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其實早在《冬戰》在部落格前連載時就發表過了,但因為系統問題,所以文章忽然不見了,於是我就再重打一份。

 



不過描述起來與前文應該有顯著的差異才是,畢竟發那篇文的背景是默默地在網路上連載,根本沒受到注意。現在的情況已有大大的不同,自從在PTTMARVEL連載後,已經受到部分活屍愛好者的關注,當其中有好的意見,當然也免不了壞的批評。

 

 


關於《冬戰》,這個故事起因於民國1012月期間,我做了一個夢。夢裡我是一個穿著奇異服裝的戰士,那時我在一個用石牆砌成的迷宮裡,面對的不是人類敵人,而是活屍!我後頭已經走投無路了,活屍卻是朝我這裡衝來。「必死無疑了」,我這麼想。

 

 

 

 


我手上連個什麼手槍都沒有。當然啦,那種高級的東西還是讓他留在活屍電影裡面就好,像我這種低劣戰士還是拿把匕首比較像話。()

 

夢境就是那種標準活屍電影的氛圍,幾乎可以聽見自己的喘息聲,我在遇見那活屍前,已走過一個又一個岔路,不斷在相似的路徑中轉來轉去,最後才驚覺自己被困住了。

 

我聽不見任何人的聲音,直到一個血盆大口的活屍從眼前的迷宮中冒出,背後是一道死牆。我發現在那活屍的背後,竟然出現了剛剛經過時,並沒有注意到的一片倒牆。

 

 

 

那是我唯一可以出去的出口,但我只能跟他搏鬥了!

 

 

 

 

 

我沒有勇氣跟他正面對抗,我不斷往後退,眼見著他一步一步朝我走來,就像是聽見心電儀器的逼逼作響一樣 不過不一樣的是,他的步伐越來越快,而我,這個將死之人的逼逼聲卻是趨於緩慢。

 

 


不如就賭吧!我看著身上的衣服,活屍雖然看起來可怕,但畢竟不是野獸,基準上也還是人體啊!為什麼電影裡頭的活屍可以咬著人類的手,甚至把人類給開膛頗腹呢?那畢竟是戲劇效果罷了!

 


這不是戲,這是我的夢沒道理他的牙齒跟那些天殺活屍一樣可怕啊!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我朝他跑去。那活屍卻對我突如其來的反應感到咋舌,一方面又感到欣喜這人類真傻啊?他大概是這麼想的。我就這麼拉起衣袖,讓他咬我那已用袖口格外包覆住的左下臂,隔著衣服,我竟然幾乎沒有任何痛覺,大概奏效了!

 


 

他含住我用厚衣服保護住的手臂,他那笨拙的腦袋大概還是想,「靠吆?肉咧?」我一躍而起將刀子插入他的頭顱中。

 

 


 

我醒來後,非常意外 原本認為自己死定的了,但卻因為一撇,瞧見了那個藏在活屍後頭的出口,卻充滿勇氣地將那活屍給擊斃。

 


原本我認為這只是一個因為看了活屍電影所以投射夢裡的一個簡單到不行的夢,但後來卻因為這麼夢開始寫了一大串故事,不過因為創作得故事架構太大,涉及到現在-不久前-還有過去,所以非常凌亂。

 

 





關於動筆前,我仔細思索要怎麼描述這個故事。


夢裡不像是一般活屍的情景一樣,那是個人造的迷宮既然是人造的迷宮,勢必代表著那是人類與活屍戰鬥數年後的情景,可能佔了一些上風,也才會有那些資源做迷宮。於是,我發展出一個獨特的戰鬥系統,公民戰鬥與死刑戰鬥,那是關於後人類主宰時代的某種訓練訓練讓人類更能抵禦活屍。

 

而且是進行特殊的任務所衍生出的訓練。

 

 


 

那就是關於我的戰場篇故事。

 

 

 


另外,身為一個台灣人,怎麼不好好描述一下在台灣爆發的活屍疫情呢?於是,台灣篇順應而生。我刻意在台灣篇(嚴格算起應當事故事的數年前)與戰場篇(現在進行式)空出幾年的時間,那段時間主角在大陸流浪著,最後因緣際會下進入了故事的主線,戰場篇。

 

 

於是,這篇《冬戰》,就變成了兩個主線,外加一個分支線共同串連的故事。


 

兩條主線分別是四年前,台灣篇的見聞;

四年後,也就是現在 - 戰場篇的戰鬥;

分支線故事則是設定篇,男主角龐文雙在準備進入戰場前所得到的世界資訊,用以描述現在全球世界的狀態。

 

台灣篇比較著重的在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有限條件下的戰鬥。

戰場篇比較著重在(活屍肆虐後)人的改變,無限想像下的戰鬥。

 

不過有時候台灣篇會中邪般地得殺殺殺,什麼莫名其妙的武器都會出現。

戰場篇則是任何光怪陸離的情境都會出現,莫名其妙的出現一個又一個謎團。

 

 

同一個主角,在三個不同時間點的心境變化變成了這個故事的重點。一個人之所以會有任何行為模式和認知思考,都與過去的所發生過的每一件事物脫不了關係。這就是我想說的,四年前主角身處一個混亂的情景,那是一個活屍正逐漸在台灣擴散的世界,他那年十六歲,正是一個建構「你會成為什麼樣的人」的歲月。

 

四年後,他進入戰場前,那才發現政府告訴他的事情裡頭,有多少謊言,這個世界原來是這個樣子的。

 

最後,他進入了戰場,重新開始新的人生,卻是一段血與淚的戰鬥歷程。

 

 

 



那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關於活屍假設真的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了。有別於多數的活屍影像、故事,我試圖建構了一個用生物學角度探討的活屍,並創造了一個幾乎立於不滅系統的活屍,還有用人類行為發展、團體動力的角度去探討在那個時代下人類的行為。

 

由於故事是第一人稱視角所描述,所以不能避免地會錯過許多主角以外,那些他生命中過客的背後故事,那些故事可能引出某些謎團,他們也可能都跟主角擁有同樣深刻的故事,只是很可惜他們並不是主角,未來我也會嘗試把那些故事給補完。

 

 



 

這是一篇需要看得非常仔細的故事,畢竟我在裡頭埋了許多梗,關於過去的那些點滴怎麼建構了主角現在的作為;關於現在戰場的那些種種怎麼又牽引了這個世界的真實樣貌。

 

但同時他也可能是會把讀者搞瘋的故事,畢竟場景會不斷跳躍。我試圖用影像的方式傳遞這個故事,每一個跳景都有它的意義,只是並不那麼明顯。

 

 



 

這是一篇架構極大的故事,也可能是我這輩子唯一會寫的故事,希望各位會喜歡。

 

 

最後,不能免俗地引用一下

 


Thomas Hobbes:缺少了對人類行為的某種約束,人類將會處在「每個人對抗每個人的戰爭」(A war of every man against every man) 的危險中,生命將會是充滿暴力、死亡、孤寂、貧窮、殘忍與短暫的不斷恐懼。

 

 




在那個活屍出現的時代,那是一場人類與活屍甚至是人類與人類的慘烈戰役。也就是這個故事《冬戰》。

 

 

 

後記之一:

 

這個故事所收到的最大評論其實是主角廢話太多了!畢竟這是一個較偏意識流的故事,主角會不對思考著關於人類無論是敵人或者是伙伴的所作所為到底是為了什麼,他又怎麼去評價?

我想描寫的並不是可怕的活屍,而是人類到底怎麼看待這些事情,又怎麼從活屍的肆虐中,甚至是威脅下看待這一切。

 

 

後記之二:

 

【《冬戰》所有文章連結:】←請點選

 

 

後記之三:

 

抱歉,在部落格上發的都是草稿,所以免不了會有一些錯字。PTT的網友們已經在BBS上挑錯了,我就在原稿還有BBS上修改,就未再部落格版修改了,希望部落格讀者能夠見諒啊~



 

後記之四:

 

這個故事,截至發表這篇文章時,已經完稿至#60,一共撰寫27萬字,故事目前進行到1/3左右。而這大概只會是第一部!所以大概《冬戰》大概會陪各位讀者很久啊!只要我這個作者能夠繼續堅持,我也會繼續努力下去,希望大家會喜歡!有任何讚美、BUG,甚至是批評也歡迎提出來!

另外,如果您是新讀者,#0~#5看起來可能雖然有些悶,但是那畢竟是整個世界的架構,我創造了一個幾乎是全新 - 用現有世界在活屍威脅下所發展的體系,希望您可以撐到至少#6啊啊啊啊!

 

 

 

 

 

以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