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4476471807.jpg 


 


1444476757460.jpg 

「其實我的朋友也不多……」


  那天我們聊起,大夥紛紛坦承起這件事情。


  我想是因為開始工作以後,生活圈大部分剩下同事,而你跟同事總不一定那麼容易變成好朋友,然後隨著年歲增長,那些該結婚的、或者該生孩子的,也都生了結了,各自有各自的生活,時間也壓縮。這時候的我們,除了那些沒啥對自己生活安排被壓著跑的不說,也通常也開始發展自己的興趣……或許更正確的來說是紓解生活壓力的方式,我們好像比較會跟有共同興趣……即便沒有興趣也是跟有共同朋友的朋友來往。

  而我呢,也就這麼結交了這麼一夥朋友。






1444476476185.jpg 

  一開始只是其中幾個在準備十一月初的艋舺馬,我說,哎,那不是我很常練跑的地方嗎?

  要不要一起跑一回,我帶你們跑一回。

  然後其中一個女孩兒,也報了人生的初半馬,她叫宜均,所以我們就也就稱呼這是「宜均盃」了。

  其中,其一人因為剛好要來台北發表論文,我們共同都是在某運動社團認識的,就一夥人聊的上,於是在LINE有個群組,主要是備戰2016年的美津濃接力賽,結果不曉得一群人都是嘴砲仙,就搭了上。

  (可惡,這一段我到底要重複講幾次)



1444476482966.jpg 

  (沒錯,就是那個EMT緊急救護少年)

  於是,就開啟了我第一次跟某男網友見面,就一塊度過兩晚的其妙旅程。

  男網友叫做極品,之所以叫他極品是因為二十五來歲的他沒交過女朋友,也當然是個處男,所以就被喚為極品。




  一開始不好意思,他說因為他來台北體測,消防員的體測,測過了就成為我國消防員。他冒著雨來我家,說著九哥不好意思,然後開始洗衣服,趕著出門,我說我晾就好不用緊張。

  我見他兩雙鞋子都濕了,嚷著這樣明天跑自助半馬怎麼辦,他說沒關係,我說我幫你吹鞋子,他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結果我還是幫他吹好了,其實也沒啥味兒,新鞋,我擱著橫躺,吹風機開著半個小時一個小時,就乾了。




  晚間我們一塊吃了薑母鴨,從晚上八點吃到凌晨一點,酒一杯一杯的斟,我當然沒喝,回家後,他在機車後座,不勝酒力。

  我說,鞋子乾了,他說,怎麼好意思。

  我說,第一回幫陌生網友,第一回見面的朋友吹鞋子鋪床疊被,這種體驗還真的鮮。


1444476489847.jpg 



  宜均盃當日,我們幾個先是一塊去了重訓。


  重訓是我最近才加的菜單,其中一人,他是女裝中盤商,年歲大的多,也有重訓習慣幾年,也就是他拉著我加入重訓世界。

  上上又下下,指導指導。

  重訓這回事還是要有人教導才不怕受傷。

  記得第一回我重訓,可說幾乎痠痛了好幾天,後來隨著重訓的頻率增加,也就不當一回事了。



IMAG1632.jpg 

IMAG1633.jpg 





  幾個人跑著,其中一個人騎著腳踏車,上頭載著我們要喝的要吃的東西,誰累了,撐不下去了,就換手騎腳踏車。

IMAG1635.jpg 





  太快了、太慢了、加速、減速。

IMAG1638.jpg 





  這裡停一下喝水,這裡停一下看風景。


  我們一塊完成了半馬。







  最後手機平攤在桌上,一起吃著美式餐廳。


1444476533599.jpg 





  我吹著風,晚上,極品又在隔壁入睡。

  這回多聊了幾下。

  是啊。




  極品從台南上來,宜均盃的女主角更還是個宜蘭人,在台北工作的宜蘭人。

  中盤商跟他妻子則是在地台北人,因為住得太近,三不五時重訓,或者好比方我今天為了償還他每次出門都買單請客大食的恩情,稍微休假就繞過去他們公司提些飲料。

  我想的是真好,有夥伴真好。





1444476495857.jpg 

1444476498362.jpg 

 

IMAG1640.jpg 





  後記:這篇其實沒有要說什麼要提什麼,就是照了一些照片,覺得不說點什麼好像不像話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