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180  

 

 

  這是我今天得到的石頭,說來倒巧,因為早上我才念過我的板中石頭,而下午我就得到了一顆花蓮石頭。

 

 

  他,因為妻子與母親的婆媳問題,外加上花蓮那裡有些朋友,正忙於重新開墾,開墾那些失落已久的稻田,在花蓮已休耕多年的稻田。

  一群年輕人,懷抱著復興、讓花蓮能見到海、能見到山,還能見到稻田的榮景,所以去了花蓮,就此定居。

 

 

 

  他也去了。

  他說,身為心理師的他,在花蓮的確案不好接,他還是得搭著火車四處奔波,在台灣各地兼課、接Case,但他去了花蓮,毅然決然。

 

 

 

 

  他要所有人,都為每一個人挑上一顆石頭,告訴他,為什麼送給他。

  再讓受禮者挑選,自己想要哪一顆石頭。

  而其實這顆石頭,是他送給我的。

 

 

 

 

  「這顆石頭給你,雖然看起來好像有一條分岔,可是,毫不折損這顆石頭的美。每條岔路、不一定只是岔路,或許嘗試走看看、會更美。」

 

 

 

 

 

  我說了我的理由,因為要從眾多他人送我的石頭當中,選了其中一顆,而我選了它。

  因為我注意到,那兩條原先就像是軌道的白色正道、白色印記,雖然環繞著這顆石頭。可是那條岔路、其實也環繞著石頭啊!誰說我一定要選正道而走、最終、最終、我也能走到原點、我也能圓滿啊!

 

 

 

 

  我這人就是偷雞摸狗、就是叛逆的不想走正道、不行嗎?

  所以我選了它。

 

 

 

 

 

 

 

  早上、我念起一顆石頭。

  下午、我得到一顆石頭。

 

 

 

 

 

  後記:

 

  我送給一個女同事石頭,那是個大姊,她已經結婚生子,已屆退休。喔不,其實她已經在領公立醫院的月退俸,但她為了他的孩子,瞞天開價,到各國比賽的孩子,又重新工作。

 

  她說,她得工作,即便心不甘情不願。

 

 

  我選了一顆,宛如蜂窩的石頭。那是一顆,紫綠色的石頭,雖稱不上頂美,但我告訴她,那些像是蜂窩的破洞,就像她,水注進去,總得流出來。

 

  「妳別把所有擔子都放在身上,要讓水排出來。」

 

 

 

  她後來說,這雖然不是她最喜歡、心中最美的石頭,但她覺得這是最適合她的、也對她最有意義的石頭。

 

 

 

  我對她相視而笑。

 

 

 

 

 

 

  一顆石頭、一個祝福。

  我收下、我送出。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