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

    

    歐巴桑活屍就像是停車場守護神一樣,她雖然讓一個活屍從這裡逃走,但這些警報聲也引來了一些落單的活屍。就像是看她表演神技一般,繼她把一個活屍的頭給拔斷以後,下一個倒楣鬼的手臂被扯了下來,另外一隻手大概出自於動物反應般地護住湧出的斷處,接著再被她給撲倒。

 

    她陸續解決了,喔不,應該說是吃掉了幾個因為警報而好奇進來的活屍。正確來說,她也並沒有把他們吃掉,近似變態般地肢解了那些活屍同伴的某些身體部位,而她特別喜歡啃咬著那些被撕裂的傷口,就像永遠不會因此感到滿足一般。

 

    歐巴桑活屍站在兩座停車場中間,只要見到有活體衝了進來,就會像是飛鼠一般地飛了過去,搭配上她那略顯老態的歐巴桑原樣,完全是個弔詭的畫面!

 

 

    我甚至懷疑,下一個遭殃的人,是不是就會換黃秉憲了?

 


 

 

    歐巴桑活屍站在路口,原本還往醫院方向望去,但張望以後,卻改從醫院的反方向奔去。視線順著她的奔跑路徑轉去,果然,另外一個活屍原本打算從街上轉進來第二停車場,還來不及轉彎,歐巴桑活屍就把他給撲倒,甚至看到一顆頭顱臂被扔個半天高,就像是拾荒老人撿到垃圾便隨手一扔一般。

 


    幸好那是我躲在車子裡所看到的最後一個畫面,她隨即又繼續前進,消失在我視線前。老天保佑,如果她往醫院那頭奔去,黃秉憲又或是劉苡月他們可就死定了。只慶幸黃秉憲已早先一步當了誘餌,雖然不知道他怎麼跑贏那些活屍的,但看起來好像把這附近的活屍都給引了過去,那個歐巴桑活屍大概判斷距離太遠,所以朝反方向過去。

 

 


    我打開車門,研判現在大概安全無虞,得在這頭等待黃秉憲回來。雖然也擔心歐巴桑活屍返來這頭,但她確實快速地往右方衝去,大概也發現了一些活屍獵物,應該暫時還不會回來才是。

    走到車前,這才看到那個鼻血活屍的慘狀。他的脖子延伸至肩膀處的肉幾乎都被啃光了,地上也還留存著被人從身體撕裂下來的碎肉,那些斷處所流出的血液,映在雪白的白骨上,顯得更加艷紅。

 


    在第二停車場裡頭至少有四、五個活屍被她分屍,原本不敢走去大路上探看情況,但不免還是擔心黃秉憲到底何時會出現,所以只好帶著隨時都得躲回車裡的心情探頭。歐巴桑活屍已經跑遠了,所到之處都是一些倒臥的屍體,有些屍體還抽動著,她根本就是末日殺神,見一個殺一個。

    幸虧這時候她已經離我一兩百公尺遠了,那些沒被黃秉憲引過去的活屍大概都已經被她殺光了。她彎著身體不斷大啖那些戰力整整差他一截的活屍,大概玩夠了、玩膩了,終於想要吃正餐了。

 

 



    「嗶!」原本我事沒能注意到那聲音的,雖然有些汽車警報器已經幾乎停了,但還是有一些離我近一些的汽車,還不放棄呼喚主人前去解除警報。四輪傢伙們,你們的主人大概死了,快死心吧,別在那頭吵了。

    我現在幾乎只能依賴視力判斷來者,耳朵早被那些擾人的聲響給弄鳴了。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叭!」忽然有一台摩托車從對向民宅間的縫隙衝了出來,我差點被那台摩托車給撞倒,好像煞車不及似的,一頭撞上停車場外頭的巴士站,但幸好速度不算快,騎士雖然倒在地上,很快地就又爬了起來。

 


 


    那騎士是黃秉憲!兩邊身子、甚至是褲子都是沾滿了大量的泥土堆,手臂上也有一些擦傷,「發生什麼事情了?」我朝他喊著。

 

    「車呢?找到車了嗎?」

 

    「呃…找到了。」我這麼回答,但他不等我引導,逕自衝向停車場。地上倒著的摩托車還不斷鳴著喇叭,不是都下車了嗎?怎麼還會叫呢?

 

    「哪一台?哪一台?」那些警報器太吵了,幾乎不能聽到彼此的聲音,他甚至是對著我的耳朵大吼,我指著那台計程車,指引著他。

    「鑰、匙、呢?」這回太大聲了,我摀起耳朵,他原本還打算撿起地上那兩串鑰匙,我朝他揮手,「不、是、那、副!」

    趕緊探了探自己的口袋,左邊口袋沒有,右邊口袋也沒有,屁股後頭那兩個口袋都沒有,鑰匙呢?鑰匙呢?

 

 



    掉了?掉在哪裡?

 

 



 

    「鑰、匙、呢?」他又朝我喊著,我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

    「你說,你、不、知、道?」黃秉憲老大不快,甚至拿起地上那兩串鑰匙來試試,但那兩串根本不是,他根本插也插不進去。

 

 



    「我去找找!」根本不曉得他聽見沒有,立刻往公車站那頭跑去,只聽見他說的最後兩個字「哪、裡」,然後就消失在那警報聲中。黃秉憲騎著機車衝撞的公車站,我曾經嚇地閃躲了幾下,除了公車站,我還去過哪裡呢?

    跑到了公車站地上除了那還依然狂鳴的摩托車外,根本沒有什麼像是鑰匙的東西,不斷在那周遭地上找著,都一無所獲。

    摩托車卡進了公車亭的乘客等候椅下方,還費力地把摩托車拖了出來,這才知道它為什麼不斷鳴叫著。喇叭開關幾乎被人猛力地按了進去,現在陷進車殼裡頭,但現在根本沒有心力讓那喇叭閉嘴,就像阻止不了那些汽車鬼吼一般。

 




    這些現代機械什麼的都不可靠,一不謹慎只會引起活屍注意,害死自己而已。

 

 



    雖然這裡垃圾是挺多的,一些飲料罐、或是塑膠袋隨著風吹又或是行人的惡性丟棄,幾乎全給卡進了那椅子下方的接縫處,可是鑰匙才不會被風吹走啊,那鑰匙還會去哪兒了?

 

 

 

    等到我想起曾經躲在那計程車後座的橫溝裡,才驚覺鑰匙根本就還留在那車子裡頭。我扶著等候椅爬了起來,起身要再跑回去告訴黃秉憲那個烏龍的消息時,才看見那歐巴桑朝我直衝了過來,該死的,只急著找到那串鑰匙,根本忘記歐巴桑活屍還在外頭,隨時都有可能出現。

 

 




    那裡的活屍全被她打倒了嗎?

 

 



 

    我拔腿狂奔回去,甚至沒敢回頭,只聽見後頭爆出一陣如同子彈般地腳步聲,彈火逐漸逼近我的身子,那計程車就在眼前,被歐巴桑活屍打倒的鼻血活屍也在我的面前幾步了,「快進車子裡面!」,竭盡全身的力氣喊著,最後幾個字甚至啞掉。

    黃秉憲那時趴在駕駛座旁的地上不斷用手往車底撈著,大概以為鑰匙被我弄到車底下,轉頭往我這望。我看他從地上拿起那把開山刀,準備要應戰,他竟然天真的以為他可以像打倒其他活屍一樣,讓那歐巴桑活屍再度命喪黃泉。

 

 



    不行!你絕對打不過他的!

 



 

    「進去!」黃秉憲還搞不懂怎麼回事,但因為奔跑的速度太快,我原本打算轉了進去,但這麼猛然轉彎搞不好會跟他撞成一團。在這麼猶豫下,我被鼻血活屍的屍體給絆倒,往前摔了出去。

    我緊張地回頭望去,黃秉憲被他攻擊了嗎?

 

 

    黃秉憲果然還是無畏地往歐巴桑活屍攻擊,他大概想一刀砍下歐巴桑活屍的頭顱,但那傢伙竟然用嘴咬住他的開山刀。或許因為歐巴桑的奔跑衝擊力太大,兩手緊握住開山刀的黃秉憲竟被這麼一衝給重重地給稍稍撞飛出去,原本站在右前輪旁的他,身子被撞地滑到引擎蓋上,一瞬間,那歐巴桑竟然死咬著那把開山刀,將黃秉憲往後頭甩去。

    他就這麼連人帶刀地甩開,在黃秉憲的身軀撞擊到計程車左邊的那台休旅車時,甚至發出了具大的碰撞聲。這是什麼神力啊?

 

 



    對她來說,那不過是她的獵食遊戲上的一顆小石子,雖然殺出了一個程咬金,但她真正要的還是我。她往我這裡走來,大概意識到我大概逃不了了,異常地緩慢,這時我才發現原本頭髮花白的她,現在頭髮已經全部被血給染成紅色,有如龐克系的變態裝扮少女一般。

    我沿著計程車往後爬著,一心只想快點躲回後座找回這輛車的鑰匙,就在快爬到後座時,歐巴桑活屍往我這撲來,完蛋了!

 

 

 



    我幾乎閉上眼睛,等到聽到碰撞聲以後,才發現副駕駛坐的車門被人打了開,歐巴桑活屍大概迎頭撞上車門,讓我躲過了這一劫。

    黃秉憲的聲音從裡面傳來,「快上車!」

    我幾乎沒能順利地打開右後座的門,手還不斷發抖著,被我試了幾下才打開。同一時間,歐巴桑活屍又往前頂了右前座的車門,原本好意替檔下攻擊,也要幫我開門躲了進來的黃秉憲大概也沒辦法與那種怪力抗衡。

    副駕駛座的車門被歐巴桑活屍撞開以後,我的半個身子已經進去右後座,結果她又往我這衝來,反讓我的右腿卡在門上,疼得要命。但那樣的疼痛又算得了什麼,我迅速地抽腳,總算躲進車子裡。

 



 

 

    「這老太婆是什麼怪物啊?」黃秉憲驚恐地說,他大概被歐巴桑活屍甩開後,直覺地往車子裡頭逃。縱使如他一般勇猛的人類,在遇見這種恐怖指數爆表的猛獸也會驚嚇地躲了起來。

    不管你平常是多麼勇猛的戰士,在面對那種驟然將你吞噬地恐懼也會逼得你抱頭鼠竄吧?

 

 



    這回換右後座的窗子遭殃了,我忍不住拉開簾子,發現那個紅髮妖女正不斷地用她的頭顱往窗子撞來。窗子留下了她額頭因為撞擊窗子,還有嘴角剛才被黃秉憲劈傷而冒出的血液,她竟然丁點不感痛楚般地往這狂撞。

    我立刻後悔將那簾子拉開,這麼做只是只是讓我們倆人陷入無止盡地驚懼之中。但是,若再當個縮頭烏龜可無濟於事,一邊看著她那詭異的行徑,另一邊也探手下去摸著那溝裡,總算摸到了一串鑰匙,把那串鑰匙往前丟去。

    一開始黃秉憲還如同失神般地沒有接著,他將身子埋進前頭,總算把那鑰匙插進去鑰匙孔當中。

 

 

    「轟轟!」聽到引擎發動的聲音,我幾乎都快掉下淚來,「啪扣 - 扣扣」,黃秉憲用驚人般地速度打著排檔,「轟~~~」,汽車如同被裝入大砲的彈丸,往前頭爆了出去。我這才想起前頭還倒了具活屍屍體,還能感受到那傢伙的屍體被我們輾過,拖行了幾公尺。

    探頭出去,那傢伙的腳被我們切了開來,組織甚至隨著車輪不斷開花著。

 



 

 

    黃秉憲緊急將計程車轉了出去,還差點擦撞到右前方停的那輛汽車,停車場車道的路口好像直通醫院側門,我們好像最後會從醫院門口右側,也就是我跟他分手的地方出去。轉頭過去望了望歐巴桑活屍,她在我們後頭跑著,起初速度從原本如同起跑選手般地緩慢,剎那間她已經幾乎跑到我們車子的正後方。



    黃秉憲根本不敢看那照後鏡,我喊著,「快一點、快一點!」。

    「我已經在努力了!」他朝我怒吼。這時候我們還得再轉幾個彎才會繞到環繞醫院的那條引道,最後才有辦法開出醫院。後來想想我那時候催促他可真是強人所難,但太慌了,對他實在很抱歉。

 

 

    就在我們準備繞回引道時,那時因為黃秉憲高速轉彎,離心力使得我不得不緊抓著車頂上的提把,等到我轉頭回去時,才發現她不見了。還沒能鬆口氣,準備把頭轉回正前方,卻看見歐巴桑活屍從右邊冒了出來。她抄了近路,打算從對角線攔截我們。

    計程車才剛過彎道,準備直線加速,還沒能把她甩開,轉眼間,車頂忽然傳來一聲巨大的碰撞聲,甚至看見車頂被稍稍撞凹了一下。

 




 

    她跳上來了!

    「她跳上來了!」黃秉憲的叫聲幾乎與我心理的吶喊同樣步調,他這時可真是蛇行了起來。歐巴桑活屍垂下來地腳一下出現在左邊的窗子,一下則在右邊,跟著我們蛇行而在上頭搖擺著。

    我才想起這台汽車是計程車,她大概抓住計程車車頂都會安裝的車行指示燈架,也盡力地不讓自己被我們甩開。她也是很努力的阿!渾球!我們怎麼可以輸給妳!

 

 



    黃秉憲已經將車子開到竹山秀傳醫院前頭,他當然不可能將這頭活屍「載」去接苡月還有文文。但我卻發現我們原本出來的那個窗子,卻站了許先生。

 

 




    他舉著槍,朝外頭瞄準著,一旁好像還有幾個人替他拉住簾子。

 

 



    他怒氣沖沖地看著我們這,甚至把窗子給打了開來。

 





 

    苡月他們呢?

 

 

 



    「砰!」

 

 



 

 (未完待續)

 

 

  【《冬戰》所有文章連結:】

  請點選↑

    文章標籤

    冬戰 活屍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