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1025a  

  我喜歡這本書。

 

  最一開始接觸到這本書是在手掌裡的口袋書,那時候沉迷於無名,不曉得為何而認識的超級種馬「光頭」告訴我,我的字裡行間都讓他想起《麥田捕手》,而他那時候恰巧來台北。當時他大四,或許更小,而他大我一歲,除了學校的課業外,巡迴台灣各地和許多女朋友做愛、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打砲(跟喜歡的人叫做「做愛」、跟無所謂的人叫做「打砲」,這是我基礎的分法),是他的興趣和嗜好。

 

  雖然他是高雄人,但,多數時間,他人在台北,賣著他的手繪帽子。他會找我過去,或許替我擺了幾件手繪T-shirt,我會找他聊天,認識幾個在那裡擺攤的假文青,在敦南誠品。

 

 

 

 

  我看完了它,那本書,《麥田捕手》,但因為是口袋書,所以翻譯和文意的縝密並不佳,只是覺得主角會說的話與我雷同,好像就是我會說的話。我猜之所以會把那本書取名為麥田捕手,其實是因為主角說,他希望未來可以躲在麥田的邊緣,警告著那些孩子,保護著那些嬉戲而差點溜出麥田邊緣而滑到河裡、任何危險之處的孩子

 

  我之前也曾因為紅燈右轉被警察抓而震怒,乾脆把車子停了下來,跑去那個紅燈處,對著準備紅燈右轉的人吼著,「幹,那邊有警察,不要過去!」

 

 

 

  如果說我最奉為圭臬的幾本書,大概就是《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麥田捕手》…再來一本因為我從沒想過,所以就不說了。

 

 

 

  等到後來我再看了麥田一書,其實是在五年前,也就是我大四的時候,那時候作者J. D. Salinger終於在台灣推出了中文版。因為早些年台灣流傳的版本,都是出版社盜自翻譯,剽竊、並未經過作者同意而出版。而麥田出版社,終於與J. D. Salinger洽談妥當合約事宜。

 

  而J. D. Salinger算是一個非常酷的作者,他這一輩子只寫了這本書,內容描寫主人翁對於虛偽社會的厭惡與反抗、對成人世界的措手不及、對純真年代快樂時光的懷想。作者本人也同,出了這本書後隨之聲名大噪,但卻隱居山林,拒絕了各片商打算拍成電影的邀約。

 

 

 

  就連基努李維還是麥特戴蒙我也忘記了,他們之一的誰曾說過,對於他們已屆三十歲,最大的遺憾就是,「唉!看來我沒辦法拍《麥田捕手》了」。但我相信,J. D. Salinger應該始終都不會讓這本書,翻成電影的,我是這麼相信。

 

 

 

  我始終對於裡面一段話感到相當震撼。

  在最後,主角與歷史老師的談話裡所發生的,請忽略最後歷史老師試圖肛他的橋段,總之。那句話大概是。

 

  「男子漢會為了一個崇高的理由而英勇地死去,

   但真正的男子漢卻會為了一個微不足道的理由而卑賤地活著。」

 

 

 

  我想J. D. Salinger,又或是故事裡頭的主人翁,都具有反社會人格,所以他們滿口髒話、對著社會上所存在的合理以及不合理均感懷疑,他們並不是被社會淘汰,而是自以為地淘汰了這個社會。

 

  可是,真正成熟的人,應該是卑賤地活著,即便那個理由多麼微不足道,相較那些崇高理由下,多麼微不足道。

 

 

 

 

 

 

 

 

 

 

 

 

 

 

  我反抗著,對,我反抗著。

 

  可是我現在有其他事情得做,我決定要去,道歉,即便只是虛情假意。為了她,被困在中間而被夾成碎片地她,還有,她

 

 

 

 

  他,我哥,告訴我,根本就不需要那麼做,因為他也憤怒著。

  「你去道歉,只是再被羞辱!」他比我更生氣,而且明明就是我的事情。他說要跟我一起去,但我覺得如果他沒辦法耐的住,反而會換他中槍,所以我持保留態度,我一個人去並無所謂。

  「沒關係,我根本不在乎他。如果他要羞辱我,就羞辱我吧!反正我又不是為了他、我是為了她。」

 

  只是演場戲,沒什麼難的。我根本不在乎他,他說什麼我都不會放在心上。

 

 

 

 

 

 

 

  我的母親哭了。

  她沒想到我會答應。

 

 

 

 

 

 

 

  是的,我決定為妳而戰。

 

 

 

 

 

 

 

 

 

 

 

  然後我忽然想起那本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