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今天又要去約會?」

  我打完卡,背著包包走出辦公室,一個同事這樣問我,因為這幾天我總是急著下班。

 

 

 

 

  「我要回家陪我媽,因為我是媽寶。」我這麼回答她。

  「你很賤。」

  「對。我超賤。」我這麼說,然後按了按電梯。

 

 

 

  今天一上班,某一個被調走的女同事回來收拾自己的爛屁股。說實在話,她人實在不壞,只是臉臭了點、生活沒有目標、沒有夢想了點。除此之外,真的倒沒什麼可以挑剔的。

 

 

 

 

  (分明就是你最標準會度爛的人)

  (無所謂啦,我不是很在乎她,所以沒差)

 

 

 

 

  「我想跟我男朋友分手。」然後開始跟我們討論。

 

 

 

 

  她們的問題是什麼並不重要,但她之所以會隱忍到現在,只是因為她男朋友是台大電機碩士,以後很有可能會進竹科工作,可是還有兩年才會畢業,她不曉得可不可以忍到那時候,因為她認為她那時候就可以不用工作,每天在家裡翹腳。

 

 

  除了她不喜歡出去玩,讓喜歡出去玩的他難以忍受外,另外,男方很常回到新竹的家,因為母親需要他,她沒有安全感,兩個她都是。

 

 

 

 

  「我真的很討厭媽寶,我也很討厭她,每次都在吵這個。」

  「我希望她媽不要再煩他了,他是我的。」

 

 

 

 

  天啊,妳說你那個孝順,很常回家探望母親的那個他是個媽寶,你甚至希望他再也不要回家?

 

 

 

  「要不是知道他兩年後可能會變很有錢,可以讓我不用工作,不然我早就想跟他分手了。」

 

 

 

  我真搞不懂。

 

 

 

  「他根本有兩個媽。」我跟我的男同事,這麼說著。

  「男生真的很不能討論這種事情。」

  什麼拜託,是妳太可笑。妳他媽就能愛妳媽,他就不能愛他媽嗎?

 

 

 

 

  抱歉,有些「他媽」不是粗口,有些則是。

 

 

 

 

  好吧,所以說我今天回家,陪我媽媽吃頓飯,也叫做媽寶,那我也來當一下媽寶好了。

 

 

 

 

  「看了你的文章以後,我好想跳海自殺。」

  我前天因為理智斷線,所以在昨天寫了一篇名喚《我以為》的文章,內文稍稍提到了關於我對於家庭的絕望,還有在絕望之中所冒出來的那些情緒。可是,我已經收拾好,決定要繼續反抗下去。

 

 

 

 

  他這麼告訴我,我嚇了一跳。

  「人生真的很沒有意義啊。」

 

 

 

 

  他說,他一無所有了,看了我的文章以後,投射到他的處境,更是這麼覺得。

 

 

 

 

  「我們一起去跳海自殺。」

  「白癡。」我這麼說。

 

 

 

  所以我把那篇文章隱藏起來,希望他不要再看到那篇文章。

 

 

 

  人生本來就沒什麼意義,所有意義都是你去賦予的,而天殺的我們總是會失敗。你會找不到載點,你會找不到從錢包裡消失的三千元,你會發現沒有錢換手機,你會發現你喜歡的人不喜歡你,你會發現你女朋友不承認你,你會發現約你看電影的人放你鳥,你會發現自己比不上定國隊長,你會發現體重計數字增加,你會發現三十歲以後卻老二不小老二不大,你會發現油箱沒油,你會發現油又要漲了,隨隨便便人生都是一大堆她媽的混帳事情,隨口一舉都是。

 

 

  人生有八苦,你又不是不曉得,你甚至還幫我抓到了網路上有人盜用了我以前寫的那篇《人生有八苦》。

 

 

 

 

  人生不但有八苦,而且發生了一些爛透了的爛事時,還會讓你的人生罷庫(台語的倒車),害你退縮不前像個俗辣。

 

 

 

 

  人生就是他媽的機歪,所以你才會努力的想辦法生存下去,雖然我們很常輸,但因為你不想認輸,沒有人喜歡輸,所以你要努力讓自己扳回一城

 

 

 

 

 

 

 

 

 

 

 

  「很抱歉幫不上你的忙。」她說,在回家以後。

  「三八。」我說,「幹,終於換我講了。」

  因為我每次認真都會被別人說三八,難道嘴砲人就不能認真嗎?

 

 

 

 

 

  「叫他出來吃消夜啊俗辣!」吃完鰻魚燒後,她跟他男朋友講著電話。我想起上次他在電話裡說我是娘砲。

  「他說不要,很累。」

  「娘砲!」我終於報仇了。

 

 

 

  「下雨了,我們回家。」那時候,已經快要十二點半,我們聊了很多,各自的狗屁倒灶,關於寫作的那些事情。

  稍早就開始滴了一些雨,但我跟她都不為所動,可是這回真的變大了。

 

  我們淋著雨,騎回了她家。

 

 

 

  「你怎麼住在這麼文青的地方。」她住的地方,在一個古色古香的夾縫中,鄰居還掛了一對春聯。

  她卻指著外頭的捷運站,而那裡充滿著流浪漢。

 

  「你說這些流浪漢是文青?」她那時候眼鏡上面都是雨珠。

  「白癡。」我想起我以前總是擔心自己會變成流浪漢。

 

 

 

 

 

 

 

 

 

 

 

  我淋著雨,回家。

 

 

 

 

 

 

 

  後來我,也不是後來,是今天。今天我莫名其妙的訂下了五千字的目標,而我這半個月以來,竟然也才僅僅進展了大概一萬多字,除了自覺得寫得不好外,每次都會嘲笑自己,因為過去每個月大概能穩定產出八萬字左右,而且一天僅僅花上兩、三個小時,假日還休息。

  原本有點擔心擊破不了,但卻在回家後的一個多小時瞬間擊破,還差點想要朝七千字邁進,不過決定不要再虐待自己,找些樂子。

 

 

 

 

  人生果然需要自己賦予一些目標、一些意義,縱使在他人眼中根本就是一灘狗屎。

 

 

 

 

 

  所以我說,人生真的很苦啊,可是又管他去死。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