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腦殘標題?

 

 

  其實就是忽然想起那一首歌。

 

 

 

  我們最近很密切啊,大概就從兩個月開始說起。她先認識他,在一起,而我們以前雖然不那麼密切,但她知道我是能說心事的人,所以她告訴我一切。

 

 

  我們最近很密切啊,大概也從兩個月開始說起。她先認識他,在一起,而我們以前雖然不那麼密切,但她知道我是能說心事的人,她後來告訴我一切。

 

 

  (上面兩段絕對不是複製貼上,只是我真的很迷這種對仗,所以只有微幅修正)

 

 

 

  幾天前,她們見面,因為她們彼此都說想認識彼此,對於在我身邊走著、笑著的她來說,想認識的理由具體我並不知道。

  對於在那之前從未見過面的她來說,具體的理由好像是想知道另外一個她在想什麼,她想幫我釐清。

 

 

 

  欸幹,其實我有點受不了了,一直她她她,然後有時候還會穿插他她他,這哪招啊?這根本就是意圖要偽裝成假文青,可是我根本不是什麼假文青,我是,假惺惺

 

 

 

 

  (假惺惺又是哪位啊幹)

 

 

 

  反正總之,其一是緱妹、其一是綠,但我又好像不想在blog裡面直接指出她們的名字,所以還是使用「她」好了幹。

 

 

 

 

  (你他媽也太三心二意了吧操)

 

 

 

  總之,她先說要來我家吃飯,但其實只是想吃吃苦瓜,一且她在異鄉關於家的憂愁,即便她已經快要返家。

  然後我想起另外那個她,因為某些原因,她沒真正地吃過名為「母親」煮過的飯

 

 

 

  「來我家吃飯吧!」我對她說著,雖然有一部分也是在閃她,對於另外一個她下禮拜要來我家吃飯的事情。

  「為什麼?」

  我告訴她,因為我希望讓她嚐嚐我母親的手藝,而並不是我的母親是個食膳高手,只是她是一個令我自滿、讓我所有來到家裡的朋友們都會喜歡她、自然和他攀談幾句的,讓我驕傲的母親。

 

 

 

  「因為妳是我修妹(台語)。」

  我這麼告訴她。

 

 

 

  不過可惜,她下次回到土城,就是這個禮拜六日,但這個禮拜六日、我不會回家。

 

 

 

 

  「反正下次、總有機會。」我這麼說。

 

 

 

 

 

 

 

 

 

  這只是個引子,其實我想說的其實更多。

 

 

 

 

 

 

 

  我其實喜歡我的家庭,雖然在我十五、十六歲後,就開始與父親產生裂痕,對於那一切,我只能用「少年得志大不幸」來形容。不過,對於他的一切,我只能說尊重他的選擇,而因為他是我的長輩、所以看起來我只能接受,在某些條件下進行我想進行的反抗。可是終究,家庭的事情不是算算術,我和我其他兩個家人的共識,並不能打倒那個1,3並不是鐵定大於1,而且3之中還有一個受苦受難的母親,所以,我說,我知道我得妥協,而不知道下一次哪時候會再爆發類似、或許更大的災難。

 

 

 

 

 

 

 

  即便如此,我也還是喜歡我的家庭。

 

 

 

 

 

 

  我們曾經富裕過、非常富裕過,但我也慶幸,現在並不富裕,雖然有錢能讓很多事情辦起來容易許多,但不那麼有錢也不會怎麼樣。至少我現在過的非常快樂、餓不死、穿得暖,對於未來也還能有許多期待、還有更多努力空間。雖不富裕,但我覺得富足。

 

 

 

 

 

 

 

  他們都是熱情的長輩,招待著我的每一個朋友,我的朋友們常來家裡,因為我大概是朋友裡面少數的雖與父母同住,然父母卻居住他地,讓我保有非常大的自由空間的孩子。至少家裡的獨立的20多坪,都是我的,朋友可以來我這飲酒作樂、打打麻將、甚至談琴打鼓。

  而且當他們還沒搬離時,他們就能讓朋友這樣輕鬆地來家裡了。

 

 

 

 

 

 

  我的兄長,雖然看起來剛毅木訥,而且感覺跟我起來十分不相信,但其實他是一個非常風趣的人,他其實只是害羞,而我相信白爛的因子其實是會遺傳的,只是我太強了,顯得他弱上許多。

 

 

 

 

 

 

  雖然我是么子,但早年因為兄長的身體狀況不好,他險些截肢、詳細就不提了。總之,十多歲開始,父母親開始密切地照顧兄長,放我一個人在家、一個人去做很多、很多事情,外加上我這人本來就容易交友、尤其是那些年齡稍長的朋友們,顯得我好像比較成熟、對於很多事情的想法也與同年齡的同儕不同。所以在某種程度上,我還像是長子,比較認真的事情父母、甚至兄長都會找我討論。

 

 

 

 

  我們分居二地,父親與母親居在土城,我與兄長居在中和,我們一人一樓,但如果可以,我都僅可能地下樓跟家人吃飯、見個面,說些笑話、罵些事情,或許和我哥去看場電影、偶而也會約我媽上樓來談心一番。

 

 

 

 

 

 

 

  雖然這樣的家庭有些遺憾,對於某條或許難以修補的斷掉的線,真的不曉得該如何是好,不過大致上,我很喜歡。

 

  不能因為些微的瑕疵就說這缽碗不美、不漂亮。而世上不可能有所謂的完美,我清楚。

 

 

 

 

 

 

 

 

  「來我家吃飯吧!」

  我說。

 

 

 

 

 

 

  我喜歡妳、你。

 

  來嚐嚐我最喜歡的母親的手藝吧!她會用心準備,然後跟你們聊上幾句話。

  過不了太久,你們就會說,「唉!好想王媽媽噢!」

 

 

 

 

 

 

 

  恰似,上次解放軍來我家,莫名奇妙地和我母親聊了快兩個小時的天。

 

 

 

  我對她是很有自信的,我的母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