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平淡無奇的六日假期,因為勞動節值班,預先挪移了休假,把休假改到了周一。一個胖胖颱風梅姬,導致連休颱風防颱假兩日,也就是周二周三,於是乎,我就賺到了個五天連假。

 

 

 

今兒個我不廢話,因為現在實在無時光這樣悠閒的溜達溜達,是說前幾日分明連休了五天,不妥善利用時間,卻在今日結束了五天休假的上班日,昏天暗地的連上十一個小時才要發文,這不是蠢蛋嗎?

然後現在不就又在廢話了嗎?

 

 

這幾日我見了幾個老朋友,其一是高中同學褲哥。這哥哪裡酷?一開始我先說他的褲子酷,叫他褲哥,但他以為是因為他很酷所以我才叫他酷哥,但不是,我是說他褲子酷。

 

還見了老朋友悶悶,這悶悶,認識光景沒多久,但說也奇怪,跟他只見著一次面,但卻間歇性的聊天。他說我大概是他唯一一個沒見幾次面但卻陸續有得聊的。

 

還見了誰?還見了去年我去花蓮的那位,不適合當旅伴的友人,我都懷疑他有性病因為一年他換過的性伴侶是一個又一個的CCU

 

 

 

 

最一開始是載送女朋友返家後,便去見了也住在鄰近的CCUCCU現在是某釣具公司的台灣區CEO,說是CEO,整個台灣區就他一個員工,老闆在中國,遠端遙控他一個人,但也做得有聲有色。原本就不愛與人雜的他,剛好他老闆也是一個樣子,他便說起老闆有提到找個台灣的孤島就在那兒退休養老,至於工作,就遠端遙控工廠配送就好,這樣生意照樣做,自己也能夠享得清幽。

 

再來是那褲哥,褲哥他自從投入藥商工作後,便注重養生,大概是成天都跟醫生、公司醫事相關人員的干係,陸續有在跑步,剛好那日我邀集了三五跑友跑個遠距離,他恰巧找我,就一塊前去跑了個16公里。當天夜裡,還在跑友的新屋裡聊了一大半夜,四五時才返家,宛如大學生一般,徹夜聊著,聽的人聽的的是第一次聽見他口中的醫事黑幕,我帶個新朋友見見他們,他們大概也見識到我認識的都是哪些多話的朋友。

 

最後是那悶悶,悶悶說也有趣,他那傢伙其實很逗,但給自己取了個悶悶的名號,但其實他是我見過最逗的人之一,結果他自從現在的工作後,改成了一周才洗一次澡,這也真夠絕,我忍不住想嗅嗅他,於是他當晚怒氣值爆表的去洗了澡。沒有這麼困難嘛我說。

 

 

這老朋友跟新朋友到底有啥不同的,我只能說老朋友久久不見,一見就不生了,雖然嘴裡問的上你最近好嗎?連上回談的啥都忘記了,有些話題難免重複,不過,還是老朋友好,說真的誰在乎你最近好去哪裡了?好與不好,都是自個兒的朋友,你過的好,我恭賀你,還是我老朋友,你過的不好,我說還有我在,沒啥不好。

 

 

 

朋友,還是老得好。

 

 

這篇沒啥重點,不過就是想說跟老朋友見面還真他媽的夠好,下次若還有機會,得再多見見其他老朋友才是。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