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戰》

 

  81.

 

  轉頭過去看獨眼活屍和衝浪手的戰況,現在衝浪手可不衝浪了,從門板上走了下來,就在我幾步遠的距離,不斷朝我逼近。

  他的身子幾乎半佔住了這道兩米寬的走廊,就像是準備踏上重量級拳擊場的選手一般。但衝浪手卻沒把注意力放在我這,因為獨眼活屍死命地用雙手抓著他的左腿,就這麼一路被拖行著。

  衝浪手就像是想甩開累贅一般,他一邊走著,一邊卻又返頭不斷朝後踢去。

 

 

  現在或許是折回去的好機會,趁著他們兩個還在那裡難分難捨時,準備往主控室跑去,但就當我轉身時,卻發現忽然又有兩個活屍從主控室裡衝了出來。

  這兩個活屍活像是雙胞胎似的,長的幾乎一模一樣,不過卻是一男一女。年歲看起來還不到二十,大概還比我小一點吧?雪白的肌膚原本應當紅潤地像是個害羞的少年、少女才對,但現在卻藏有隻黑色章魚在體內似的,黑色突觸地從頭部不斷向身體各部位蔓延。

  雖然他們看起來甚為年輕,與其他那些歷經風霜般地活屍看起來有些不同。目前感覺起來所遇到的活屍似乎都是被關在巨蛋裡,在此形成一個小生活圈,彷彿不斷地上演活屍間的搏鬥一樣,都顯得非常強壯。

  這雙胞胎活屍雖然不像是肌肉猛男一樣隨便擺弄就會有鼓脹地肌肉冒了出來,但感覺仍十分結實。

 

 



  比較令人弔詭的是,少女活屍雖披著一件殘破的衣裳,但少年活屍卻是一絲不掛,活像個伊甸園的天真男童一般。可是,他們張大了嘴,那貪心的模樣根本像是個嗜血的小魔。雖然步伐緩慢,好似有點猶豫,但確實一前一後地往我這走來。

 

 

  欸,後頭不是還有一扇離我更近的門嗎?他們怎麼沒從那裡進來,竟然繞遠路地穿過主控室的破窗進來?

  該不會…這些傢伙也害怕衝浪手那傢伙,乾脆動了小聰明,多繞一圈想把我給劫走吧?

 

 

 

  我現在可真是貼在牆上,不時要關注兩邊狀況,根本不敢把身子朝向兩端的任何一邊,就在我注意到雙胞胎活屍後,走廊鏡頭卻傳來,「砰砰 – 磅磅」的聲音,那是什麼聲音啊?

  衝浪手把獨眼活屍抬了起來,看起來獨眼活屍現在是死咬著他的小腿,但他看似毫不敢疼痛般地用手揪起獨眼活屍的身體,並不斷的將他身子往牆、地上上撞去。這是什麼怪力啊?看起來甚至比魔西還可怕!

  更誇張的是,他竟然把獨眼活屍給扛在頭上,好像是投球般地往走廊底部那一扔,獨眼就這麼摔到那原本就被撞地殘破的門上,他癱坐在牆邊一動也不動,原本叼著的腿肉也順著嘴邊滑下來。

 

  衝浪手的腿部汩汩地冒出血液,好似完全不在乎似的,隨即轉了回來,也注意到了打算過來突擊地雙胞胎活屍,憤怒地用拳頭敲打牆壁。甚至有個原本被我推個傾圮,亙在走廊中間的鐵櫃因為震動而倒了下來。

  這傢伙如果是個地牛,那大概能搞出個芮氏八級以上的強震吧?

 

 

  雙胞胎活屍好像有點退縮了,在後頭的少女活屍甚至因為緊張而稍稍滑了一下,大概沒注意到腳下的障礙物,少年活屍還想虛張聲勢,學著衝浪手如法炮製般地搥打牆壁,但根本就沒能產生多大的聲響。他乾脆把前頭那矮櫃給往前砸去,輸人不輸陣啊,這小子真夠勁的。

 

  我現在可以體會那些美女們的心情了,有人為你爭風吃醋,還真的會有一點優越感,但我這時根本不該這麼比擬啊。如果有些俊男美女抱怨另一半只是看在自己的外在,那這群活屍根本就只是貪圖黏附在我骨架上的這些脂肪罷了。

 

  少年活屍驟然往我這奔來,大概想搶得先機,該死的,我本來還以為他們大概會在那僵持不下,抑或還會叫囂一會兒,能夠趁著空檔思索到底有什麼辦法逃離這裡,但少年活屍大概想在女性面前表現雄壯的那一面,便躁進地衝了過來。雖然他們長得相似,但終究活屍的情感、思考功能已有部分退化,或許轉換成活屍以後,壓根忘了現在的性伴侶根本就是自己的手足吧?

  除了活屍啃人夠可怕外,剝奪掉人類的原生情感或許更加令人感到畏懼。

 

 



 

  如果Z病毒真的是一個可被治癒的怪誕疾病,那些曾經啃咬過活人,變成一副空有軀幹,但卻毫無情感的活屍。如果他們最後能夠恢復理智,發現自己的所作所為,大概還會再爆發一波自殺潮吧?

  但人類這種生物,真的會為自己的所作所為反省嗎?

 

 

 

  原本以為少年活屍是衝著我來,但他似乎看都不看我一眼,彷彿認為早晚我都得成為他們的胃囊俘虜一般,甚至快速地掠過我身邊 – 他打算跟衝浪手正面迎戰?他瘋了嗎?

 

 

  牆上還掛著某些壁畫,大概是某些藝術名作的贗品,為了讓在這兒的員工都能在走廊佇下腳步,藉此紓緩工作的緊張情緒。不過,那些員工根本沒空搭理,只忙著虛應主管那些要求,這些贗品現在只不過是成了衝浪手的飛盤罷了。

  他抓下那些畫作,甚至把勾在天花板上的掛鉤都扯了開來,一把往少年活屍那扔去。原本我還沒想這麼多,但最後才發現那傢伙現在根本就是在使用工具當做武器啊!他的手段可比魔西更高明了。

 

  我趕緊臥倒,擔心這受到他們大戰的波及,靜靜地趴在地上看著他們的戰鬥。

 

 

  少年活屍被畫作扔中了以後,稍稍減緩了速度,大敵當前,他竟然還回頭朝少女活屍吼些亂七八糟的拗語。只見少女活屍也跟了上來,原本以為她是要去助威,但她卻壓低身子往我這跑來,臉上還露出異常興奮的神情。

 

 

  他根本就不是要伴侶前來助陣,少年活屍是要她趁隙把我拉走,而他的所作所為都是要掩護現在的行為。

 

 

  少年活屍一躍而上,幾乎是巴在衝浪手上半身不放。少年活屍雙腳勾住了他背部,好像想檔住衝浪手視線般地。衝浪手不斷想把他給拉開,但那傢伙真的是牢牢不放啊,衝浪手只好扛著少年活屍去撞牆,就像他對待獨眼活屍那般。

  我爬了起來,打算抵禦少女活屍接下來的攻擊。說實在話,或許因為她是個看起來年歲甚輕的活屍,幾乎認為可以把她輕易打倒。或許也因為她穿得單薄,顯露人類女性的性徵,更加深了我這種自信。要不是她那副過度亢奮而讓人感到詭異的模樣,甚至會以為他是個會見久違情人的少女罷了,不足為懼。

 

 



  但隨著衝浪手與少年活屍的戰鬥,還有他被遮蓋視線的戰況,隨即打消這念頭。我應該趁著這時逃跑,假使真的打敗少女活屍又怎麼樣?最終還不是得回到主控室,說不定會遇到幾個姍姍來遲的活屍也不一定。

 



 

  往衝浪手和少年的混戰衝了過去,少年原本還強忍著被人推著撞牆的痛楚,現在他把頭抬了起來,張大眼睛地瞪著我。雖然他的瞳孔因為被人不斷攻擊而快速地放大、鬆弛,但能理解計策失敗的懊惱呢?

  少年活屍甚至放開了勾住衝浪手的雙腿,竟然給了這麼強大的敵人機會。就在我即將衝過衝浪手背後的同時,他把少年給扔了出去。但少年也不是省油的燈,竟然在空中翻了一個跟斗,順利著地,沒像獨眼活屍一樣摔壞屁股。

 

 

  衝浪手原本還想攻擊從少年活屍身邊經過,而往他那襲去的…不,應當說是往我這襲來的少女活屍。

  他伸出那粗厚的大臂,想一掌把輕盈的少女活屍給轟了出去,但少年活屍不斷伸出手朝衝浪手背後,也就是趁著衝浪手未注意而偷跑的我指來,還配上那如同狗嚎叫般地嗷嗷聲。

  衝浪手這才轉了頭過來,我跟他四目相交,他瞬間爆跳如雷地改變行進步伐,發出了轟隆般地腳步聲。但或許由於少女活屍的速度飛快,現在她已經追上前頭,距離我大概還近了一些。

 

 

 

  無所謂。

 

 

  我已經抵達那扇門口,不斷地按著那扇活門地按鈕,聽見那機械聲傳出。

 

 

  這時我才發現,另外一扇被衝浪手拆開的那門口,遠處竟然還還站了一個矮小地女活屍,在外頭靜靜地看著,從頭到尾都沒有進入戰局。大概在觀望有沒有辦法在此分到一杯羹。這傢伙只敢在一旁觀看…衝浪手雖然不是領導,但兇殘地威名遠播嗎?這麼看來雙胞胎活屍和獨眼活屍大概真是少數敢跟他抗衡的活屍了。我推那扇門,忽然有人拉住我的左手,少女活屍竟然這麼快就追了上來?

 

 



  是那獨眼活屍!他還沒有死!

 

 



 

  「滾開!」這回細劍可真的踏實地刺進了他的左腦,還補上他一腳,好讓那把細劍從他的頭骨裡拔了出來。

 

 

  少女活屍離我大概只有三步之隔,但我已經衝出門外,將那門給靠上,也聽到了另外一陣機械聲。這時我才明白,原本在主控室就能遠端控制這棟巨蛋裡的每一扇門鎖,這道門大概被我胡亂按地,因而被設定成封鎖狀態,只要把門帶上,除非那些傢伙能學習到運用手指壓紐的精細動作,否則大概很難追了上來。

 

 

 

  不,衝浪手還在裡頭啊。他能把另外一扇門撞壞,即使那扇門並沒有設定封鎖,只是單純靠著推與拉的卡榫擋住,但不也被他撞毀了嗎?

 

 

 

 

 

  我高興得太早了。

 

 

 

 

  尤其是,我看見那濃眉,也就是那華中的新兵所變成的活屍從遠方衝了過來。

 

 

 

  後頭,還跟著一開始被我誤帶了進巨蛋的那個女活屍。

 

 

 



 

  只不過,她這回下半身赤裸著,看來這座巨蛋裡果真又多出一對佳偶了。

 

 

 

 

 

 (未完待續)

 

 

【《冬戰》所有文章連結:】

請點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