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我去買了咖啡酒。

 

  雖然昨天因為去當講師,延遲了買酒的時間,導致到家以後已經快要十點。

 

 

 

  那時候很想出門,或許是想逃避面對在家裡的一切。

 

 

 

  這一個禮拜以來,我待在家裡的時間幾乎只有睡覺。

 

 

 

  或許也不想面對,逃避面對。

 

 

 

  雖然這一個禮拜以來也有一些樂子,可是,我還是知道自己的生活一團糟。

 

 

 

  我大口灌了幾杯酒,就像是平常喝咖啡那樣。開始收拾,收拾,留在家裡的她的鞋子,還有一些衣服。

 

 

 

 

 

 

  其實我不是個很能喝酒的人,酒量不好,除非是因為唱歌所以玩瘋,可以一個晚上喝掉好幾手的啤酒。可是我知道,我其實很不能喝,之所以想喝、繼續喝,是希望能夠躲在酒精的發引下,真正的做自己、說說自己想說的,或者只是跳著一些瘋癲的爛舞。

 

  我覺得那不是借酒裝瘋,只是覺得喝了酒以後,對某些事情的想法會更清晰,雖然世界隨之搖晃,但我們的人生不就是搖搖晃晃,東撞西撞嗎?

 

 

 

  這段時間以來我已經很難控制抽菸的數量,前幾個禮拜我仰賴菸盒,在裡頭放入我所期待一天只想抽的菸。

 

  八根,就像我總是個王八一樣。

 

  如果能像喬巴一樣可愛就好。

 

 

  (靠,啊不是很認真,喬巴個屁)

  (我爽啊~)

  (明明現在沒喝酒還在這念瘋話)

 

 

 

  八根、九根。

 

 

  後來,我乾脆把菸盒補滿。

 

 

 

  我喝著酒,一個人靜靜地待在家裡。

 

 

 

 

  雖然永遠都收不完,家裡至少有七、八大箱她的東西,但至少把衣櫥裡頭的衣服收完、鞋櫃或散落在各處的鞋子全部都收回鞋盒裡。

 

 

  然後,我睡了。

 

 

  睡了。

 

 

  睡。

 

 

 

  醒了。




  我去,寫文了,這倒還算是個令人欣慰的消息。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