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我的速度好像還快了他們一些,身為活人還是有一些好處,我們還能因為情緒而略微增加爆發力,他們終究不是真活屍,還受著先天體能的限制,那些人體激素大概發揮的作用並不大。

 

  電梯旁邊還有另外兩扇門,左邊那扇門看起來厚重,右頭那一扇看起來則像是工作間,外頭還躺了個朝外俯躺的半皮半骨。沒能仔細看清楚他的模樣,究竟是活屍還是人類的屍體?自從我見到鳥兒啃咬那些活屍屍體後,幾乎就難在這座巨蛋當中輕易判斷屍體的種類了。

 

  那些活屍屍體往常都稍完整些,大概是因為活屍並不會拿同伴來鞭屍啃骨,他們只對身為異種族的人類做出這種殘忍行徑。大概是在這裡頭的鳥類食物來源本來就不多了,牠們雖然看似害怕活屍,但也會趁著他們不注意而食用那些腐上加腐的臭肉。

 

 

 

  不過,不管那傢伙到底是人類還是活屍的屍體,都已經不重要了。我奔跑的速度太快,他又擋在奔跑行徑上,甚至把他勉強黏在身體上的頭顱給踢飛出去。那顆頭就這麼順著坡道向下滾去,還幸運地打在少年活屍的腿上,但他沒因為這樣就絆倒,只不過是稍稍地減緩了他的速度。

 

 

  這場賽跑終究是我贏了。再會了,你們這群渾球,我可是遠遠地就瞧見顯示板上仍然顯示著紅色的阿拉伯數字,老天萬幸,這電梯還還能運轉,甚至有可能將我帶離這裡。

  等到我抵達電梯口前,竟也比他們快了大概幾步。

 

 

 

  只不過,顯示板上顯示的數字的卻然是1。

 

 

  我不斷敲擊著電梯按鈕,想逼迫它快點上來把我送下去。

 

 

  但是,它是一具沒有生命的機械,如同即將衝上我面前的那幾個活屍一樣。

 

 

  少年活屍已經離我不到三步之隔,甚至擋在一旁的逃生防焰門前,我就連衝進樓梯間的機會都沒有。只好躲進了電梯右邊的那扇門中,不曉得绊到了什麼,差點摔倒。一進去便急著想把那門給關了起來,這才發現那屍體的腳板仍卡在那房間裡,只好用腳朝他的遺體再踹了幾腳。

  抱歉啊,我來世再還你,我心裡也儘是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

 

 

 

  「磅!」

  「答 - 」

  「咚! - 咚咚!」

  我關門的聲音,正好與這門上鎖的機械聲,當然還有率先抵達的少年活屍撞門聲同時炸開。

  同一時間,趕緊再拉了門旁的的櫃子擋住那扇門,裡頭任何可以移動的物品我通通全給疊了過去。外頭的聲音原本只有幾聲規律的敲門聲,現在忽然的變得極不規律,有時候小聲,有時候甚至變地異常大聲,有些被我堆在上頭的椅子什麼的還滾了下來,整具解體。

  裡面還有幾個像是飼料的桶子,一些打掃器具,甚至還有一些探照燈什麼的東西,但那些都派不上用場。最後乾脆把自己也給疊了上去,奮力地用著全身的力量把外往內的衝力給擋在門外。

 

  活屍們大概在外頭打了起來,還聽得見一些喊叫、叫囂聲,當然還有他們戰鬥,甚至是被人扔到地上的碰撞聲。

 

 

  還會有誰,鐵定是那個魁梧的衝浪手見一個就摔一個,我大概是相隔數日後難得進來的食物,要是平常大概會有幾個膽小的傢伙離衝浪手遠遠地,搞不好還會悻悻然地離去。可是,大概也忍受不了空腹的難受了,全部的活屍大概都擠到我門前,搶著想進來。

  本店停止營業,快滾快滾!

 

 

 

  那個擋在門前的屍體,或許跟我一樣都被這些活屍逼到這頂上的房間裡,他大概判斷外面活屍數量不多,想出去硬拼,沒想到一會兒就被打倒在地,最後只好躺在這裡被人分屍。

 

 

  那濃眉活屍,不,那姓毛的新兵大概也是這樣。不過新兵們知道這是一座城中城,所以大概進來搜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挖的寶物。

  欸,對了,那傢伙的背包呢?

 

 

  印象裡頭我可沒看見他把背包扛在肩上,該不會?

  倒在這裡的是個死刑犯,他見到那姓毛的新兵走進這座巨蛋裡,起了貪念,所以尾隨他進來,想奪取他的背包吧?

 

 

  那他的背包呢?

  掉在哪裡?

 

 

 

  該不會就是一開始我進來這房裡,把我絆倒的那個東西吧?

  低頭看去,在所有障礙物底下的確像是有個後背包在裡頭,那時只想急著把這扇門給檔住,根本沒仔細瞧在門後的這背包。伸手進去想把那背包給拉出來,可是因為我推了太多傢伙,手根本搆不著呀!而且我更不敢移動那些傢伙,特別巨大的撞擊襲來時,上頭的東西甚至還會咚咚地掉了來,要不是靠這些雜物吸附衝擊力,門大概早壞了。

 

  從一旁的工具推車裡頭找到一根掃把,使勁地往裡頭勾著,祈禱那背包裡會有手槍或者什麼可以拿來遠距離狙殺活屍的武器。如果真能找到,我甚至可以站在牆邊,等到他們撞開門跑了進來,一個一個把他們給解決。

  不,不可能,那背包裡頭不可能有手槍。要是有,這傢伙早應該拿了出來,怎麼又會死在門口。

 

 

 

  那把槍應該還留在濃眉活屍的腰間的槍套裡,可惡,這條路斷了。

 

 

 

  好不容易終於把那背包勾地離我近一些,但好像有一部分被門邊的重物給壓著,只能勉強把那背包拉鍊解開。

 

 

  「咚 –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該死,現在衝浪手大概又摔了幾個人回來,換他來撞這扇門了。每次他撞門,除了聲音特別大聲外,抵住障礙物的我更能察覺,每回都幾乎被他稍稍彈了出去。

 

 

  「咕嚕嚕嚕嚕 – 達」,把那些障礙再給頂起時,我才發現好像有東西滾動的聲音。是什麼東西從上頭掉了下來?但上面都是一些方形體,便於我堆疊的物體,根本沒有甚麼桶狀物品呀!

 

 

  那是一個不曉得是什麼的罐裝物品,一路滾到了牆邊的桌子下,一開始我還沒能發現,只好稍稍移動視角,這才發現外包裝上竟然畫了一個紅色的十字。

 

 

  醫療用品?

  那是醫療用品?

  從背包裡滾出來的?

  

 

  彎腰去看看那背包裡,裡頭有一個彈夾卡在拉鍊邊,沒有手槍,倒是有彈夾啊,好像甚至還有一瓶礦泉水藏在彈夾後方。除非衝浪手真把這門每完全撞破,衝了進來,否則再不會有任何東西僥倖地跑了出來。

 

 

  那濃眉新兵去哪裡找到那罐藥品的?不,或許不是他,也可能是這個死刑犯奪走他背包後跑到這頭,最後倒在這裡。

  新兵起初的裝備裡頭是不可能配有醫療用品的,或許那些華北人會稍稍作弊,可是華中人畢竟沒有華北人的優良血統,房謙也不可能禮遇所有來自北方的新兵。

 

 

  他們會不會是在這巨蛋裡找到的?

 

 

 

  濃眉應該知道城中城裡頭可能藏有藥品,所以他闖了進來,或許同我都受了點傷,冒險進來。如果他早在其他地方就找到那罐藥,幹麻還得進來這巨蛋。

  他一定跟我一樣,抱持著同樣的期待,所以才會進來這裡。

 

 

  他在哪裏找到的?主控室?還是在那些我沒能搜尋到的一、二樓角落裡?

 

 

  在那如同雷聲的撞門聲歇止以後,外頭還傳來一陣乒乒碰碰,那幾乎已經成為一個循環了。衝浪手的衝撞最為明顯,其他活屍雖然平常不敢與他正面衝突,但會趁著他撞門之時趁隙攻擊他,衝浪手就會轉過去攻擊那些煩人的小蟲,那撞門聲就會稍稍歇止。

  有時候還會有一些零星的撞擊,我猜那大概是其他活屍趁著衝浪手未撞門的空檔,也想來試試自己能否把這門給撞開。不過通常下場會更慘,總會聽到另外一陣巨大的墜落撞地聲,八成是衝浪手把那人一把從門前往外頭扔去。

 

 

  又來了,又是那衝浪手在外頭。我這回又被撞倒,趕緊爬起來再用身體頂住,該死的,那門沒壞吧?

 

 

  沒壞,好險!

 

 

  順著藥罐往上望去,上頭有一扇窗子,可是這裡可有四、五樓高啊!怎麼可能跳下去!

  那如果往上爬去呢?巨蛋只有二樓以下全是水泥建物,印象中那時候在外頭看來,除了那些像是鳥爪的柱子外,幾乎都是用鐵網包著。有沒有有可能順著那鐵網往下爬去呢?

 

 

  那窗子大概有將近三米高,幾乎只是個氣窗大小,我爬的上去嗎?如果爬了上去,長寬看起來應該勉強能夠容納我鑽進去,可就沒人在這裡頂著了,衝浪手不就立馬就會把那門給門給撞壞了嗎?

 

 

 

  衝浪手?嗯……?

 

 

  「喀 – 喀 – 唰唰 – 乒乒乒 - 咚」

  我還盯著那窗子思考,一旁卻有一個箱子掉了下來,我轉頭過去,才發現那高大的衝浪手,竟然用一條手臂硬把那門給推開,另一條手臂則穿進了房內。雖然門的轉軸和鎖頭都沒有被撞壞,但這扇門大概也只是塑料作工,還有些彈性,他就把那手給硬穿了出來。

  愚蠢!如果你一手穿了進來,再撞著那門,你手可是有可能會被夾斷的啊!

 

 

  他的手忽然又從門上消失,取而代之的又變回如同打閃雷地撞擊。一會兒穿了進來,又收了回去。

  在搞什麼啊這傢伙?

 

 

 

  等到我意識到的時候,才發現他這麼做根本就是有原因的。衝浪手知道有東西卡住了這扇門,他可能不知道那是一具鎖頭,但他注意到只有門中間卡著,那門上似乎有其他地方可以破壞,比方說…距離鎖頭較遠的門的上緣。

  他不但想把這扇門給撞壞,甚至打算乾脆把這扇門給拆成兩半,忽略掉被扣住難以破壞的門鎖,直接從上面爬進來嗎?

 

  而且我根本不可能再堆疊東西上去,即使能堆,我的肉身甚至無法護住啊。

 

 

  「啪 – 啪」原本光用身子撞門的他,現在還花了更多力氣在搗弄那門上頭。

 

 

  原本躲在裡頭的那個死刑犯,大概也曾被困在裡頭,他沒選擇用窗子逃出去,或許因為外頭沒有活路,所以只好貿然衝出去,導致連門都沒能完全踏出就被攔住。

  但我跟他可不同,我可是死刑戰場的新兵,我不是他!

 

 

  我棄守防線,背後傳來小雜物從障礙物上頭往下掉的滾落聲,把身子探進牆邊,從桌子底下拿出那藥罐,迅速地收近僧侶包裡。跳了上那桌子,拼老命地想從那氣窗爬了出去,好不容易把上半身探出那小方型外頭,卻聽見房間裡有如被人丟擲手榴彈,好像所有物品都被人炸了開一般。

 

 

 

  那傢伙撞進來了,可是這而空間太窄,所有空隙幾乎都被我身體佔滿,根本看不到裡頭的狀況。

 

 

 

  該死,要怎麼爬上去啊?上頭有著眾多遮陽片,還有一些支架,好不容易抓緊一根,雖然臀部有點卡住,但總算稍稍拉了上去,就在我兩腳快要從那氣窗抽離時,忽然有鼓巨大的力量扯住我的左靴。

  「滾啊啊啊啊啊啊!」右腳胡亂地往後頭踹去,不曉得踹到什麼東西,他稍稍地鬆了開來,趁著空檔把兩條腿都給拉了出去。現在我垂吊在半空中,把頭轉了過去。

 

  幾根手指從那氣窗縫隙冒了出來,另外一條手臂驟然出現,他有樣學樣地想學我攀上那氣窗。

 

 

  「吱 – 嘎嘎 – 卟卟卟」一些碎石從支架與牆壁的接縫處掉了下來,這遮陽片不牢靠!只得趕緊往外頭一爬,攀過一個又一個的遮陽片。衝浪手的頭部也從那氣窗冒了出來,氣呼呼地朝我這嚎叫,但他隨即壓低情緒,打算也跟我一樣從爬出那氣窗來追我。

  但是,他根本爬不出來,他太壯了!連我都很勉強地穿過那小洞,你又怎麼可能爬出來呢?

 

 

  看來那傢伙暫時是不用擔心了,現在可要擔心我自己。

 

 

  我在巨蛋牆外,雖然還可以靠著上半身的力量讓自己不會摔下去,但這可是有五、六層樓高啊!光靠著那支架撐在那頭,根本沒多少辦法。再說,剛才與那些活屍奮戰和追逐過後,幾乎沒剩下多少力氣了。

  但也只能繼續攀著那些遮陽片,現在可遠離那氣窗了。沿著牆邊爬著,現在也抵達牆壁與鐵網的邊緣。

 

 

  氣力快放盡,不行了,如果再不趕快想個法子,再來可真會摔了下去。

 

 

  衝浪手的身子卡在窗子,他也被困住了,笑死我了!你太心急了吧!看起來好像在裡頭又叫又跳似的,知道自己被卡住,大概腿在裡頭也是猛烈地踢著,想靠著摩擦把自己擠回裡頭。

 

 

  能靠著這鐵網爬下去嗎?這裡可有五六層樓高,這麼一爬大概也要個一小時兩小時的,難保會不會爬到一半乏力了。

  抬頭望了上頭,好像巨蛋頂上還有一堵牆壁 – 我想起電梯旁邊的那道厚門,那是逃生梯嗎?那會不會是通往最頂處的樓梯?

 

 

  那些活屍都沒有注意到那扇後門的存在,扣除衝浪手不說,其他活屍早被他龐大的身軀所遮蓋了追逐我的視線。

 

 

 

  我得爬上去,爬上去的距離還短了一點,大概頂多爬個一、兩層樓高就能夠通往頂樓了,至少可以在那裡休憩一下。

  那群活屍應該想也想不到我會趁隙往上爬。

 

 

 

  手指雖然被那鐵網給弄破了皮,但還受的了,但左手可就沒這麼幸運了,現在整條手臂氣力明顯跟右半邊不能相比。欸…對了,在主控室我不是隨手拿了一把老虎鉗嗎?試著用那老虎鉗夾住鐵網,這樣左手好像稍稍輕鬆一些,再將靴子卡進鐵網的縫隙裡,雖然那鐵網大概從來沒被人這麼爬過,但畢竟也被當成巨蛋的次要支撐結構,還算夠力。

  努力地爬著,雖然右手手指不斷磨出血花,左肩也因為過度緊蹦而幾乎麻痺,但至少有點起色,還有機會。

 

 

 

  只差大概兩、三個人的距離就可以攀到巨蛋頂上,甚至可以看到那兩座高廊的狀況,連一個活屍都沒能看到。他們大概在那工具間找著,或許好奇地以為我這塊肉怎麼這麼憑空消失了,不曉得他們會不會幫忙把衝浪手拉了進去呢?

  那瘦骨嶙峋的活屍從厚門旁走了出來,大概因為太過瘦小,所以被其他活屍驅趕出去吧?

 

  他往下坡的方向走去,原本以為他放棄了,但他忽然沿著高廊的鐵網爬了上去。他那個位置上頭的鐵網竟然有個破洞

  瘦骨活屍穿過那道破洞,跟我一樣沿著鐵網爬了上來,但我在網外,他則在內,光在巨蛋裡頭爬著,即使爬了上來也抓不著我啊。

 

 

  他爬的速度飛快,我見他也幾乎滿手都是血,但大概是因為較不怕疼的關係,幾乎像是個貓咪一般,用爪子迅速地爬了上來,跟我的距離甚至已經沒幾公尺了。

 

 

  瘦骨活屍大概也意識到我快要離開他的視線,就在快要抵達鐵絲相連巨蛋頂上的圍牆。這頂上的鐵網已經不在巨蛋的半圓弧上,鐵網所構成的踏基幾乎可輕鬆站著,我幾乎是站在鐵網,雙手也抓在最底端的圍牆邊,只要再跨一步就可以爬了過去。

  那傢伙竟然從巨蛋裡頭用著身體擺盪著,那鐵網也微微地不穩,要不是雙手已經牢牢拽在圍牆,差點摔了下去。

 

 

 

  沒用的,我已經爬過那道牆。

 

 

 

  腳踏實地,那種感覺再好不過了。

 

 (未完待續)

 

 

  【《冬戰》所有文章連結:】

  請點選↑

    文章標籤

    冬戰 活屍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