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哈。」

  這是她們對我的注解。

 

 

 

  這是佐漢,我的佐漢,全世界對我最雞八的人。

  我妹,我真正的妹妹。

 

 

 

 

 

  「好啦,換設計師了啦!」

  其實她剪的總是不如我願,而其實我本來的幾個設計師都很屌,嘴裡嚼著口香糖的某女,她回三峽老家開店;叫做Jolin的大媽,把我讓給她、她的徒妹、也就是我妹。

 

  我在她還在當洗髮小妹時就讓她剪了頭髮,還被剪到耳朵。

  現在她已經變成設計師了,可是卻雞八的要命。

 

 

 

 

 

  「我想要剪短。」

  「不行啦、再來冬天,會冷!」

  什麼?妳竟然不理客人的需求??太扯了!

 

  「留長啦,不要剪短,我幫你燙頭髮…不用錢、送你!」她這麼說。

  「我才不要,多不好意思啊!」

 

 

 

 

 

 

 

  「欸欸欸,這是我哥!」

  一開始她幫我跟所有人自我介紹,而我那時候的設計師是她的老板。現在她老板和她丈夫也都變成了我的朋友,會趁著我妹不在或忙的時候,跟我聊一些,要我要好好跟我妹說,因為她會聽我的、雖然靠北我的次數比聽我的次數多上許多。

 

 

 

 

 

 

  「妳哥哪時候會再來?」

  「啊?幹嘛?」

  「他好好笑噢,下次他來的時候…跟我講,我要跟他一起剪。」

  某一個女客人,因為跟我一起洗頭,聽了我跟我妹的白癡對話,後來這麼跟我妹說。

 

 

 

 

 

 

  反正我會一直不斷問白癡和講好笑的事情。

  那次她幫我按摩、洗完頭按摩、推了推我的脖子,又痛又舒服,我忍不住脫口而問,「欸幹,如果有客人因為這樣被推成植物人,妳會不會嚇一跳?」

  「白癡噢、幹。」

  「哈哈哈哈哈哈哈。」另外一個洗頭髮的客人整個笑到岔氣。

 

 

 

 

 

 

  「這樣的水溫可以嗎?」這次好像也不是M、也不是我妹,而是另外一個看起來年紀大了一點,短髮酷酷的小妞。

  「太熱了。」

  「好…」她調整了一下,「這樣呢?」

  「太冷了。」

  「好…」就在她準備要再調整時。

  「沒有啦我開玩笑的,我在整妳,一開始的就可以了。」

  「幹。」她轉頭過去,「欸,妳哥真的很賤!」

 

  大概三秒鐘,我妹走了過來巴了我的頭,「幹,果然是我家的人。」

  「那還用說。」我這麼說,然後我覺得那天洗頭的水溫、特別高,頭快炸掉了。

 

 

 

 

 

 

 

  我每次去都很喜歡熱敷巾,這跟我第一次去她們店裡,是冬天有關係。

  我喜歡這種冬天有熱毛巾蓋在頭上的感覺。

  「今天有熱敷巾噢,哥你來對了。」這其實不是我妹說的,她們店裡全部的人,無論男女老幼,都叫我哥。」

  「太棒了,全部給我。」

  「真的假的?」

  結果當天我頭上蓋了大概七八條熱敷巾。

 

  「欸,妳哥真的很白癡欸。」她轉頭過去跟我妹說,她們整間店的人都知道我愛熱敷巾,包括客人。

  「幹,超爽。」我說。

 

 

 

 

 

 

  這一次是M幫我洗頭,一個小妹,我也看了她兩年,有時候我妹會問我要給她洗還是給M洗,我說隨便。

  「我問妳噢?」她那時候正在幫我洗耳朵。

  「啊?」

  「如果妳用毛巾幫客人擦耳朵,結果都是汙垢會怎樣?」

  「好噁心噢…我還沒遇過。」

  「好,那我要集氣一年都不掏耳朵,下次讓妳看。」

  「哈哈哈哈哈哈,那…那我要叫妳妹來幫妳洗頭。」旁邊的客人和另外一個小妹也都笑到炸掉了。

 

  「欸,你要不要棉花棒?」我離開位子時,她這麼問我。

  「不要,就跟妳說我在集氣。」

  「哈哈哈哈哈哈哈。」

 

 

 

 

 

 

 

  「還有哪邊需要加強?」我妹某一次幫我洗完頭、按摩完這麼說。

  「全部…重來。」

  「幹。」她狠狠的巴了我的頭。

  「哈哈哈哈哈哈。」路人又在笑了、笑屁啊妳。

 

 

 

 

 

 

 

 

  「欸,我妹在跟我抱怨妳都去釣魚、釣蝦。」我後來要了我妹婿的手機號碼,在跟他line來、line去。

  「還有打籃球。」他補充。

  「沒關係,我會好好教訓她。她不懂男人的浪漫,對不起我沒有好好教育我妹妹」

  「哈哈哈哈哈哈。」

 

 

 

 

 

  我跟他約釣蝦,因為聽說他很厲害。

  「今天不好釣噢,變天。」

  「你好強噢超哥。」他叫做阿超,雖然是我妹婿,但他其實比我大,所以我還是都叫他超哥、跟他說長輩在的時候叫我「哥」就好。好、哥。他很有禮貌,所以我都會立刻回他,「哥妳老妹啦,我又不是長輩。」

  「沒有,朋友很常釣蝦。」

  「我決定以後要叫你,『超蝦哥』。」我立馬幫他取外號。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我的佐漢。

  我的賤嘴表妹。

 

 

 

 

 

 

 

 

 

 

 

 

 

  「約好了。」我走出去約了他們、她們,跟她說。

  「欸,這是我哥。」她又在跟另外一個女客人介紹我、啊有完沒完啊?

  「你好。」

  「妳也好。」我對著鏡子跟著那個女客人揮手,跟她說,我是她哥,重複一次,不然還能說什麼?(我以前會跟那些客人說,謝謝妳讓我妹有飯吃,科科)

  「還好我和我哥長的一點也不像,不然我就…」她準備要接下去,我不會給她任何機會。

  「就變成大美女了啦。」

  「幹!你很賤。」她說。

 

 

 

 

 

 

  「好啦我要走了。」我這麼說。

  「還沒講完啊。」

  因為我講了幾句話,就急著想去誠品,想去逛逛、走走看看。

  「好啦好啦掰掰掰掰。」我不等她講完,轉身就走。

  「好啦好啦掰掰掰掰。」

 

  「我們家的人都很沒耐心。」在我打開店門口時,她這麼跟她客人說。

 

 

 

 

 

 

 

  有完沒完啊?妳到底要跟全世界多少人介紹我?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