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120      

 

 

 

 

  這一切的由來其實歷經波折,隨口而提的喝酒,提到了不要在屋簷下喝。

那不然去遠方喝、花蓮喝,後來改成宜蘭喝。

  中間甚至還提到了去、日月潭喝,台中喝、新竹喝,甚至去台東喝。

 

  還說不要找住的地方、搭帳篷、睡路邊或者等等之類。

 

 

 

 

  不過,我們最後去了宜蘭,而且是用了最有趣的方式。

 

 

 

 

  我們,走狗、大鳥哥還有我,由大鳥哥開著車,而他近期就會去高雄受訓,為期一年的台電訓,而最近的他好像鬱鬱寡歡,喜歡的人不喜歡他,老爸一直催他結婚。

 

 

  那時候我們在宜蘭回台北的歸途上,他老爹打了電話給他、向他撒嬌。其實他家裡並非格外有錢,只是父親過去從事政府承包商,曾狠狠地大賺了一筆,所以他開著家裡的老BMW 525來。

  他父親問起他的高雄訓,甚至可以把家裡的BMW開下去當代步車,但他其實並不想、車太老、排氣量太大、太耗油,就像我從沒想過要把家裡的老Audi開出門一樣。不如騎機車方便,開著太貴的車子、技術又不是太好、擔心這個擔心那個不如選擇其他方式出門。

 

 

 

  「兒子啊,你要快點結婚啊,老爸可以資助你呀!一百萬不是問題哦!」

  可是大鳥哥根本沒有女朋友、連個女朋友都沒。所以在車上的我跟走狗都快笑死了,「黃爸爸,我們會幫你達成願望的!」我們喊著。

 

 



 

  大鳥哥說,他爸爸之所以這麼催促他,主要是因為他兩個大他、四、五歲的哥哥暫時都沒有結婚的打算,而其實大鳥哥哥已經28歲了,可見他父親多麼緊張。

 

  有個類似的話題。

 

  我們晚上住在大學同學、胖子家。前年他家人先幫用三百萬買了一間大樓、在宜蘭市的市中心,他一個月只需要付上一萬五的貸款、而且還是給家人。現在可好,他爸媽覺得那裡太小、不夠,替他看了間一千三百萬的透天別墅(在宜蘭,有沒有搞錯????),先幫他出了七百萬,剩下來他只要付六百萬貸款。

 

 

 

  啊、補充,他今年12月要結婚。

 

 

 

  那時我跟走狗在他家陽台抽菸,我們家過去都還算小康、甚至還曾經可以稱上富裕過,他的父親曾經營酒店(你沒看錯,就是酒店,他以前高中坐計程車可以不用父親,說老爸是誰就可以賒帳),我父親曾從事金飾加工(曾為了度假跑去新店買別墅當作六日的度假勝地居住),可是我們現在都是窮酸的小子。雖說聽胖子在抱怨爸媽竟然幫他看了一千多萬的房子,但他其實選擇已經比我們多太多了。好比說,在我這個年紀的同學之中,大多都是女同學結婚,因為比較可能跟年紀較大、經濟較穩定的男性交往甚至結婚。但男同學呢?好像就是從事軍職、警職或好比胖子哥一樣,家裡狀況挺不賴的較有可能在這個年紀結婚。

 

 

 

 

  不過、其實我離題了,都怪大鳥哥哥的父親害我們離題。

 

 

 

  其實這是懶洋洋的宜蘭之旅,大鳥哥哥曾問我要去哪玩。我想起了一個非常有趣的方法,反正大家都有智慧型手機,先設定好一定要去哪玩、去哪吃東西。剩下來的就隨便開車,到了隨便一個地方再開導航,尋找最近的景點、或是咖啡店之類的地方,結果這兩天,莫名的好玩!

 

 

 


  雖說旅程前、後都塞了嚴重的車,但我們吃了「正好鮮肉小籠包」、也吃了「嘉澎炭烤」、胖子家附近很厲害的冰店、排隊排到死的好吃雞排、很有名的肉羹(忘記名字)…等。而且最離奇的是,我們幾個人走路、在宜蘭河堤公園遊蕩時,那時開導航去了一個有點遠的咖啡店,我們走了過去,才發現那間咖啡店就在胖子家、還有他上班的地方超級近!!

 



  真是太離奇了老天,然後還有、我們去了舊葛瑪蘭廳、莫名其妙地經過了酒廠,原本說好開導航要去的某某新村竟然就在我們散步去葛瑪蘭廳的路上經過了。隔天雖然因為前一天酒喝太晚、開車的大鳥哥哥還跑去跟胖子湊咖打麻將。其實我那時候有點緊張,因為他說喝掛了隔天就換我開車,開車是沒什麼問題,但他不斷說那台車多老、多難開、是要緊張死我啊啊啊啊啊!

 

 

 

  啊、隔天我們就只去蘭陽博物館而已,也就是最一開頭的那張照片的由來。

 

 

 

  而且我根本不知道這一篇在寫什麼,可能只是要說關於我心中最喜歡的旅行的方式。以往我、大多都是跟她還有跟阿三出去,而他們都是喜歡將所有行程既定化的人,他們不大喜歡這種臨機一動的安排。

  好比我們最後返回台北時,在討論晚上要去哪裡吃飯,我跟走狗本來一直說回程要走北海岸、因為可以邊看海邊回家,但因為實在太晚了,所以還是決定繞上北宜高,那時候我們都說一定要去士林夜市吃冰,對於晚餐我們沿途、應該說是我沿途提了很多計劃,反正我們都還在北宜高上,熱炒、火鍋、牛排甚至是景美夜是我都臨機一動提起過,但如同多數人的想法一般,我就感覺大鳥哥哥不大高興,因為他感覺覺得被我們整了又整,如同最一開始我跟走狗一直不斷亂更改計劃、一下說要去日月潭、一下又說要去台東,最後才敲定是宜蘭。

 

 

 

 

  既定行程不是不好,但設定大目標、大點,在點與點之間做一些變化,如果那個點不好玩就當作是嘻笑遊蕩,反正出來玩輕鬆愉快恣意就好,我們不能控制我們的人生,甚至是每天工作的安排,總是會有一些你不得不做不得不選擇的事情。可是玩樂過程中的那些小支點,如果碰著了一些出乎意料之外的驚喜,不是更加開心嗎?

 

 

 

 

 

 

 

  我非常、非常喜歡這樣的懶、蘭之旅。

 






 

 

  下次要去哪呢?

 

 

 

 

 

 

 

 

 

  我問走狗說,因為大鳥再來要去高雄受訓。

  「下次去高雄吧。」我這麼說。

 

 

 







 

  啊忘了說,我回家後發生了一件愚蠢至極的事情。下車前,大鳥叮嚀我別忘了檢查有沒有東西忘在車上,我說沒有,因為我腦子裡只想著跟我哥借的移動電源,但我其實還帶了我媽的筆電出門(為了改稿!)。

  到家的五分鐘後,發現我竟然沒帶筆電回來,我又出門、搭客運前往桃園,去跟他們索回我忘在車上的筆電,還有放在裡面的冬戰原稿,不過扣除掉等車的二十分鐘(去桃園的時候,還碰著了接連兩台的客滿客運,原本打算放棄,可就在我放棄轉頭時,忽然就想回頭,就看到了第三台客運、我力馬上車),我抵達桃園沒多久就拿到了筆電,不消20秒,往中和的客運就來了。

  9:28上車往桃園的我、10:28在中和下車的我,雖然這一切都出自於我的愚蠢,但也合宜地拿了回來。

 

 



 

  「你幹嘛這麼急著來桃園拿,明天再來,反正某某也要來桃園找我,當作碰面不就好了。」

  不行,我說,「今日事、今日畢。」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