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怪人。」

  「蛤?」

  「我覺得你是我見過笑容最燦爛的大男孩。」

  「噢?」

  她這麼跟我說,我想這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怪人是我大學時代的外號,她其實只是班上另外一個也有點酷的女同學,而她這麼對我說、冷不防對我說。

 

 

 

 

  「就不知道為什麼欸,就會想要找你講話。」

  「噢?」

  「每次你來全家,都會幫我把飲料的條碼對給我、讓我很容易就可以對條碼,感覺你是一個很好、很好,很會替人想的人,就莫名的想要讓人找你說話。

  噢對啊,因為我只不過是每天買個十元飲料,再走路繞繞我家附近一圈、或許兩圈,每次都看店員找條碼來刷有點辛苦,如果多一個人幫店員對好,那她一整天的工作就會輕鬆一點了。

 

 

 

 

  「啊…不然你問怪人。」

  那時候我沒有在聽,總之,她們爭執起來,問了我的意見。那是她的手錶,她們在爭執到底有沒有必要花快一萬元買SEIKO的一條手錶。

  「我覺得OK啊,是手錶,而且手錶可以戴很久,這個價錢也OK。」我那時候好像那麼說,總之,後來我們交往後,我曾問了她那時候怎麼會想要問我、我的想法。

  「因為我覺得你是非常有想法,也很有感染力的人,或許你能夠幫我說服她。」

 

 

 

 

  「欸我問你噢。」

  「好。」那時候我們都喝了酒、不少酒,剛排練完戲劇比賽。我坐在樓梯上,她走過來,冷不防的問了我。

  「如果我問你要不要跟我在一起,你要嗎?」

  「嗯。」我看了她一眼,但其實我忘記那時候我的情緒,隨後我回答,「好啊,不過為什麼?」

  「因為我覺得你是一個很可以依賴的人。」她這麼說,後來其他朋友把我拉走,我很快的跟她說再見。

  隔天,我聽到其他朋友跟我說,她到處跟別人喊著,「怪人說願意跟我在一起欸!」

 

  因為我那時候只是喝醉,只當玩笑話。所以我後來躲了、她,好幾個禮拜。

 

 

 

 

 

 

 

  「妳覺得我是個迷人的男生嗎?」我轉頭問了她。

  「那不是迷人欸…應該說是…我覺得你就像是水,感覺起來只不過滴了一些,可是卻很快的就把整塊抹布給沾濕了。」

  其實她當時所說的話不只這些,但我現在也只想起這些。不過當時我很喜歡那個比擬,回想過去的、比較深入的那些關係、那些朋友、那些夥伴。已經有不少人跟我說,從沒想過兩人的關係卻能發展地這麼迅速,我很快地就滲透他們或她們生活,而我一向非常、非常擅長一對一,所以只要能單獨出去的朋友,我都能夠很快地滲透。

 

 

 

 

 

 

 

 

  然後最後,她又說了一個很不錯的比擬。

  「我覺得你給我的感覺,就像是糖果外面的那一層薄薄地、透明的糖衣,你看到它,會以為那是塑膠,所以會先把它撕掉,但發現它會化在手指尖上,會讓我想要舔舔看,發現它的好吃及趣味,可能會用很多種方式吃它、輕撕一塊含著、和著糖咬下去、舔。跟你一樣,我會用很多種方式跟你相處,但都是我喜歡的。

 

 

 

 

 

 

 

  其實應該多說些什麼的,但寫到這裡忽然就沒有感覺了,所以我就、不說了。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