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前的事情,誰記得誰在乎。

大概只有想買房子的人記得,因為九年前很便宜,好像人人都買得起。

現在,也就是九年後,除了收入特高、老爸老媽岳父母特別有錢的人,誰買得起呢?

話說,這篇文章本來跟房子沒啥關係,會扯到房子代表我正在看房子,而我們這一代的人,多的是不關心房價的人,買不起的東西誰還關心?

 

不過,這不是重點,而我說話一向沒有重點。

 

 

 

其實我滿意外的,我這兩個月適逢人生低潮,好像也不能這麼界定,似乎人生不會再有谷底,而人生的谷底其實是一波又一波、一峰又一峰、你起起伏伏,會有好的時候,當然,壞的時候也絕對會有。

就在谷底的這個摸門特,我發了兩篇文,而我發現竟然有人閱讀,不過就10來個。

 

 

 

10來個,就代表有人,既然有人,我正好也有話想說,那不,就寫吧。

天曉得是不是只是誤點了進來,也無所謂,反正你不留言我就又有其他事情可以想像。

我可以想像我還是以前那個,20年前寫電子報,還可以衝上pchome訂閱排行榜的那個國高中生,我可以想像我的朋友那個誰偶然發現了電子報訂閱以後覺得好好笑。

又或者可以繼續想像我還是以前那個,約莫10年前寫部落格,路人會因為覺得好笑攀談,然後就這麼聊著聊著可以聊起來的那個有趣的傢伙。

 

 

 

說真的這個時代誰還會看部落格,大家在手機或者電腦上,餵餵關鍵字,很多部落格已經淪為假開箱文,但其實上是業配文。大部分的個人部落格已經死亡,剩下專業類型的Medium或者WordPress,說真的他們也不叫做部落格,而比較像是個人架站。

可惡,我又離題了。

 

 

 

 

 

我無意間翻了我九年前的文章,事實上是隱藏文章,當時為了緬懷當時的那任女朋友。

說緬懷,也絕對不是想念老情人的那種,就是有一些情緒,滿出來,你知道不能說,因為你不知道誰會看。

你的離開,或者她的離開,一定都有來由,那些來由有些是不可以說的,因為在那個當下會徒增感傷。

 

 

事實上,某些時刻還是很難令人忘懷。

不過現在可以說了,因為她把我封鎖了。

至於為什麼被封鎖,當然又是另外一個故事。

 

 

我們都會想像,我們都會希望,我們在離開以後,我在別人眼中至少是一個不那麼令人生厭的人,但很遺憾,有的是對你仇恨的理由、對你仇恨的藉口。

仇恨其實是一個非常容易歸因的情緒,只要有恨,那麼其他的複雜的情緒就不太重要了。

不過往往仇恨底下潛藏的是更多更多的情緒,不過,說恨、說不在乎,才能夠令人輕鬆。

 

 

 

 

那篇文章,寫得很好,九年前的文章。

它的題目是「檢查下妳的行李,看有沒有漏帶走的?」

那是一篇,關於她離開台灣前夕,還有多年以後她返回台灣以後,將所有行囊清空離開我家,同一句話在不同時空下的故事。

 

 

 

 

 

「檢查下妳的行李,看有沒有漏帶走的?」最後我這麼提醒著。

「你。」

但。

我沒有被她帶走。

一直留在這裡,一直留在這裡。

 

 

「又或許,我和她四目相對,想起了那些情,但妳我都知道那些情不過就是那些情,什麼都不是,現在。」

 

 

「很遺憾。

虛度了妳的四年光陰。

後來的我選擇如此,而妳從沒仔細地、好好地聽過細節。」

 

 

「檢查下妳的行李,看有沒有漏帶走的?」我想最後,最後,我還會這麼提醒著。

我想,這次她會好好檢查、必定會。

而且,或許根本不需要我提醒。

 

 

 

 

 

很多事情,你永遠無法訴說細節,因為很多話,在錯過之後,就不會再說了。

也可能是那些細節,你永遠不應該說。

你會用其他情緒去掩蓋。

 

 

慢慢地慢慢地,這種情緒就自然地消失了。

那個「你」不復存在,你不回想,你就會忘記你事實上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我想我現在也是因為面臨到一些劇變,所以開始正視自己,開始想要回頭去找,我原本應該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想成為怎麼樣的人。

 

 

 

 

我並不想回到九年前,我也不想念那一個我。

但我想念的是,當時喜歡文字的,靠文字滋養的,那一個我。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