毀滅了老高的職業生涯,所以老高結婚後從來沒有住過夫家,倒是一直住在娘家,老何家裡開明就也沒多大意見。總之老何如果工作回台北或是回台灣,他們常得返回嘉義老家探訪公公婆婆,不過這種婚姻模式,妻子結婚後續住娘家,又跟夫家保持良好感情,還真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兒。

 

老宋呢?老宋還繼續幹著,老宋考上了社工師,在公司薪水有提升,礙著房租得付,又不想回老家,就續幹著了,不過感情生活沒太著落,還是一樣孤單寂寞的,只是也嚷著想走、但又不曉得走去哪裡。

還有其他人呢,老施那單位,以前我們密切合作,我們有時候外勤得帶些拖油瓶,老闆交代,有點相互監督監視,令人不快,不過倒是因此結識了幾個不同部門的好同事。那些以前合作過的老江、老琪也都走光了。那老江,以前我們還因為共同做過困難個案還有過革命情感,沒想到竟也走了,走光了,露點了。好啦其實沒有人露點,我瞎說的。

 

 

 

妳真的沒騙我吧,關於老葉。騙你我做啥。我不相信,還扔了訊息給老葉,抱歉了世上的男性,每逢這種交往多年分手的事情,我想到的都是男方劈腿外遇,為了擔心被我說中,只得假意問,為什麼老葉你要拋棄人家這怎麼對。我像是會拋棄人家的人嗎,老葉這麼說。當然不是,我知道,只是先長妳威風,她不語。

隔天她又回我訊息,我說我震驚,震驚是因為知道他們兩人交往多年感情多好,怎麼分了。有特別好嗎她懷疑。難道沒有?如果你們兩個一交往就生孩子,現在孩子搞不好都上國中了。是啊,不過幸好那不是我的人生,只是浪費了十幾年的青春,是啊,十幾年的青春,怎麼辦,還是吞下去,人家說青春是青澀的,不過青春過了以後在別人身上投注的心力,總是比青春時候的那些愚蠢記事還更苦更酸更到味。

 

 

不過兩年過去,人事都已經非常。老邱要走了,已經提了辭呈,要去哪兒我問,她腦袋裡都錢,問我有沒有好路可走,我說沒有,妳薪水太高,我這裡沒有更好的缺,而妳不是要開機構設養老院嗎?是啊,如果順利今年成行。怎麼事情都不一樣了,才不過多久,兩年罷。是啊,她說,我們以前一起工作的部門,早就跟之前不同,都已經不一樣、不同味兒了。

要不要,我們幾個,我老邱、老葉還有老高一起出來。不找老宋嗎?對了還有老宋,可能老宋跟她們現在交集並不密切,給忘了,就我們幾個出來走走、吃飯你看如何。當然好。要多久前預約啊老王,都行,一兩個禮拜前說,我現在準備觀護人考試比較忙,不過周六日晚上可以。

觀護人考試啊,你也開始準備考試了,聽你說準備社工師服務證明,就知道你也在打算了。是啊,總該打算,兩年過去,我也變了。

現在小說停手了,想先把一些該嘗試的事兒做做,打死不運動的兩年前的我,現在開始跑起馬拉松,白天工作晚上看書,而這就是我的生活。

 

 

 

 

我忍不住再提了老葉,並以老葉的感情事件當做收尾。十年的戀情,兩年內就煙消雲散,事實上我們說那十年又如何,重點是最近的這兩年你我做了什麼,那十年也抵不過這兩年。

兩年一過,事兒都不一樣了,你望著一陣風,樹葉捲起,飄去了哪兒,你沒注意,總之是不見了,只剩下殘影,記憶。

 

 

 

 

 

後記:昨天一度思想要怎麼接續,還想起了一段可再延伸,差點要寫成「《人事已非》上中下」可能總計將近一萬五千字,不過幸好下集很快就出爐,就這麼作結不發展了。這不比小說連載,段子跟段子間能夠放著讓靈感滋生,有時候回憶起就一窩蜂一股腦的來,不如快點書寫,還有這多事兒得做。其實最近還真的陸續有些雜感,不過在晚間念書的壓迫下,就沒放任發展。

我今天又只花了一個出頭小時寫了快六千,其實公司主管在催,我的生職計畫,大概就是得寫一份小論文做簡報,就能夠升職,偏偏我這渾球,寧願花兩小時多寫一萬多字的這種文章,卻懶得在下班後動腦工作上的事兒,還真是糟糕。

另外我說,其實我們還真的是老葉、老邱、老宋這麼互叫,老邱也是文藝青年,也喜歡讀些大陸作品,所以喜歡用老加姓稱人,不過當然我們互動間沒有啥中國口音口吻,只是我為了快速及意所以這麼幹。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