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這是我摯友,王晨宇」我摯友對她丈夫說。

  「欸媽!這王晨宇啦!」接著對她媽說。


  「王王王王王晨宇哦!好久不見!」我摯友他媽這麼說。




  這是我倒數第幾場婚宴呢?


  說真的,我的好朋友們,都快結婚結光了。

  而這一個隱藏版好友,可是老早就說,如果結婚要找我當伴娘。

  沒錯,是伴娘。




  我跟她認識,已經是國中一年級的事情了。

  之所以當時會變成好朋友,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因為她是風紀股長,而我是服務股長。服務股長幹啥的,就是管管服務區域,打掃的。


  風紀股長幹啥,這大家就都知道了,就是最恰的那一個。


  最有趣的是,我暗戀我們的副班長,而風紀股長,也就是我摯友跟她,剛好是好朋友。

  而風紀股長暗戀我們班的體育股長,而體育股長,正巧,也是我的好朋友。



  於是,在紙條海中,我向她求助。

  而紙條海中,她向我求助。

  我不得不說,她也是開啟了我這一生,只擅長跟女性交朋友的關鍵。因為我當時可是幾乎天天天天打電話給她,一開始可能是跟她說今天我怎麼了而副班長怎麼了。她幾乎也是說她怎麼了,而體育股長怎麼了。




  就這麼天天講電話,講啊講的,我不把她當成女的來看,而她也不把我當成男的來看,就是那種無性別的交往,讓我後來的時光,也把女性好友當成無性別的來看待。唯一不同的是,我那時才知道跟女孩兒當朋友還真的自在的多,首先她們不會逞強,能夠多說一些心裡面的話,也願意多聽你說一些。

  另外不同的是,她絕對不是那種小鼻子小眼睛的人,也造就了我後來一直很受不了很公主或者很小鼻子小眼睛的傢伙




  國中讀了一年私校後,我率先轉學,而再過一年,換她轉學。


  你可能會問,所以我跟副班長勒?而她跟體育股長勒?

  我跟副班長當然沒戲,當然,我這麼被動的人,頂多就是某一節體育課我牽著她的手教她溜冰,後來即便轉學也沒敢先知會她,所以副班長光火著,後來也就當然沒招了。

  而我摯友跟體育股長勒,嗯哼,後來還搞上床了,只是兩個人畢竟一個有腦一個沒腦,也告吹了。



  後來,她跟副班長當然沒戲,畢竟她們的友誼是建立在情資的資訊往來,我與體育股長亦同,不過不變的是,從那之後的十六七年,我們持續保持聯繫著。

而,摯友這詞哪來的。

  事實上是這樣,由於我天天打電話過去,有時候接電話的是她姊,她姊會喊著,「何XX,妳電話。」後來因為次數太頻繁,就改口成,「何XX,妳摯友啦。」

  於是,我跟她開始以摯友相稱。




  後來的那十幾年,雖然不是很固定,但我大概幾個禮拜,或許幾個月,也都還是會撥電話給她一回,有時候乾脆人去她家,躺臥在床上看漫畫,灌籃高手。

  有時候我會打給她,「該去妳家了。」

  「幹嘛?是要聊天還是要看《灌籃高手》?」

  我想了一下,「都有欸。」




  說真的她參與了我的青少年整個時代還有青年早期,青少年時代,大多時候我都是跟她度過……當然我是說我的心靈層面。當然人在一生當中總會遇到一個又一個談得來的朋友,然後大概在青年中期,也就是三十歲左右時,因為朋友慢慢走進婚姻,與工作同事又不見得能夠建立關係,而人際圈總會急速縮減,那些一個又一個的朋友,就會逐漸逝去,除非刻意有再開拓,否則大概就是如此了。

  這種情形我們當然也有碰見,只是多年以來大多都是我的生活有問題,所謂的問題也不是真正的問題,就是有時就會想要跟她說一些說一些,隨著生活更加繁忙,就會減少跟她的聯繫。



  還記得她還有一個多年男友,她都戲稱她是「笨笨」,當然我都亂叫,叫那傢伙「聰明聰明」。那傢伙我倒沒見過,因為那傢伙不喜歡我,在他聽聞了我屢次與女性不交往就做愛,就覺得我這男孩不可取,雖然沒反對我摯友與我交好,但表明我的價值觀他不苟同,雖然隨著一年又一年過去,他也改口說好似無所謂,但卻一直沒碰著。




  有一年,她告訴我,她分手了。

  我訝異,靠,怎麼多年男友我沒見著,就分了,說好的我與聰明聰明的一笑泯恩仇呢?

  她說不必了,沒有仇,哪需要泯。


  有一年,我告訴她,我分手了。

  她訝異,靠,怎麼多年女友她沒見著,也分手了,說好的把我那伴兒介紹給摯友的必須的事兒,怎麼沒了。

  我說不必了,放人家走,對人家更好。


  後來我換了女友,我告訴她,這回該見了。

  她說不必了,上一個交往那麼多年都分了,她要我先確定這個不會再分了再說。

  我說,那可難。


  的確,真難著了,後來沒多久光陰,就分了,而我沒再交女朋友。





  有一年,我發現臉書上的她怎麼瘦了一大圈。她說是啊,她減肥有成。


  婚禮上,我與她的大學同學同桌。她的大學同學們都驚訝她竟然整個人縮小。我內心沾沾自喜,雖然妳們連絡還比較密集,但這消息我老早就知道。


  那桌都是陌生人,一旁坐著的是我摯友的高中同學。她特地交代高中同學照顧我,因為我畢竟是她國中同學中,唯一一個到的。




  「妳記得我嗎?我們還一起烤肉過。何XX特別交代我要特別照顧你。」

  是啊我記得妳。當時她還說要撮合我們兩個呢!




  中間的過程我就不贅述了。





  最後的最後,往常參加婚禮,我都懶得等新人合照,這回我稍微排隊了一下。

  她向我閃眼神,我走了過去。




  恰似敬酒時,她特地告訴她的夫婿,「這個就是我跟你說的摯友。」

  她又向她夫婿介紹了一次,當然,還是那個謂稱。




  「摯友。」




  這是我摯友。

  我的隱藏版好友。




  有很多人還不知道我有這麼一個朋友,因為她幾乎沒有什麼參與我的生命,但卻在我的生命中佔有非常重要的一席之地

  因為她徹底了改變了我,塑造我成了今天的這個模樣,讓我不是臭男生、臭男人,而是一個姊妹系的男子,都是因為她。





  我想起那個將近六千天前,我幾乎每天撥起的那通電話,如今再撥通那支電話,大概她是無法應答了,因為她人已經嫁去她鄉。




  「喂!摯友!」我會那麼叫著。

  我想我們大概很難再像之前那樣,窩在妳床上,躺著看漫畫,然後一邊隨口跟你胡扯了。


  不過,永遠,我都會記得妳,都把妳放在心中一個最最最最最特別的位置。




  噢因為妳,是我的摯友。

  摯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