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個人哦…(省略),然後你絕對不能結婚。」古阿姨說,她那時候看了我的手相,原則上,我是不大信這個的,因為我覺得算來算去,都抵不過人的選擇,而我相信人定勝天。

  「為什麼?」她才剛說完另外一個同事絕對不能結婚,因為他的錢不管如何都會變女人榨乾,不過他後來變成同性戀了,倒真的不會跟女人結婚了,不過他花在她姊姊身上的錢,我想應該也把他的錢給榨光了就是了,沒躲掉。

  「因為她們總抓不到你在想什麼,你這種傢伙,拜託不要荼毒我們女人,你太浮了,讓人根本猜不透,跟你結婚的女人會很辛苦,而且你女人緣又太好,還有…」刪節號後面的我想保留,因為我覺得那有點太隱私了,所以就不說了。

 

 

 

 

 

 

 

 

 

 

 

 

  她,那時候跟我說,每次我們見面或者聊天過後,她都會想,我是不是就要消失了。雖然追根究柢應當是我們剛認識的時候,她跟我提到了有些人這麼對她,也提到了她對於她不喜歡、而喜歡她的人,她會主動選擇消失。

  所以我在很開始,我們認識的時候,我就強調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會消失,不會一聲不響的消失。

  如果要消失,我想我會說個清楚,縱使在邏輯上,消失這件事情原本就不應該解釋,如果解釋了,那還叫做消失嗎?

  其實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我一直記得那句話。

 

  我,被認為,可能,會消失,而且是隨時。

 

  說實在話,我覺得有點難過,我想我會一直記得那句話。

 

 

 

 

 

 

 

 

 

 

 

  她,那時候跟我說,因為她對我非常沒有安全感,也不知道為什麼,其實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幾乎鮮少跟我的女性朋友往來,對於新出現的女角色,我也根本懶的理,因為我怕麻煩,除了怕惹出麻煩,也懶得跟新朋友多花心力。

  她說,有時候她明明知道她沒有這麼生氣,但她會故意假裝地很生氣,因為她知道,我能容忍她,而不管如何,誰對誰錯,我都會先跟她道歉,好安撫她的情緒。

 

  只有那個時候,她才能強烈的感受到,我是真的愛她、在乎她。

 

  噢對不起,我真的對不起,讓妳有這樣的感覺。

 

 

 

 

 

 

 

 

 

 

 

 

  她,那時候跟我說,她問我,只有跟她一個人約會嗎?對,我這麼告訴她。

  我們那時候分別約莫是22、24歲,她還大我一些,而她已經出社會了,我們會換上高中制服去逛街、看電影、逛夜市,而其實我們約會的次數並不算多,但每天花在彼此MSN的時間卻多地可怕,因為彼此打字速度都挺快,所以如果不是全心全意地打字她會發現,所以我會把所有對話視窗都關掉了,只留下她的。

  她是那幾年跟我維持最久的約會對象,大概,將近三年多,斷斷續續,我跟她彼此都有各自的生活,她有時會有男朋友,我有時也會跟別人約會,彼此會忽然消失一陣子,然後重新見面後,快速地又熱絡起來。

  「你想不想跟我在一起?」她問我,而我,停頓了,我感覺其實她非常害怕。

  「不知道。」我竟然這麼回答。

 

  後來,我常常想起這件事情,其實我是想跟她在一起的,可是,我卻怎麼也搞不懂為何當時沒答應她。

 

 

 

 

 

 

 

 

 

 

 

 

 

 

  她,那時候跟我說。她不斷質疑我,真的沒有女朋友嗎?真的沒有?我說沒有。

  她也大我幾歲,我忘了、或許三歲、或許五歲,壓根忘了。

  我跟她反倒是約會的次數頻頻,她有時候會忽然人不見個幾個禮拜、或者幾個月,反正我也不大在乎,我其實在某些程度上,根本就不太在乎某些事情,探究原因可能只是我沒有那麼喜歡她,但也不排斥跟她約會。

 

  每次出來,她都會先問我那個問題,真的沒有女朋友嗎?

  沒有啦幹,有完沒完。

 

 

 

 

 

 

 

 

 

 

 

 

 

 

  她,那時候跟我說。其實她是有男朋友的。哦是喔,其實我根本沒什麼在聽。

  我們其實出來幾次,印象中好像不少次,但她除了提到有男朋友之外,倒絕口不提關於男朋友的事情,她們之間的事情,如果有,也只是說她其實沒有那麼喜歡對方。反正可以聊別的,不想說就算了,我也懶得去探問太多。

 

  「你真的不想交女朋友嗎?」對啦,我這麼說,即便想,也不會到處聲張。

  「真的不想噢?」

  幹,妳有完沒完。

  噢,她好像也大我兩歲。

 

 

 

 

 

 

 

 

 

 

 

 

 

  她,那時候我們最後一次約會完。我們走在路上,準備掏錢買飲料時,才發現我的錢包不見了,我提議要回去找找,她陪了我走回去,但就快到目的地時,她才坦承,是她摸走了我的錢包。

  「妳幹嘛拿我錢包?」我質問她。

  「我把裡面的錢和證件都給你,可是錢包給我。」

  「為什麼?」

  「我們下次見面再還你好嗎?」

  「不行。我要妳,現在,就還我。」因為沒有下次了,跟錢包事件沒有關係,在我們約會中段,我就決定好了。

 

 

 

 

 

 

 

 

 

 

 

 

 

 

 

  只有這些例子嗎?其實我忘記了。

  那幾年,還沒跟她在一起的那幾年,大概有四年吧?

  有一半的時間,我都是一個人,白天上課,或許翹課,和大家一起出去玩,又或者臨時起意衝去哪裡玩;晚上上班,十一點多下班,我有時候甚至會一個人晃晃,或者臨時起意找個朋友,弄到很晚、很晚才回家。

 

  有一半的時間,我不是一個人,跟著不同的女生約會,怎麼認識的大多連我自己都不太清楚,反正就忽然冒了一個妞,既然有妞,那就出去玩吧!

 

  有一些、或者應該說是大多數,我甚至連是誰都忘記了。因為太久了,對我來說,她們也非常、非常容易被取代。

 

  其實我很清楚,有時候一個轉瞬,我覺得夠了,然後就不會再跟她們往來。

 

 

 

 

 

 

 

  就跟我打電動的習慣一樣,其實我並不常打電動,因為我知道我太容易上癮,對很多事情都一樣,所以我儘量避免打電動。而我喜歡,在快要破關的時候就不玩了,因為覺得若是破關就沒意思了,可是不久、或者很久以後我又會玩同樣的遊戲,同樣也是快要破關就不想再玩了。

 

 

 

 

 

 

 

 

 

 

  那些事情,以前真的不大在乎,可是後來仔細想想,真的覺得自己真的是個爛貨、超級大爛貨,我這種爛貨即便沒有人願意好好喜歡我,再合理不過。

  但幸好發生了「盧溝橋事變」,遇見了一個我真心覺得很不錯,但後來因為她測試我,所以讓老子爆怒的事情。

  「老子單身四年多,不是要在這裡讓妳測試的。」

 

  雖然我跟她,也不過約會了幾次,但那時候感覺真的很靠近、很靠近,我們剛認識的時候,我就可以讓她在公車上笑到炸掉,或者會玩一些像是情侶才會玩的幼稚遊戲,比方說,其中一個人說「唷呼」、另外一個人就要接「咦哈」,這聽起來很蠢,但我只記得那真的有典故、是有梗的,但我又忘了。

 

  她都有看我的blog,當時的blog,她還要求我,要我在blog上寫一篇,「how do I protect my gf」的文章。幹嘛幹嘛,還沒拆封就想看內容物啊?

 

  當時我很老派,在某一堂外系課程認識她,找盡理由認識她。那個老師是個大好人、超級大好人,所以一直被學生欺負,那時候我們去鶯歌陶博館和李梅樹紀念館參觀,我跟走狗一直跟在老師旁邊,仔細地聽老師說什麼、導覽什麼,她也是,我不斷、不斷找她說話,那是我們第一次接觸,我一直開她玩笑,她笑起來真的是很可愛。

 

  我心中的那座,覺得女人真他媽的麻煩的要死,的,那座橋,就這麼被炸掉了,連個灰燼都找不到。

 

 

 

 

 

 

 

 

  追根究柢,她其實只是我生命中的其中一個路人,一個當時讓我怦然心動,但最後根本沒下文的女孩,不過在某些程度上,她讓我改變了對於很多事情的想法,所以我會認為她是一個重要的角色,不單單只是路人。

 

 

 

 

 

 

 

 

 

 

  後來沒了多久,我跟她在一起,闊別四年,而讓所有的我的朋友,那種真心的朋友,全部都嚇了一跳。

 

  她也知道,我曾經跟她約會過的事情,而她們當過同學,雖然不熟。

  「天啊,她真的很美耶!」她告訴我,我告訴她,那時候的我,覺得她比較美,而另外那個大美人,已經是過去式了。

 

  後來我們,那時候我身邊已經有她了,恰巧跟在地下餐廳的另一個她遇到。

  我身邊的她,有點沒自信,她其實也很可愛,但在她心裡,敵對的,那個她,真的是個大美人。

 

  她瞪了我一眼,轉身離去,那時我的心情五味雜陳。

 

 

 

  噢對不起,不管我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但的確是我先消失的沒有錯。當時我也根本沒說太多、沒好好跟她溝通。只怪當時我太過年輕,對於很多事情都不大會拿捏,更不明白測試其實也是她衡量的方式之一,那根本就正常至極,她也要好好保護自己啊,誰又能輕易相信一個忽然冒了出頭,然後迅速跟她變地要好的男人,而或許是我總是太急躁,還沒準備好接受認認真真的,一段感情,所以一個念頭就不爽走人。

 

 

 

 

 

 

 

 

 

 

 

 

  後來,也就是現在的我,從她的那句話,告訴我覺得我好像隨時都會消失一樣,因而想起了這些,很多事情,都莫名其妙地被做上連結。

 

  然後,昨天我跟褲哥還有二嫂見面,他們也提了類似的事情。

 

  「你真的很難給人安全感。」他們都這麼說。我們都在我的混亂其實密切往來,一個是高中老同學、一起打工,然後我也陪他度過了幾個,其實正在毀滅他的女子,他會帶著不同女子,來到咖啡店、又或者來到西門町我顧店的地方,跟我碰面。

  一個是大學時期的主要打工老闆,她知道我很常跟不同女生約會的事情,但我卻不知怎搞地都沒交女朋友,那些女孩,有些會來店裡找我,或許靜靜地坐在角落,她會罵我,現在是怎樣?沒有怎樣啊。還沒有怎樣?你想跟這個女的交往嗎?不知道耶,再說,我會這麼回答她。然後,她會大怒。

 

 

 

 

 

 

  噢說實在話,我覺得挺難過的。

  對於沒辦法給人安全感、還有感覺起來好像沒辦法讓人信服這件事情。

 

  到底為什麼?到底為什麼?

 

 

 

 

 

  「這是我大哥!」我掛上電話,在他面前,跟他介紹我的大哥。

  「你大哥?你哥?」

  「不是,是我最近認識的女生,但她感覺起來非常可靠,我們也很要好,雖然認識兩、三個月而已,反正很熟,我都叫她大哥。」

  「你怎麼每次都三兩下就說跟誰很熟很熟,而且都是女的,這哪招啊?」這是褲哥說的,不過他應該沒有說哪招,哪招其實是阿三的口頭禪。

 

 

  「廢話,因為你跟女生都太好了啦。如果你人不見,隔天跟另外一個女的說,你跟一個女生出去到快天亮才到家,但你還是堅持說,只是朋友,誰會相信。」

  「欸,天亮回家耶,又不是過中午回家。」

  「你在講什麼?」

  「Check out啊。」我這麼跟大哥說。

 

 

  「你這個人就是太博愛了啦,幹嘛對那些女生這麼好,哪像我,對女生嘴超賤的,她們都很討厭我。」

  「我嘴巴也超賤啊,可是我不會說那些,明明知道她們會在意的事情,那很傷人。」

  「總之,就是博愛啦,這樣不好,只是浪費彼此時間,把時間和心力花在對的人身上不是很好。」

  「那是你運氣好,愛須莉真的很不錯,要好好珍惜、好好把握。」

  「知道知道。」這是褲哥。

 

 

  「你知道問題出在哪嗎?」

  「我知道啊,我這人就是太心軟了。」

  「你跟他一樣,太心軟。欸,我覺得真的很扯,有時候我跟他在一起,他會跟你講一樣的話,然後你也很常講跟他一樣的話。他會對你說的話感到認同,你也會認同他說的話,你po的那個影片,他還放出來,說這超好聽,靠,我到底在跟誰交往。」

  「跟他啊,啊我是你哥。」

  「對啊,可是你們還是有點不一樣,他把那些女生的FB全刪光了,在我面前。」

  「這我可能辦不到。」

  「因為你太心軟了啦。」緱妹說。

 

 

 

 

 

 

 

 

 

 

 

  我想當一個可以讓人有安全感的人、讓人可以信賴的人、讓人不會對我說的話、去了哪裡、跟誰出去胡思亂想的人。

 

  我真的很想!我到底應該怎麼做?才能讓妳相信我?

 

  我也沒有那麼中邪!如果不確定,就問我,我不會嫌煩,覺得妳管太多、問太多!

 

 

 

 

 

 

 

 

 

  真正讓我煩的,是那些我壓根就覺得,無所謂,不在乎的人。

  絕對不是妳好嗎?

 

  不管妳是誰,何時會出現、是不是已經會出現、是否會在未來出現,我真的想這麼說。

 

 

 

 

 

 

 

 

 

 

  我喃喃自語道,因為我真的覺得有點難過,對於大家這麼對我的評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