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說的大迴旋是指我的生活型態

 

是說,大抵上從大學開始,主要因為打工的關係,每天大多都23點,也就是晚間11點下班,有時候若有些活得幹,恐怕還可摸到了11點30分。

當那時候再從打工處騎機車返家,有時早超過了0點。

 

所以若是早上8點的課就會顯得十分痛苦。

在打這一段的時候我腦袋裡卻想著都快要30歲了,怎麼還在提18歲的事兒。

 

 

總之,在那種0時返家的情境下,再搭配我東摸西忙的性格,晚睡是在所難免的。就這麼養成了晚睡的習性,從軍一整年也沒啥改過,總之一直到前幾個月前,即便身體因為運動而體力變佳,練就了每天晚上約莫1點、1點半左右上床睡覺,也可以抵擋一整天的工作。

 

 

 

 

前幾日撰文者忽然覺得喉嚨不舒服,就休了半天假去給醫生看。

那是個老醫生,事實上多年前我並不太喜歡那間醫生館,也不知啥,就可能爸媽說藥開的很弱、沒什麼效,所以幾乎都去稍遠處的一間小兒科。

但小兒科診所是很可怕的地方,首先孩子們總不會乖乖地戴口罩。事實上,撰文者認為多數的成人病患都也沒好到哪兒去,比方說診所裡的病人都不太戴口罩,也絲毫擔心自己的病症傳染給他人,在現今的時代,戴口罩似乎是為了自保,而不是為了保護別人。好。我岔題了。

 

上回因為上吐下瀉就睽違17來讓醫生看,至於為什麼會知道是是17年,後述。3月就診時,醫生診斷是因為壓力引起的「腸躁症」,大概因為是短期內再度就診,醫生此時便與我多聊,他先是問我是否跟家人住,我咋舌,回答了肯定,但疑惑怎麼會提出這種問題。

 

「你上次看診已經是88年的事情了,我想說一個11歲的孩子怎麼會一個人來看醫生?」他接著問。撰文者才恍然大悟,「沒有啦。我家人現在沒一起住了。」

他這回又下了診斷,熱感冒,他說,還兼有點中暑。醫生把病因歸咎在生活失衡,他說有不明原因(後來歸咎在是因為工作轉換)導致我近期接連生病,否則理論上我有固定的運動習慣,身體應該不會出現這些問題,當然,中暑的問題跟天氣比較有關係,他強烈建議我要儘量避開夏日下的戶外運動。然後跟我說,運動很好沒有錯,但我目前生活狀態有些不穩定,尤其能夠觀察到我睡得並不好,容易頻繁的醒來,便開給我安眠藥(!?)。

 

於是我就帶著安眠藥回家,醫師請我一次服用1/2顆就好,但我還是有些驚驚的,便嘗試性的服用1/4顆頭幾天,乖乖,尤其是第一天,隔天竟然真的不再半夜頻繁醒來。

 

 

說是頻繁,就那麼個兩三回,大概就五六七點,可能會醒來一晌,總之我大抵上都是鬧鐘響之前先醒。

不過吞了安眠藥後,倒是一覺到鬧鐘響前。

當一日,我覺得整日都通體舒暢,沒感覺精神不濟,才曉得這麼頻繁醒來真的對自己的精神有罵麼毀滅性的傷害。

後續連續服了3、4天,卻沒之前那種藥效,是能夠減少醒來的頻率,但仍然會。我歸咎在大概是只服用1/4的關係,不過我也不想要增加藥量,於是這藥就停了。

 

這幾天就稍微又恢復到之前頻繁醒來的情形,不過或許是因為現在較少睡的關係,雖然沒有聽從藥矚,但倒是聽醫生的話早點睡覺,以至於現在都是0時就乖乖上床,雖然大抵上都是0點30分入睡就是了。

 

跟之前的生活型態比,可真是大迴旋,以前既晚睡又不愛運動,每天可能就睡個4、5個小時,現在每天都儘量讓自己睡上7個小時上下,乖乖運動,大概只差菸沒給全戒了這般。

 

說到底,看醫生還是有些趣事,比方說,我看病那天,由於提早請假下班,還想說可以重訓一會,便穿著UA的緊身壓縮衣,不料那件西醫館竟然還有替人刮痧,在護理師撩起我的上衣時,忍不住說了道,「你的衣服……好緊……。」

「對……對不起。」我這麼說。

XDDDDDD

 

 

 

然後刮痧刮到一半,護理師還驚呼,「醫生!他的好黑!!怎麼辦!?」

醫師幽幽的說,「繼續刮!大力刮!」

 

 

 

然後我就變成刁民了。

就像這樣:

(然後可以忽略腰內肉謝謝。)

鯛魚.png

 

 

不過我顯然還是未夠班,友人圖片支援。

13320002_1253101158048259_901818022663707821_n.jpg

 

 

 

說到腰內肉,真的很難瘦,好像練家子都可以把那一塊練成肌肉,但那要多費力啊!?我只想稍微維持有肌肉型態就好,說要練多大塊倒是從來沒想過。但就不多說了,多說也只是岔題。

 

 

 

 

再來可以談談最近運動的奇遇記,是說也根本不是什麼奇遇記。

甚至可以獨立成篇了我想,不過既然偶而發一發,把近況通通擠在一塊也沒什麼不對的,有加臉書好友的可能還覺得似曾相似吧我想。

沒有錯,我就是拿臉書的內容來修改的,怎麼樣!?

 

 

這是一篇關於,「愛要及時」的段落。

沒有錯,以下是淒美的愛情故事。(!?)

 

事情是這樣的,我上週跑步時,本來想說跑了五公里上下就好,畢竟我最近在練用Y拖跑步。

(Y拖跑步,幹嘛,要進化成土台客了嘛!?)

(那應該穿藍白拖跑步吧!!!!)

(而且,臭宅變成土台客應該是轉職,而不是進化吧!?)

(現在不是爭論這個的時候!!)

 

而且,現在不應該是離題的時候,於是我繼續。

當天跑步時,正當超越一個裸上身的男子時,我發現此後我快他就快、我慢他就慢。這時我想,不對,難道我遇到了傳說中的背後靈!?又或者是那傳說中的愛相隨!?

(好了,夠了。)

就這麼他在我後頭跑著,跑著跑著,我心裡頭也毛了起來,沒有多想,跑完步後我就回家了。一直到我在家裡淋浴時,照照鏡子,我才發現他還在我後頭!?

我連忙問他,他想幹什麼!?

他竟然說,「我在等你掉肥皂啊!?」

 

士官長!!!!!!

 

 

 

沒有啦,上面那一段是我嘴砲的。

總之-我……

(為什麼你可以若無其事繼續接下去)

總之我沒想太多,其實在跑場上就是會有一些專門跟人配速的,換言之,就是有些人跑步會忽快忽慢,如果他們發現有人速度相對穩定,就會稍微跟著對方的速度一塊跑。跑著跑者,他忽然答腔問我,「請問你還要跑多久呢?」

當時我已經跑了3公里,預計還只想再跑3公里,就這麼回覆他。這麼說也奇怪,搭上話以後,就很自然地並肩跑著,即便遇到障礙物,也會自動兩個人再度合體。

一直到我準備離開,就回了句,那我差不多要離開囉。沒想到我沒真的離開,兩個人倒是聊了起來,邊跑邊聊。

 

他說他每天來跑,我說我禮拜二四固定跑步,兩個人配速什麼的都差不多,可以跟他搭差不多時間一塊來。另外還得知了他以前曾經是柔道選手,表妹還是堂妹還是現今台灣跨欄選手的紀錄保持人呢。

本想跟他要個聯繫方式,但想想作罷,畢竟才一塊跑步罷,或許太早,還不深呢。

 

 

 

咻一下就禮拜四了,總之下午我去參加工作相關的茶會,撇到某一個單位的女主管竟然戴garmin 235,發現是跑者就聊了起來,茶會結束後還窩在一塊聊跑步的事兒有些欲罷不能(禮拜二也是這樣欲罷不能),最後她就跟我交換了line,說可以一塊報比賽或練山路交流。

下班後我就溜達去重訓,但因為睡得少體力不支就草草結束,離開時根本就是腿軟狀態,根本沒法跑步,這時才想到如果當時有跟帥哥要聯絡方式就好了,還可以知會一下。

 

然後我就想到了愛要及時這四個字,不知道帥哥會不會覺得我是一個食言而肥,事實上一個懶散的運動宅呢?

嗚嗚嗚覺得難過。

 

好。我覺得這個小故事又一貫的虎頭蛇尾了,這不就是本山人擅長的嗎XDDDD

 

 

 

 

好了。我覺得暫且可以了,已經寫好一篇部落格交差了事。

 

 

 

那關於匱乏感有沒有好一些呢?

完全沒有,我說,但最近倒是想去找一些散文或者是經典書籍來讀讀,例如《湖濱散記》、《過於喧囂的孤獨》

讀這些書是要做什麼?

我也不知道其實,或許是在尋找某一種程度的認同,一種並非只有自己如此的歸屬感吧我想。

 

 

說到底,我並不喜歡我現在的工作,也只是勉強接受現在的生活,或許這才是問題的主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