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嘖算你運氣好,射中你的那把刀好像不是殺過活屍的。」我聽見姓武的聲音:「真是可惜啊,你差點就變成活屍了呢。」

 

 

 

我倒沒想到這件事情,如果他是用殺過活屍的飛刀射中我,那我大概不久後也會變成活屍了。因為新兵的攻擊而變成活屍,這未免死得太莫名其妙了吧?

 

「現在局勢好像逆轉了是吧?」他笑著,用一種非常輕蔑的語氣:「我得走了,你開了槍,那些活屍大概不久以後就會聚集過來了。」

 

 

 

我鬆了一口氣,雖然活屍的威脅很可怕,但看起來他的飛刀技藝更是一絕,我可不想永遠被困在這椅子後面。

 

 

 

 

 

「不過啊,我可能也會在門外守著,等你一出去就把你殺掉。親愛的同袍,誰叫你剛剛要拿槍對著我。」我聽見他一邊把玩著飛刀,刀柄敲擊手掌,發出啪、啪的聲音,伴隨著逐漸遠去的腳步聲,看來我被困在這兒了,他的聲音甚至還在屋子裡迴盪著:「這回你狗屎運,下回可是會用殺過活屍的飛刀射你哦。」

 

 

 

 

 

我緊急打開對話功能,呼叫學長,但不曉得怎麼一回事,竟然傳來陣陣的雜訊,莫非因為剛才護目鏡進了水,導致發、收話功能故障嗎?

 

許聯曼,拜託你現在快點回答我啊!

 

 

 

 

 

我在腦子裡不斷搜尋著關於學長的記憶,他還跟我說過什麼?關於戰場的事情嗎?我有沒有可能變成活屍?我現在到底應該做什麼、想什麼?發收話功能現在看起來好像暫時沒有功用了。

 

學長曾告訴我,我只要在腦子裡不斷搜尋著欲通話的那方,如果彼此頻率能夠對上,或許可以用這種方式通訊,而且將不會被政府或外人收聽到互動內容。但是現在我在意的可不是通話被他人監聽,重點是沒人聽得到我的聲音啊!

 

 

 

我現在只希望他能想起我,只要學長在腦子裡有那麼一丁點掛念我的想法,或許我們就能通上訊息。

 

如果那姓武的屠夫用一般武器跟我作戰,只要確實防衛重要部位,像是頭部、胸口那些可能會造成大面積失血的地方,不然根本不足為懼。可是如果他拿的是那幾把射中活屍的短刀呢?就像是光頭逃走前所遺落的在門口那些,那些短刀可還來不及被部下整理整理,不久前可是確實插在活屍的頭部上啊。

 

 

 

 

 

 

 

那些武器,無論是新兵或是死刑犯所用過的武器,如果是又重新在人類身上造成傷害呢?被攻擊的人類是不是在不久的將來也會變成活屍呢?這也是疾病傳染的方式之一嗎?

 

 

 

 

 

奇怪,這小子怎麼沒有開對話功能”許聯曼,你白癡啊!當然是因為對話功能有問題,我才要拼命在腦子裡想你的啊!你以為我暗戀你哦?

 

喂喂喂,你在用腦波同步哦?”對啦!我壓住不斷流血的傷口,雖然特殊防護裝備可以抵擋活屍的咬擊,但是對刀子、子彈的防禦功能卻好像起不了多大作用,說穿了大概就像是較厚重的潛水衣一般,只是比較厚的衣裳罷了。

 

幹什麼啊?幹嘛不用通訊功能啊?”好像壞掉了啦,我沒辦法全意跟他對談,一方面我還得提防那姓武的是不是隨時都會衝進來。話說,那飛刀老大不,那姓武的裝備呢?他的裝備是不是都在他的背包裡面?背包是不是還遺留在這間紅磚屋裡頭?

 

壞掉了哦,我才正打算離開座位而已,你運氣真好,好在我的護目鏡有連線勤務中心,你以為我隨時隨地都戴著護目鏡,在戰情室發呆等你call我嗎?”什麼運氣好,我又被困住了,一個王八蛋華中人把我困住了!

 

 

 

他幹嘛沒事困住你?”那不是重點,等下再跟你講!

 

你這回跟我通信品質很好哦?很認真的想要跟我同步嘛”廢話,我現在可幾乎是大難臨頭了,不用被活屍咬,就有變著活屍的可能性,而且還受傷了,被那個渾球的飛刀射中左肩。我想問你,如果我的武器砍過活屍,那我再來砍到的人類會不會變成活屍?武器上殘留的Z病毒會不會讓對方也感染變成活屍?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你幹嘛問這個?”因為那個被砍到就是我!“早說嘛,不對,你剛剛說過了

 

 

 

 

 

我受夠了,他一付跟我打哈哈的樣子,他怎麼可以這麼愜意?

 

 

 

 

 

因為我剛剛切換到場內觀影模式啊…正在看好戲”該死的,我現在跟他用腦波同步,想什麼一下就被他發現了。

 

先來處理你的問題好了。首先,活屍病毒的確能藉由接觸感染,像是某個活屍摸過某扇門,而你好死不死也碰到了…但是中獎的機率非常低啦,戰士城有幫你們固定接種疫苗吧?”有,那武器呢?如果是帶有他們血液的武器呢?

 

那可要看上頭的血漬乾了沒,殘存多久?如果Z病毒這麼強大,在離開人體以後還能保持這麼強的傳染力,在空氣中就可以四處蔓延著,人類早滅亡了,現在你還能好端端的活著嗎?”當然不行啊!你這話說得很有道理。

 

 

 

我專注著跟我學長談話,幾乎沒辦法分神注意屋外的狀況,外頭是不是可能有活屍正往這裡靠近?那個姓武的傢伙是不是打算衝進來了結我?然而屋外卻是一片寂靜,氣氛好不詭異。

 

所以答案出來了,如果他那武器是剛殺過活屍的,那你可真是大難臨頭了,我也落得輕鬆,可以好好去休息了。不過,如果他那武器只是單純殺過活屍,Z病毒活性比較弱,只要你體內的抗體足夠,那就沒什麼問題了,你最近早點睡覺,沒事多休息吧”你以為現在是醫生看診嗎?現在可是被那渾球困住了,他現在手上可是有剛殺過活屍的飛刀呢!搞不好還守在外面等我出去呢。

 

 

 

你冷靜一點,他沒理由要刻意用殺過活屍的飛刀射你。第一,害你變成活屍只是增加了一個戰力比較強的怪物。第二,他守在外面做什麼?天色已經不亮了,他大概也得找地方過夜了,你以為把你做掉有這麼重要嗎?”學長說的很對,我剛剛開過一槍,很有可能會吸引活屍過來,他沒有蠢到要守在外面,堅持要把我斃掉或意圖使我變成活屍。死刑犯我不敢說,但是對有受過訓練的新兵而言,他們不會幹這種傻事。

 

你剛剛提到你受傷了是不是,先解決這個問題比較重要吧?他在外頭等著?我覺得他只是在嚇唬你的,怎麼樣,受的傷嚴不嚴重?”我不知道這樣的傷是算不算很嚴重,我只知道血流個不停,左手臂不太能使力。

 

政府製作那種特殊防護裝備有其的耐用性啦,不但可以抗拒活屍的牙齒,而且在隔絕病菌、紫外線、保溫、耐寒都有一定功能,所以應該可以有效減少傷口受到感染的機率,但是我還是建議要去找一些藥品會比較安心。”你話說得容易,我要去哪裡找藥品?你以為這裡有醫療站嗎?

 

醫療站當然沒有,不過倒是有一些可能會放藥品的地方。”是哪裡?我問他。

 

具體在哪我倒是不能跟你說,每次戰場都會更改或重新設計,但是有一個設計從來沒動過。”是什麼?

 

 

 

那個地方叫做「城中城」理論上戰場裡面應該會有好幾個,是一個像是迷宮的地方”我怎麼沒聽過這地方?進來戰場前根本沒人告訴我這些。他們永遠都是那句老話,如果通過訓練,下鄉活動以後,沒人可以告訴你那些資訊,可是他們若不告訴我們再多一點,我們早就先死在戰場裡面了,說不定我們打敗了大多數的活屍以後,他們會告訴我們,還有一個活屍還活著,我們要翻遍戰場裡頭的所有地方,只為了找那一個剩下來的活屍!不高興是不是,你可以退訓啊!可是你必須要戴上竊聽器哦?什麼,你想離開政府的管控,很抱歉,由於人民心理的政戰維安,我們擔心你會散佈不應該提供給平民的資訊,所以也恐怕難以從命哦。這大概是他們會對我說的話吧?

 

 

 

 

 

這場遊戲,無論是戰場內還是戰場外,你永遠都只是輸家。端看你願不願意賭上自己的性命來到這裡,如果你能活下去,才可以大搖大擺的離開。

 

 

 

 

 

現在不是聊這個的時候吧?先專注在你所遇到的問題。你被困住了是吧?”是。“傷口看起來也暫時不會要你的命吧?失血狀況呢?”目前大概算還可以控制,雖然我右手壓著傷口,它還是澶湉地滲出血液,但狀況不算挺嚴重,或許就像你說的,情況沒有這麼糟糕。

 

 

 

我告訴你,在戰場裡頭,你絕對不能慌,一慌就會出了亂子。雖然戰場裡頭什麼狗屁倒灶的事情都可能發生,但是你絕對都需要冷靜思考,沒有解決不了的方法,除非你被活屍咬了,這樣懂吧?”我現在好像可以明白為什麼學長可以活著度過死刑戰場了,他沒有跟著我一起慌張,雖然他的確也沒有必要 – 像我說過的,他說等到我可以活過戰場,再來跟他談是否要一起下鄉的事情。他似乎是評估著我的表現,就像是賭馬一樣,在還沒有確定哪匹馬比較優秀前,絕不會輕易下注,或許是因為他也失望過太多次了吧?難免對我有所保留。他說的話也幾乎總是語帶玄機,像是要我不要相信每一個人,甚至是他。

 

 

 

大爺,你忘記我們還在腦波對談了嗎?”對耶!我竟然對著一個可以讀取我心思的人在自言自語,而且還是在思索關於他的事情!這玩意兒怎麼關掉啊?

 

你可以把功能切掉,或是把心思重新放回戰場,我看你好像太安逸了是吧?別忘了外面可能有個人拿殺過活屍的飛刀射你啊”你給我住嘴!

 

 

 

他說的沒錯,拖得越久就越有可能讓那群活屍找到我。可是我又怎麼能確定那傢伙不在外頭?如果他真的在外面守著怎麼辦?

 

訊號又開始變弱啦,你還真是一點就通呢!一下就學會用腦波同步,這種東西政府甚至告訴我們不用教,活著出來再教就好 - 因為你們根本不可能學會,唉呀,又離題了。告訴你,去找個枕頭或棉被丟出門外,如果那人真在外面,你一下就知道了。”這傢伙真聰明啊!我怎麼沒想過這些!

 

當局者迷啊”他這麼回覆我。

 

 

 

 

 

我用健康地那條手臂在地上爬行著,說是爬行,還不如說是用那條手拖著身軀。學長的腦波在我逐漸專注著準備逃出這裡後,逐漸散去,像是呵在玻璃窗上的霧氣一樣。什麼時候才可以恢復通話功能呢?連學長都沒辦法從視屏裡看到我護目鏡上的攝影機畫面了吧?

 

學長說這種狀況確實是有可能發生的,尤其是因為我曾經掉到水裡過,但應該過一段時間過去就會好,他是這麼告訴我的。那「城中城」到底是什麼呢?學長說現在我還沒有必要知道,如果我的傷勢開始惡化,出現發炎或是其他現象再說吧。

 

 

 

 

 

我現在到底是應該離開這個小村,還是繼續守在這裡呢?這裡挾著防守優勢,這裡頭又有現成的大筆食糧和飛刀黨們所遺留下的裝備。要是我那時候乾脆把那姓武的解決掉,也不會搞到這種情況。但如果我是用手上這把槍把他解決掉,也改變不了活屍可能會被槍聲吸引過來的事實啊。

 

我爬進房間裡,一邊擔心那傢伙是不是會從外扔飛刀進來,雖說他的飛刀伎倆應該不可能這麼高超才對,畢竟他又不是倪匡小說裡的衛斯里。但在戰場裡頭什麼光怪陸離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我學長這麼說。

 

 

 

 

 

不是,他是說狗屁倒灶,這真的是見鬼了,房間裡頭竟然還真的有枕頭、寢具那些的,甚至還在床鋪旁邊看著一座桃色的沙發,讓人不由得感到愜意了起來。

 

 

 

雖政府曾告訴過我們,戰場設計隨著活屍進化而不斷更迭場景,但在這桃源村裡頭,竟然有這麼一個紅磚屋適合防守,而這房子裡頭應有盡有,雖然床鋪看起來是髒了一點,但竟然還會有枕頭、棉被這玩些意兒!再回顧二樓的那間淋浴間,那些在牆壁上仍能感受到的溫度,就像是告訴我這兒有充足的淋浴設備,甚至有熱水澡可洗一樣。

 

 

 

 

 

雖然可能是當時在此長居的人民所遺留下來的,但經過了這麼多次的戰事後,即便這個村莊並不一定在屍爆後就立刻被政府挑選為死刑戰場的預定地,但當政府把這兒整理,並為戰場建立圍牆,將內部樣貌設計成他們所認為戰士應該要面對的環境後,竟然還保留著這樣舒適的環境。

 

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枕頭、令人懷疑地還有沙發,這些可能不代表什麼,但我卻推測這個村莊,在本質上就是被政府設計成一個暫時讓新兵或死刑犯堅守的人為要塞

 

 

 

四年了,不管這紅磚屋裡是不是早在戰場的規畫中,但是裡頭的陳列,光談枕頭上述這兩點就好了,四年過去,竟然還是乖乖的躺在這裡,好像告訴你,歡迎來這取用。上頭一點灰塵也沒有,就像是長期都有人在使用一樣,即便一直有路過的活人使用它,但他看起來卻不像是在野外征戰的人所使用過的,看來每次戰事結束知後都會有人專門來打掃是否?又或者是每一個來到這裡的人都可以取用二樓的淋浴間,好好洗一頓乾淨的熱水澡?

 

 





 

這個地方,舒適的令人感到詭異!

 

 

 

(未完待續)

 

 

 

(本文更新於2012.5.29


 

【《冬戰》所有文章連結:】

請點選↑

    文章標籤

    活屍 冬戰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