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又是妳,我又遇到了那個討人厭的老太婆。

 

 

她總是仗著鄉里很多人非常迷她所開設的「頂天宮」。宮裡香火鼎盛,總是擠滿了人,或許因為這樣,她在里民大會上大多是狂言狂語,大概是因為認為身後有很多信眾吧。

 

「里長,我家巷子口的那個紅綠燈要拆掉啦,有多少人想來我這裡,說都要等紅燈很煩。要來找我一定是因為有劫難嘛,妳這樣子搞不好會害人家來不及化解,在路口出了車禍誰負責?」

「里長,妳要好好跟那些愛申訴的里民談談啦,我法會又沒有弄到多晚,嫌甚麼吵啊?」


「里長,妳看你印堂發黑,最近會有劫難哦!我勸妳對我最好客氣一點。」


「里長,妳信那甚麼耶穌基督,沒用啦!光妳死掉沒人幫你燒紙錢,就註定妳死後會比現在更慘。」

 

  

諸如此類的實在太多了,我實在受夠了,更慘的是我還跟她同名同姓,害得我都得「宮主」、「宮主」的叫她,好像徐娘半老的她真的是某貌美的公主一樣。

 

 

沒想到我只不過是去路口的超商買個飲料,卻會被酒駕的她給撞死。

 

 

 

我看見她輾過我的屍體,這還不打緊,她那台破車還穿過我的靈魂,怪不舒服的妳知道嗎!算了,你也沒死過,大概也不能體會吧?


但是精采的來了,那老太婆沒繫安全帶,整個人飛出窗外,撞到巷口的那家滷味攤。

 

飛去哪了,沒事吧?我忍不住過去查看,她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我下意識的摸了口袋,想要撥個119,雖然她為人失敗,但人命關天呀,不能見死不救。手機呢?靠妖,我都忘記我掛了。(不是講電話講到一半掛了,而是掛了)

 

 

 

「里長,我不是跟妳說妳印堂發黑嗎。」老太婆的聲音從後面傳出,我轉頭過去,我看她額頭比我還黑啊。她頭上還黏著一塊海帶,怪噁心的。


「宮主,妳也掛了啊?」


「里長,都怪妳沒找我化解,害我也一起陪葬。」她還敢怪我,她滿身酒味,包準是酒駕阿。


「現在講這個幹嘛,人都死了。」


「好啦也是啦,我就看妳的神明會怎麼把你接走?不像我,早就做好身後事的準備,我拜請神明要用高規格的排場把我接走。妳的耶穌基督呢?她們怎麼把你接走。」


「我不知道,大概會有小天使從天上飛下來帶我走吧?」我怎麼知道祂們會怎麼把我接走?我也是第一次掛啊,可別忘了。


「妳想太多啦,妳還是等著看著我的勞斯萊斯加長豪華禮車吧?都什麼時代了還相信小天使這種東西。」她一樣對我所信奉的宗教嗤之以鼻,我也不打算跟她計較。

 

 

 

這時,天空忽然出現一道光芒。這是真的!有一個渾身發光的男子從天上緩緩落下,我忍不住酸了那老太婆:「宮主,妳看,我的信仰是真的。」


祂帶著我,從地面輕輕的浮上去,我看見了,上頭有悅耳的嘻笑聲。我好像看見了我的奶奶、我的爺爺,他們從天空上的那個缺口向我揮手。我忍不住回頭看了宮主,並不是要嘲笑她,我只是要關心她,只見她雙手插口袋,憤憤不平。

 

稍不注意,忽然有一輛車頭幾乎全毀的破車出現在宮主身旁,一個糟老頭從裡面打開車門走出,對她說:「宋小姐,我來接您了。」


「怎麼是你?我不是跟神明說好要安排一個像是布萊德彼特的鬼差來接我嗎?還有我的勞斯萊斯咧?」

 

 

這怎麼了?我聽說不是每種宗教都會有不同地方得去,基督或者天主教上天堂或者地獄,信佛教道教的人也會看到不同的神明,因為去的地方需要用到錢,所以總會希望晚輩燒紙錢給他們,我原本還以為她們可能會比較幸福呢?因為死後還有錢可以用。」


 

結果那個醜得像鬼(他本來就是鬼)的男子這麼回答宮主:

 

 

 

 

 

 

「抱歉,王爺說您燒的都是大陸紙錢,這已經是極限了。」

 

 

 



 

 

我忍不住竊笑,看來使用中國製的產品,比晚輩不幫你燒紙錢還可怕啊.....

    文章標籤

    中國製 大陸製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