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我的部落格看起來很阿薩布魯,就跟我的人一樣。

 

 

  我的人其實講實在話很嘴砲,沒幾句真的,可是認真起來又常常會嚇死人。比方說,我總是很不吝於給予稱讚或是感謝,但總是換得別人說我三八。該死的,我這人很感性不行嗎?

然後什麼都能扯上一點,尤其鼓勵人的話最為厲害,拯救眾生云云或者之類。

 

  (夠了沒啊?)

 

 

 

  首先,先來說說《冬戰》,這部小說認真的要命,認真到我難以想像。我想多年以後,我大概不會承認這是我寫的,裡頭一大堆我對於現有世界的嘲諷和想像,而且完全不能惡搞,我十分痛苦。

 

  再來就是一些偏向惡搞的部落格文章,一直不斷有奇怪的內心OS還有一些白痴話語。事實上我應當最喜歡那種文章,因為以前總是寫地得心應手,現在雖然稍差了些,但也還是喜歡此道。

 

  最後,大概就是那些認真的要命的溫情文章,好像在塑造自己一個什麼狗屁文青一樣。文青是當不了了,蚊香倒是還可以當一點,說到蚊香,我打蚊子的功力真的很強。

 

 

  (靠,你到底想說什麼?)

 

 

 

  好啦,其實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畢竟我今天因為主管不在,前幾天很抓狂的拼完了很多工作,然後因為誤以為昨天是禮拜五(實際上是禮拜四),所以今天一樣被我視為是假日,所以根本不想工作。

 

 

  (這可以拿來當成理由嘛?)

 

 

  早上做了一些工作,原本打算一整個下午都要專心寫小說,結果怠惰,一個字都沒動,卻跑來打部落格,只是這樣而已。

 

 

  就只是想說這些,希望有看部落格的人不要以為這是什麼多重人格罷了。

 

 

 

  事實上,我覺得那本來就都是我,只是因地制宜地在各種不同情境展現不同特質,只是看起來差異甚大罷了。

 

 

 

  換句話說,就是各戴上不同面具。

 

 

 

  可是都還是我。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