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以前,我大概會認真地去查查一查「休假」在中文上的語源是什麼。

 

可是,我已經休假,所以不想再去做那些絞盡腦汁的事情。

 

 

 

我是一個將上班時間和下班時間的心理狀態隔得很開的一個男子(可以充分解離情境),每到禮拜日的睡前,甚至會驚訝地驚呼:「哇!原來我是有工作的,而且明天得上班。」雖然我現在這個工作的休假制度很詭異,雖然說好聽一點的是每四個月會有三個禮拜的其中一個禮拜六得去上班。說是上班,其實就是去公司打個卡,只有一個人值班,甚至可以上半天的網,之前「書豪瘋」的時候我還悠哉地看完了整場比賽。

 

可是,那終究是上班,雖然只上到中午,但仍然得七點多起床,前一天晚上你終究不能出去玩。

 

 

而且,我是說「說好聽一點」,並不是真實狀態。現在,或許是這幾個月比較忙的關係,印象裡頭我六月和七月的九個禮拜中,只有一個禮拜是真正的周休,其餘的時間不是上班就得去團練、婚禮或是什麼無法推掉的既定行程,沒有能讓我一天分配計畫、另一天好好休息的周休二日。

 

 

現在看來八月份的四個禮拜也只剩下兩個周休二日,真的很令人憂傷啊。

 

 

 

不過,關於我的Day Job並不是我這篇文章的主旨,我想說的是我的Night Job,創作這件事情。

 

其實我以前並不黯此道,雖然大學時代養成了我每天一網誌的習慣,所以每天打字,甚至好幾千字並不是多麼困難的事情。但是以前寫網誌可以這般天馬行空,恣意地岔開話題,鬼扯西扯,內文甚至跟標題一點關係都沒有,但創作一個富有主題姓地故事卻不是我的長處。

 

從小到大作文就很差的我,最常犯的毛病就是「離題」,所以我在《冬戰》這個故事上的多角式劇情和看似跳題的內心獨白就能見到這番情景。但是幸好這回可沒有嚴厲的老師在一旁督促。

 

真正督促的人變成我自己。

 

 

 

休刊雖然還是要點開WORD檔,仔細地去看錯字,還得要刪減或增加一些橋斷,但總沒有生新回地壓力,所以就悠悠哉哉。

 

 

 

昨天宣告休刊,也有另外一種「休假」的愉悅感。外來因為外務甚多,導致自己的情緒無法穩定,反正看似暫時寫不太下去,不如好好休息重新出發,原本預定將在本周三或五休刊的狀態就這麼給提前。

 

 

可是,自從宣告休刊後,這兩天下班回家的第一個念頭竟然都是上床先睡一下覺再說。我前幾個月的生活真的是很苦啊,深深地這麼覺得。

 

 

 

沒了,這篇文章就斷在這裡。

 

 

其實原文是在FB的近況更新:

 

 

自從宣告休刊後,三不五時回家就想先睡一下。

幹,就知道我前幾個月他媽的有多命苦。

 

 

 

 

但不知為何就想把他打長一些。

 

 

看來就連一般文字,都不能改掉我愛廢話的個性啊。

 

 

 

 

 

後記:

 

哪有時間每篇文章都來後記一下,科科。

    文章標籤

    休假 休刊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