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結婚了。」他在FACEBOOK上這麼說。同時他,已經印好喜帖、女方的嫁妝也都運送到剛整修的他的家中,女方等此刻已經非常、非常久了,因為男方終於、點頭要娶她了。

 

       我還記得我常聽到他們的聲音,女方會不斷質疑,「我們不是要結婚嗎?」、「你不娶我嗎?」或者之類的咆嘯聲傳了出來。而更記得不久以前,他忽然精神疾病急性發作,救護車駛到樓下、把他給載走。

       到底是什麼樣的壓力呢?我不解著,而終於有了答案。

 

 

 

       「我要嫁給妳!」不是新娘的她這麼說著。

 

 

 

       然後,她介入了,經過了一番努力、或者根本不需要努力,她輕易的、占了上風。他把原本喜帖上的女方姓名換了,換成在FACEBOOK上大喊著要嫁他的女孩,她上一任女朋友,就這麼,把新娘給奪走了。

       她奪回了新娘的位置,只因為他在FB上的結婚預告,所以她重回了寶座。

 

 

 

       「我們兩年不要聯絡…因為我想要考高普考。」

       說真的他們兩個真夠威的,協議分手,也沒有什麼多久以後要重新交往的這種無聊約定。他們真的不干預對方生活,即便男方後來交了新女友以後,女方也沒有多加爭取、在那哭鬧,因為她知道,她得先辦好眼前這事,考試。


       兩年後,她考上了。

 

 

       同樣那個兩年後,他說,他要結婚了。

       所以她,全力出動。

 

 

 

       後來才知道,原來原本是新娘的那個女方,甚至一度在男方的飲料裡加了某些我們常知道的迷藥,她想把男方迷倒,再利用男人的天姓,即便昏沉也能勃起、也能射精,進而讓自己懷孕、讓對方非娶她不可。

 

 

 

       「他很帥欸。」她這麼跟我說。

       我個人覺得還好,或許我們認識太久,從我一出生我們就認識了,所以沒有特別的感覺。可是不得不說,身為六十年次尾的他,在先天條件上,他趁著幾次的經濟衰退、老屁股被裁員時攀了上去,而且他真的是一個非常友善、也非常有趣的人,這樣的他,其實非常迷人。

 

 

 

       我們自從我們長大成人後就很少攀談,他有時候會跟我搭上幾句,「欸,你有在打鼓厚。」

       因為我們的家、只隔了一道牆。

       他家兩樓、樓上住他、樓下住她父母;我家兩樓、樓下住我哥,樓上只住我,所以我們兩個真的是貨真價實的鄰居、真正的鄰居、比鄰而居。

 

       我有點焦慮,擔心是否吵到他。

       他說不會,笑著對我說,然後扛著腳踏車上樓。

 

 

 

 

       「新娘不是我。」

       我猜這是他原本喜帖上的那個女方的呼喊,其實就我聽到她用藥迷昏他這事,覺得非常可怕,不過後來感覺,至少她不是恐怖情人,沒有再做什麼詭異的事情,至少沒有跳樓自殺或是什麼,還不算太愚昧。

 

       但我一直記得,她會吼著、逼迫他娶她。

 

 

 

 

       雖然有時候也能聽見他們笑著,但那時候的吼聲令我震懾,我一直忘不了。

 

 

 

 

 

 

       他後來選了她,協議兩年不聯絡的那個女朋友。我記得她、她其實並不漂亮,至少與她比起來慘敗,可是我想她應該是個成熟的人,不然不會在男方再交女朋友沒有崩潰、繼續念了她的書,進而考上高普考。

       她應該也是個積極的人,雖然有點橫刀奪愛,但她也努力了爭取自己想要的男人回到身邊、她fight、打了一場勝仗!

 

 

 

       現在她,也成了我的鄰居。

       雖然他們賠了十來萬、關於那些冰箱冷氣那些嫁妝,不過反正他們也用得上、所以也無所謂。

 

 




 

       她跟我說,其實這些事情沒有多少人知道,至少他們那些親戚總覺得怪怪的,感覺好像換了新娘,好像跟一個月前所見到的那個準媳婦不同,但沒人敢問。

       她說,他的媽媽說,因為我們是老鄰居,所以是自己人,外加上天天見面,所以告訴我們。

 

 

 

 

 

 

 

 

 

 

       「新娘不是我,這太屌了…這一定要寫在部落格上!」

       解放軍這麼對我說,所以我就寫了。

 

 

 

 

 

 

       對了,在同居的第二任、還有第三任前,還有所謂的第一任,也住進了他家。


      他們好像從學生時代就開始交往,可女方(家長)堅持不結婚,說什麼狗屁是不婚主義者之類芸芸,以此種形式交往即可,後來在雙方父母逼迫下兩人分手。不久以後,女方跟其他男人結婚,嗯哼,愛錢的力量真偉大。

 

 

 

 

 

 

       還有另外一件事情要說,其實我有個青梅竹馬,大概只差沒有雙方家長指腹為婚。我們從小就認識,因為我媽跟她媽是好朋友,小時候,我們從在嬰兒車上,變成一起玩的兒時玩伴。一直到我國中轉學回去,成了她學長、恰巧就在她隔壁班,我們才從小朋友玩鬧的情感、變成有點像是朋友。那時我跟她們班上幾個比較外放的女同學往來密切,也曾跟其中一個人交往。她不喜歡,因為她壓根不喜歡那些人,所以我們那時較少聯繫,但她會逼我少跟那些人來往,大概自覺是我的青梅竹馬,要幫我媽過濾我的交友狀況。她有時會用信件分享她的生活,或問一些比較私人的問題,此外,她也會主動跟我某些朋友認識,我們會窩在一起聊天,直到我國中畢業。

       後來,我考上高中、隔了一年、她考上高職,我們各奔東西,所以就再沒較頻繁的接觸。

       不過,因為住的太近,就在同一條巷子,所以我們有時候會意外地碰面,又過了幾年,她念夜間部大學,那時我快要大學畢業,她曾在我家巷口的咖啡店工作,有時我會去那看書、準備期中、期末考,我們聊著,打打鬧鬧,就像是老朋友一般,但其實兩人住的距離,走路還不到5分鐘,但從沒想過要上對方的手機號碼,就靠著幾個月、或者幾年的偶然相遇見面、鬼扯。一直維繫這樣的關係,好些年。

 

 

       她後來其實變得非常漂亮,膚色較黑的她,小時候看起來像是個Sports Girl,還有點男人婆,長大後她則變成黑美人,一直到近期的某一天,阿三跟我從我家出發,那時候很晚、或許將近十二點,我們好像準備不曉得要去哪裡,我跟她偶然遇見,阿三見到她跟我打招呼,告訴我,這女生非常漂亮,問我怎麼認識的。

 

 

 

 

       我說,那我青梅竹馬啊。他就說,想要認識,怪我竟然都沒幫他介紹。

       後來我把這件事情告訴我媽,我媽就告訴我青梅竹馬的媽媽,她媽媽說,很好很好,要我快點行動,說反正她女兒也沒男朋友。

 

 



 

       全天下的媽媽說自己女兒沒男朋友有兩回事,一是真的沒有男朋友,二是她的男朋友她並不喜歡,而通常後者居多

 

 

 

 

 

       「屁啦,她會沒男朋友。」

   她現在這麼漂亮,而且她霹靂親切、人非常nice,說話起來也非常有趣,我可不相信這樣的她會沒有人喜歡。 

 

 

 

 

       所以我要了她家的電話,打了過去。還是她父親接的,他先是問了我是誰,我一時間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是XXX的兒子」(說XXX的兒子當派頭,好像在招搖撞騙什麼的)。他喊著,要她接電話,甚至還聽到她咕噥聲,「這時代誰會打市內電話給我。」

 




  「XXX,我是XXX啦!」她有點驚訝,我很快地切入重點。

       我挑明地問,「妳想認識新朋友嗎?」果不其然,她說還好。她一開始還誤會我是在說我國中時代一直維繫到現在的老朋友帥帥,她還說記得他啊!我說不是他、是我當兵的同梯,她甚至訝異地問我、我才剛退伍嗎?不,我早退伍三年多了!可見我們上次認真的聊天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反正妳現在不是很想交新朋友吧?」她說是,沒錯。所以我就說,那就別、那是大人在熱、不干我們的事。

      「我媽沒跟我說欸!」

      「可能最近會說!」我告訴她我媽今天忽然告訴我、要我快點介紹阿三給她認識。

      「我就跟我媽說,你朋友我見過了,我不喜歡!」

      「好!都可以!」



 

 

       結束介紹新朋友的話題後,她開始問起我的事情,我們彼此交換一下最近的狀況。她說,她還在兩年前她告訴我的那個老工作(但其實我根本忘了),然後很快地結束,不是在彼此熟悉的見面偶遇的情況下、講室內電話怪怪的,有點怪非得要接話的尷尬感,所以我很快、就打算結束電話。

 

 

 

 

 

 

 

       「下次如果見面再聊!」

   她說好,我說好。




       不過雖然住在同一條巷子裡,如果遇到都會聊上好一會兒,但我們真的很少、很少遇到。所以大概不會有所謂的下次。

 

 

 

       嘿,我記得曾有一個麵包師傅非常迷戀她,她向我埋怨,每天家裡信箱都會收到一大堆麵包,她感到困擾,因為她們已經分手,但他還是每天報到,有點擾人、問我該怎麼辦。那時我很白癡,只問她,他做的麵包好吃嗎?她說不錯,我就說,那就繼續收吧!

        她說我很賤,我是很賤啊!


 

 

 

 

       嘿,希望妳這時、好運許多,不用再遇到一個要逼妳耍賤,或問我該怎麼辦的男人。找個好傢伙吧!

       或許妳媽不會喜歡。

       不過,重點是妳要喜歡!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